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03/27

[轉載] 全球智能手機工廠加速脫離中國向印度越南轉移


https://chinese.joins.com/big5/article.aspx?art_id=196296

金泰潤 記者 pin21@joongang.co.kr | 2020.03.26 15:06

去年中國在全球智能手機產量中所占比例降到了70%以下,因為智能手機製造商正紛紛將生產基地從中國遷移到其他地區。新型冠狀病毒疫情(COVID-19)發生後出現的“中國供應鏈風險”更進一步推動了中國境內智能手機製造商的外流。

中國現況:工資上升、美中矛盾,外加新冠疫情

3月25日,根據市場研究機構Counter point research發布的數據顯示,去年中國在全球智能手機產量中所占比例為68%,比前一年(72%)有所下降。2016年的這一比例為75%,次年為74%,呈逐年減少的趨勢。Counter point research表示“中國正失去作為世界智能手機工廠的魅力”,並指出原因大概有三,一是中國勞動者的人工成本不斷上升,二是美中貿易戰的影響,三是印度智能手機銷量逐漸上升,正在成為新興市場。

印度和越南成為取代中國的智能手機生產基地

Counter point research表示,“尤其是印度頒布印度製造(Make in India)政策,積極吸引智能手機製造企業落地本國”,“印度已經發展成世界第二大市場,很多企業已經因為印度的政策而產生動搖”。印度頒布“make in India”的國內產業培育政策,大幅提高了電器電子產品及零部件的進口關稅。手機和零部件進入印度市場的關稅稅率從原來的零關稅上升到了15~20%,相當於強迫手機製造商把製造工廠搬到印度。此外,越南也憑借比中國更加廉價的勞動力和改革開放政策,積極吸引智能手機工廠落戶。
 
中國占全球智能手機產量的比例。【圖片由Counter point提供】

三星電子已全面撤出中國,蘋果也考慮遷往印度

表現最積極的企業是三星電子。三星電子在2018年關閉天津工廠,去年9月又關閉了惠州工廠,已經把智能手機生產線全面撤出中國。這是因為中國的人工成本大幅上升,而三星電子在中國內需市場的份額急劇下滑。根據智能手機行業的消息,三星電子中國工廠的工人平均月薪已經從2008年的274美元(約合34萬韓元)上升到2018年的832美元(約合104萬韓元),增加了三倍之多。而三星電子在中國智能手機市場的份額則從2013年的19.7%下降到1%以下。目前三星電子智能手機工廠主要設在越南北寧、太原和印度諾伊達等地。

在蘋果手機代工企業中占90%以上份額的富士康與和碩公司也已經把部分生產線遷往印度。蘋果的iPhone SE、iPhone 6S等機型從2017年開始就在印度生產。此外蘋果還正考慮把中國境內15~30%的生產設施遷移到其他國家,印度和越南是有力的候選地點。據了解,這次新型冠狀病毒導致中國工廠停轉後,蘋果正加快采取措施解決備受詬病的“過度依賴中國”問題。
 
圖為2018年8月在印度舉行的Galaxy note9發布儀式上,三星電子IM部門責人、總裁高東真正在介紹產品。照片由三星電子提供

小米、OPPO等中國企業也紛紛離開中國

中國本土企業也紛紛把工廠遷往海外。2015年和富士康一起在印度設立第一個智能手機工廠的小米公司去年年底宣布將在印度建造第7條生產線。小米去年在印度生產了約4000萬部智能手機,今年計劃把產量進一步提高到6000萬部。中國步步高電子集團的智能手機品牌OPPO和VIVO也決定把今年智能手機計劃產量的一半以上放到印度生產。市場研究機構Strategy analytics(SA)數據顯示,小米和VIVO去年在印度智能手機市場的份額分列第一、第二名,三星電子排名第四,OPPO排名第五。

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的魅力正逐漸喪失

從蘋果的例子可以看出,這次COVID-19疫情有望加快各企業離開中國的速度。現代經濟研究院的研究員柳勝希(音)表示,“中國大力推動電子產業國產化,加上全球貿易保護主義橫行,國際分工體係正逐漸受到威脅”,“隨著國際分工體係被破壞,以及供應鏈的斷裂,中國作為世界生產基地的作用正逐漸縮小”。市場研究企業Omdia在最近發布的報告書中寫道,“COVID-19疫情使過度依賴中國生產供應商的蘋果受到嚴重威脅”,“若想防止悲劇重演,並在三年內找到中國以外的其它供應網”。

韓國中央日報中文網 http://cn.joins.com/big5


[轉載] 世界經濟四大威脅:新冠病毒、動搖的國際合作、油價和特朗普的嘴←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专栏】“数字人民币”,向美元霸权发出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