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08/21

[轉載] 韩新冠疫情现二次大流行迹象…近日疫情扩散势头猛烈的五大原因


http://china.hani.co.kr/arti/politics/8575.html

登录 : 2020-08-18 10:33
 

“危机胜过二月的大邱”,为什么?

17日上午,爱心第一教会所在的首尔城北区城北保健所检测站,医护人员忙得不可开交。(图片来源:朴钟植 记者)

“我认为目前的情况比大邱、庆北和梨泰院夜店还要困难一些。”(中央防疫对策本部本部长郑银敬) “首尔和京畿情况比今年的2~3月大邱、庆北的聚集性感染有着更危险的因素。”(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第一总协调官金刚立)

4天内新冠确诊病例增加了745例,仅看确诊病例尚未达到单日新增909例的最高点(2月29日),但问题在于最近发现的病例以零星的聚集性感染为主,防疫部门难以追踪,而且以首都圈和高龄人群为中心扩散。因此,政府一方面将目前状况定性为“再现大规模流行的初期阶段”,一方面又认为危机比任何时候都要严重。

①人口密集的首都圈

14~17日四天内,首都圈共发现625例确诊病例,新增确诊病例总数(745例)的83.9%来自首都圈。首尔城北区爱心第一教会成为近日疫情的震中,教会相关的确诊病例共319例(截至17日中午12时),其中307例为首都圈居民。中央防疫对策本部本部长郑银敬17日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警告风险正在增大,“目前首都圈没有被诊断出的无症状及轻症感染者可能已经积累了6个月”。

首都圈人口密集,韩国人口半数集中于此,由此往返于全国各地的流动人口也很多。大邱市人口为250万,与大邱新天地教会聚集性感染的情况不同,本次感染人数有可能呈几何级数暴增。在爱心第一教会做过礼拜的教民16-17日连续在江原、大田、庆北等地被确诊,有征兆表明可能已超出首都圈向其他地区扩散。

②光化门集会是“伏兵”

防疫部门的流行病学调查最近遇到困难。爱心第一教会有教民4066人,少于新天地耶稣教教民,但由于部分教民8日和15日分别在景福宫和光化门集会中与来自其他教会的教民发生过接触,而防疫部门并没有掌握参加集会的教民名单。17日,包括主管牧师全光焄在内,一些参加过光化门集会的教民被确诊。他们可能在集会上喊过口号,分吃零食,从而产生飞沫接触。当天,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发送紧急灾难短信,通告“光化门集会参加者无论有无症状,请立即接受病毒检测”。

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第一总协调官金刚立表示:“2~3月发生的聚集性感染以(新天地)这一单一集体的成员为主,而现在发生了礼拜、集会等为不特定人群之间的接触,因此风险度更高。”预计爱心第一教会教民中新增感染者将继续增加。已有2千多名教民接受检测,阳性比率偏高为16.1%。另有1000多人教民失联,其中623人没有查到住址。

③零星感染的连环

问题还在于,感染不仅仅发生在教会。郑银敬本部长说:“不仅仅是高风险设施,教会、咖啡厅、餐馆、学校等多种日常性场所同时出现确诊病例,风险增加,任何人都有可能暴露在感染新冠病毒的风险之中。”事实上,发生在首尔江南区Gold Train办公室的感染已经传播到京畿道阳平郡村宴,首尔江南区和永登浦区的公司当天也发现职员、家人感染。最近2周无法确认感染路径的“传染路径不明患者”高达11.6%。星巴克坡州野塘站店相关感染截至当天已发现42例,但最初的感染路径尚未查明。零星感染群体越多,越难通过流行病学调查得到控制。防疫部门非常担心首都圈教会相关感染向呼叫中心、托儿所、疗养医院等地扩散,发生“n次感染”。

④保持社交距离的警惕性已经松懈

新冠疫情发生初期,国民自发参与“保持距离”,而今整个社会的防疫气氛已经松懈,这也成为一个危险因素。金刚立第一总协调官表示:“在2~3月大邱、庆北出现疫情时,患者分类与治疗等医疗应对体系存在不足,但通过推行强有力的保持社交距离措施,早日平息了危机,而现在,医疗应对能力虽有提高,但由于疫情越拖越长、梅雨和酷暑等原因,社会紧张度有所下降。”首都圈居民应当自行取消聚会,避免外出,提高警惕性。

⑤多数老年人确诊

近期确诊病例大部分是60岁以上的高龄人群,这一点也令人担忧。以新天地、梨泰院夜店相关确诊病例大多数是20~30多岁人群,致死率不高,但截至17日0时出现的197例新增确诊病例中,60岁以上者高达35%(69例),60岁以上高龄者在累计确诊病例总数中的比例也达24%。高龄患者增多,重症患者治疗病床和医护人员的负担必然随之加重。80多岁者四分之一死亡,70多岁者致死率也达到8.75%,均高于总体致死率(1.98%)。

当天,新增确诊病例(197例)与前一天(279例)相比有所减少,但不能掉以轻心。今年2月发生第一波大流行时,新增确诊病例(2月22日190例)首次超过100例后增至最高点909例仅用了一周的时间。

黄艺郎 记者



[轉載] 【来稿】韩国政治舆论百日后发生逆转的原因←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韩执政党再提迁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