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01/23

[轉載] 日俄之間的兩條「深溝」


https://zh.cn.nikkei.com/politicsaeconomy/politicsasociety/34038-2019-01-23-09-01-52.html
 

2019/01/23

 

PRINT

  1月22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與俄羅斯總統普丁會談時,在和平條約締結問題上花費了很多時間。在會談後的聯合記者會上,普丁沒有在北方四島(俄羅斯稱南千島群島)的問題上做出牽制日本的發言,強調了通過經濟合作與人員交流的進展來建立互信。兩位首腦多次強調,「力爭找到彼此都能接受的解決對策」,但彌合兩國立場差異的阻礙仍然很高。

  

在聯合記者會後安倍與普丁握手(1月22日,莫斯科克里姆林宮,Kyodo)

 

  會談比預定晚了約50分鐘。兩位首腦在會談開頭微笑握手。普丁沒有使用尊稱,而是使用俄語在親密關係中使用的稱呼,説「見到你很高興」,對安倍表示了歡迎。

 

  在會談後的記者會上,普丁闡述了與日本經濟合作的進展,列舉兩國貿易額的增加、日本對俄投資的擴大和液化天然氣(LNG)的開發合作等,表示「就制定充滿野心的計劃達成了協議」。

  

  針對北方四島問題,普丁避免了最近俄羅斯多次發出的強硬言論。關於二戰後北方四島已成為俄羅斯領土的主張、以及擔憂美軍在北方四島部署等,普丁完全沒有提及。他強調稱,「通過俄羅斯和日本發展全面關係,能夠找到兩國國民都能接受的解決對策」。

 

  兩國首腦在記者會上強調了合作姿態,但並不代表已經有了能夠讓雙方都能接受的具體解決辦法。關鍵是1956年《日蘇共同宣言》中的這項內容:

 

  「(蘇聯)同意將齒舞群島和色丹島移交給日本。但是,這些島嶼將在日本和蘇聯之間簽訂和平條約之後再實際移交」。

 

  安倍認為和平條約談判可推動北方領土的返還,2018年11月在新加坡與普丁會談時,雙方一致同意以《日蘇共同宣言》為基礎加快談判步伐。

 

  俄方認為,如果簽訂和平條約、增進相互信賴,可以更容易吸引包括技術和人才在內的投資,有助於重建經濟。

 

  但共同宣言存在很多曖昧的地方。在簽訂和平條約之前,兩國首腦必須做出政治決斷。

 

  例如「(蘇聯)將齒舞群島和色丹島移交給日本」的表述。日方認為這意味著主權的確定,普丁卻指出並未寫明移交之後的主權歸屬。共同宣言也沒有提及國後和擇捉兩島。

 

  1月14日,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在莫斯科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進行了會談。拉夫羅夫在會談後的記者會上強調了原則性立場:只要日本不承認北方領土處於俄羅斯主權之下,「談判就難以取得進展」。

 

  色丹島現在生活著約3000名俄羅斯人。在簽署共同宣言時還沒有專屬經濟水域(EEZ)的概念。關於水産資源的處理等問題,也需要從零開始談判。對於被驅趕出北方領土的原日本島民所蒙受的損失,如何賠償也是一項課題。

 

  與《日美安全保障條約》的兼容性也是焦點。普丁在22日的會談中並未提及此點,但表示如果將北方領土移交給日本後,擔心駐日美軍會不會基於日美安保條約而進駐。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羽田野主 莫斯科報導



[轉載] 日俄外長會談後的「溫度差」←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日俄首腦同意加速推進和平條約談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