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10/02

[轉載] 這是一場賭上這三個人政治生命的大選


https://zh.cn.nikkei.com/politicsaeconomy/politicsasociety/27289-2017-09-30-02-25-21.html
 

2017/09/30

PRINT

日本大選

      日本在野黨重組出現了重大轉變。掌握主導權的主角是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小池創立新政黨「希望之黨」是在眾議院解散的3天前。最大在野黨民進黨代表前原誠司確定了與「希望之黨」合併的計劃,私底下進行了協調。在野黨重組將以「小池獨大」的形式推進。

 

 小池9月25日迅速展開攻勢。「我本人將採取行動。希望直接參與」,在開始於下午2點半的緊急記者會上宣佈自己出任新成立正當「希望之黨」的黨魁。斷言稱安倍政權「改革遲緩」,學校法人「加計學園」的獸醫系新設問題是「按照朋友關係處理」,在記者會向安倍晉三發出了挑戰。

 

 

 

   當時,在永田町(日本首相官邸的所在地),小池在多大程度上參與小池的親信若狹勝等人推進籌備工作的新政黨,是最大的關注焦點。有傳言稱,小池將擔任聯合黨魁和顧問職務,但結果作為屬於「選舉的臉面」的黨魁走到了前面。

   小池和前原均出身於成為1993年政界重組核心的日本新黨,相互保持聯絡。實際上自9月中旬就展開接觸。但對於小池來説,遲遲沒有看到與勢頭低迷的民進黨展開合作的成果。

 

   在民進黨黨內,希望與被稱為「在日本全國選舉區擁有約2萬張固定票」的共産黨展開選舉合作的呼聲根深蒂固。前原此前就曾表示「不拘泥於民進黨的旗幟」,對政界重組採取了積極的立場。黨的局勢調查預示了嚴峻結局,退黨多米諾骨牌效應也仍未平息。在時間不斷流逝的背景下,成為將2人聯絡起來的「催化劑」的是民進黨最大支持團體的日本勞動組合總聯合會。」

 

安倍晉三、小池百合子和前原誠司

   26日早晨,日本勞動組合總聯合會向民進黨試探能否協調與小池的會晤。眾議院解散臨近,日本勞動組合總聯合會的會長神津裏季生表示,「如果在理念和政策上保持一致的在野黨不能以統一的整體展開戰鬥,將無法對抗安倍獨大」,充滿危機感。擁有保守思維的前原、與強烈反對與共産黨展開選舉合作的神津的想法不謀而合。對於重申「希望打造非自民黨和非共産黨勢力」的前原的姿態,神津給予了積極評價。

 

     前原26日上午走出東京的議員宿舍,前往日本勞動組合總聯合會總部,向神津透露了與希望之黨合併的構想。前原向小池方面試探能否舉行3方會談,同一日獲得了能實現的感覺。

 

   小池方面發出會晤的聯絡是在26日深夜。在那之後,急忙聚在一起的小池、前原和神津3人確認,「為實現政權更迭而一起齊心協力」。這是形成民進黨併入希望之黨這一趨勢的瞬間。

 

日本勞動組合總聯合會是在全國擁有約680萬人工會合員的組織。如果獲得推薦,還有望獲得組織票和海報張貼等事務性的支援。對於缺乏地方組織的希望之黨來説很有吸引力。日本勞動組合總聯合會高管表示「如果擁有地方組織的民進黨、日本勞動組合總聯合會以及在民眾中很有人氣的小池攜起手來,發揮彼此的優勢,將有望推翻安倍政權」。三個人的意圖實現了一致。

 

   「這是在野黨重組的最後機會」、「我將是民進黨最後的黨魁」,前原如此説服了相關人士。但難以判斷能否像前原期待的合併計劃那樣取得進展。

 

 29日早晨在東京都內一家酒店,「要加快調整政策和候選人」,面對面坐著的小池和前原緊緊將手握在一起,確認了選舉準備工作的加速。但在之後,小池對記者團斷言:「完全沒有接收全部人員的打算」。這是因為民進黨內存在屬於護憲派的自由派。新政黨的相關人士表示,「前提是對修改憲法和安全保障的看法保持一致」。

 

   是被接納還是被排除在外?民進黨充滿不安,認為「或許將捨棄大人物,以迎合輿論」。從圍繞消費稅增稅和安全保障法制的主張來看,前原和小池存在溫度差,競選綱領的整合能否順利推進仍難以判斷。

 

   安倍解散眾議院進行大選的戰略並未設想小池走到前面的希望之黨的登場。民進黨與希望之黨的合併是誤判。「到底將如何演變?」26日安倍如此詢問周邊人士。27日在民進黨確認將併入希望之黨後,安倍充滿緊張感。安倍周邊人士稱,「這是與劇場型民粹主義的決戰」。

 

   日本的此次大選,可以説是賭上安倍、小池和前原作為政治家的生命的戰鬥。在缺乏政策一致性的情況下,重視增加規模的民進黨和希望之黨進行了合併。借力「小池之亂」的前原的奇計能否奏效,將受到日本無黨派選民的影響。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黑沼晉、坂口幸裕、加藤晶也



[轉載] 日本大選呈現安倍vs小池局面←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安倍「偷襲」反被「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