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04/09

[轉載] 新年號選定——30年的絕密任務這樣完成


https://zh.cn.nikkei.com/politicsaeconomy/politicsasociety/35032-2019-04-04-11-05-56.html
 

2019/04/04

 

PRINT

       在東京永田町首相官邸對面的內閣府本府辦公樓, 5層有一間內閣府官方副長官助理室。自3月上旬之後,房門上被貼上了「無關人員禁止入內」的告知。

 

安倍針對新年號發表談話後離開會場(1日,首相官邸)

  

       日本官房副長官助理在首相官邸是僅次於最高事務級別官員官房副長官的職務,共有3名,其中1名一直由原大藏省(2001年以後改制為財務省和金融廳)和財務省出身的人員擔任。這一職務主要工作為協調財政和稅制等經濟政策,但實際上最重要的任務是處理天皇更迭及新年號選定事宜。前政府高官表示,官房副長官助理上任第一天最先接手的工作就是年號事宜。

 

       在內閣府地下1層一間未懸掛門牌的房間,一小部分工作人員小心謹慎地進出。 這些工作人員受副長官助理指示,處理的任務在內部也被稱為「特定問題」。其中曾包括自1989年1月平成改元之後一直參與年號選定、去年去世的國立公文書館公文書研究官尼子昭彥。

 

       他們的任務是委託專家草擬年號方案。日本的新年號確定為出自《萬葉集》的「令和」,首次出自日本古籍。相關人士表示,「精通漢學的日本文學專家至少從十幾年前開始就參與其中」。

 

       2018年1月,「令和」的考案者、大阪女子大學名譽教授中西進接受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採訪時堅定地保密稱「我沒有參與」。年號方案也將成為天皇謚號,是日本最高級別的保密事項。歷代政權一直將年號選定視為絕不容許洩露的絕密作業。

 

       為了防備意外情況,工作人員讓日本文學和漢文學等專家每人寫下多個年號方案,分別放入副長官助理室內的保險箱中。此外,還定期與專家們會面確認有無新的方案,一旦有專家去世,該專家草擬的方案就會被從保險箱中取出。工作人員一直在秘密推進這些工作。

 

       2016年明仁天皇表示希望生前退位,年號選定的籌備工作正式啟動。令人意外的是尼子昭彥的去世。參與草擬年號方案的一位專家惋惜地表示「(尼子)精通漢文書籍,他的去世令人遺憾」。

 

       事先還會對新年號決定當天的相關手續進行演練。以副長官助理為首的少數工作人員以每年1次的頻率召集起來,首先由官房長官聽取內閣法制局長官的意見,然後向專家介紹年號候選方案,在全體閣僚會議上進行討論……時長約2個半小時的一系列年號選定程序被精確到分。

 

與平成改元時在昭和天皇駕崩的混亂狀態下確定年號的情況不同,因時隔約200年才發生的天皇退位而實施的改元必須井然有序地推進相關程序。官房長官菅義偉叮囑周圍的人説「決不允許失敗」。

 

       在30年的時間裏,數位化不斷發展,信息實現了瞬間傳播,選定年號的環境也發生變化。「提供給專家的方案最好多於3個」。之所以將提出的方案由平成改元時的3個增至「5個以上」,是因為即便篩選年號的過程中方案的信息被洩露,也無法輕易猜出最終哪個方案會被選中。

   

       2019年4月1日是確定新年號的日子。在專家懇談會及全體內閣會議上,事務人員將參加者的手機收上來保管。從手機放入信封到菅義偉在發佈會上公佈新年號期間,一直讓相關人士留在官邸內,去洗手間時也有工作人員跟隨。

 

       日本政府在最後階段費盡心思的是聽取參眾兩院正副議長的意見。「那我們就一邊用餐一邊等吧」,4月1日,在眾議院議長官邸,眾議院議長大島理森在菅義偉聽取完意見之後,邀請眾議院副議長赤松廣隆等人到旁邊的日式房間用餐。

 

       赤松反對説,「官邸有什麼權力把我們困在這裡,行政機關竟然拘禁立法機關的人,真是太不合理了」。午餐從上午11點多就開始了,從日式高級餐廳採購而來的竹筍飯等應季菜品一樣接著一樣,讓人無法馬上吃完。

 

       上午11點41分,菅義偉在首相官邸舉辦的發佈會上雙手舉起了書寫有「令和」這一新年號的裱框。長達30年的絕密行動就此畫上句號。



[轉載] 日本「皇室外交」那些幕後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日本一架F35A隱形戰機墜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