首頁 »
2020/09/11

[轉載] 美加速推进“东亚版北约”,逼韩加入只是时间问题


http://china.hani.co.kr/arti/international/8692.html

登录 : 2020-09-10 10:27 修改 : 2020-09-10 10:29

 
 

围绕香港和中国南海等问题激烈对立的美国与中国9日在以视频方式举行的东亚首脑会议(EAS)外长会议上首次面对面,展开了激烈的舌战。随着美中矛盾尖锐化,美国旨在牵制中国的印度-太平洋战略正在具体体现为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印度参与的“四方安全对话”,因此,需要韩国政府做出明智的应对,以便在两国之间维持“外交平衡”。

9日,韩国外交部长官康京和依次出席了以视频方式举行的东盟+3(韩、中、日)、韩-东盟、东亚首脑会议外长会议。当天会议的重头戏是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和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同时出席的东亚首脑会议外长会议。蓬佩奥去年没有参加该会议,但今年于本月2日表示有意出席。他在当天的记者会上表示:“我们将提及新冠疫情、朝鲜、中国南海、香港等问题,以及特朗普总统为恢复美中关系的互惠性作出了哪些努力。”这明确表示将利用本次会议“牵制中国”和显示理念一致的盟国-伙伴之间的“团结”。

对此,美国国务院国务卿斯蒂芬·比根上月31日在美国-印度战略伙伴论坛上就印度-太平洋地区表示:“显然没有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和欧盟那样的多边结构,(被称为四方安全对话的)四个国家先开始做起来也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这番话之所以引起特别关注,是因为美国进入2010年代后推行的对华牵制已超出“再平衡战略”、“印度-太平洋战略”等抽象概念,具体表现为对华包围的集体安全体制“四方安全对话”构想。

奥巴马政府为牵制中国而提出“再平衡战略”,于2015年4月通过修改美日防卫合作方针,将美日同盟强化为全球同盟。特朗普政府随后将日本作为核心伙伴,2017年11月决定将“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作为两国的共同战略;美国国防部于2019年6月通过《印度-太平洋战略报告》明确表示,将与韩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印度、太平洋地区的盟国与伙伴合力挫败中国的挑战,维护在本地区的霸权。仿佛在展示这一决心,美国在同一时期将“亚太司令部”的名称改为“印度-太平洋司令部”。

此后,美日在太平洋印度洋与澳大利亚、印度等国举行多种形式的联合军事演习,为组建四方安全对话打基础。去年9月,他们还在纽约首次举行四国外长会议,就 “为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构想而合作”达成协议。虽然没有涉及韩国的具体动向,但考虑到被美国称为印度-太平洋繁荣和发展的“核心轴心”(linchpin)的韩美同盟的战略重要性,预计美国无论以何种方式都会要求韩国参与将“四方安全对话”扩大化的“四方安全对话+”。

此前,每当美国在首脑会谈等场合提到带有强烈反华色彩的印度-太平洋战略时,政府都提出与东盟国家深化经济合作的本国战略——“新南方政策”。文在寅总统去年6月30日与来韩访问的特朗普总统举行首脑会谈后表示:“决定根据开放性、包容性、透明性这一域内合作原则,推进韩国的新南方政策和美国的印度-太平洋政策之间的和谐合作。”前次官赵世暎7月9日同比根副国务卿举行副外长战略对话时也保持了这一基调。

据分析,具体推进四方安全对话构想的动向可能在明年1月底美国下届政府成立后正式开始。比根副国务卿也似乎考虑到了11月的美国大选日程,他提出的意见是“到特朗普政府第二个任期或下任总统的第一个任期时,不妨尝试一下”。目前,特朗普总统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在推进印度-太平洋战略方面发出了同一个声音,无论谁当选,都有可能推进“四方安全对话”构想。

当然,由于希望在美中之间保持平衡的韩国、印度、东盟的抵抗和中国的强力反弹,计划能否顺利推进尚属未知。如果韩国作出草率的判断,提出“把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提升到新的阶段”(上月22日,负责外交事务的政治局委员杨洁篪)的中国方面预计会表示强烈不满。

吉伦亨 记者



[轉載] 三星電子將向世界第一大通信公司提供約8萬億韓元規模的5G設備←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三星与SK断供华为储存芯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