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11/21

[轉載] 現實主義考量 預警「棄台」情境


http://udn.com/news/story/7339/2118794
2016-11-21 01:14聯合報 張登及/台灣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台北市)

美國時隱時顯的「棄台論」雖屢遭駁斥,但反建制的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各種「黑天鵝」被預言將在經濟、貿易、金融、氣候、軍控與地緣政治各大領域出現,二戰締造的政經秩序正在加速變遷,有必要重新對「棄台」做出預警性評估。現實主義的三個角度,有助於考慮有關情境。

攻勢現實主義的論點歷來最直接與「棄台」有關。這個學說指明大國總是因恐懼而相互制衡,促進合作的國際制度只是國家的工具。但為了使利益極大化,大國也時常卸責。要盟國擔起責任,也使他國相互消耗,再等待漁利時機。川普不擅制度虛辭,有地產商的強悍務實風格,又可望進用類似小布希時期新保守派的人物。那麼要求盟國各自承擔「應負責任」的壓力將加大。撇開自由主義「普世價值」,與俄、中「談生意」的可能性也高於歐巴馬、希拉蕊。這是第一種應預警的棄台邏輯。

守勢現實主義認為國家的首要目標是追求安全。守勢派提出美國「棄台」的看法認為從蘇聯解體迄今,美國已逐漸陷入「帝國過度擴張」。盟友與對手已多次用柔性制衡消極抵制,使美國各種倡議事倍功半。川普選前屢屢指責民主黨過度干預事不關己的外國衝突,矢言要減稅並將資源轉移至國內建設。因內政優先減少與其他大國「不必要」的衝突,是第二種應預警的棄台邏輯。

古典現實主義遠紹希臘歷史,認為希臘的強大,與政情穩定和諧、領袖理性開明密切有關。穩健成功的對外政策,需要內政條件的支持。這個觀點與「棄台」情境的關連,現在同時出現在美、中、台三方。

首先,各界已經在擔憂川普當選前後美國族群、階級與各種分歧的極端化和川普團隊家族化的問題,使華府難以明智領導戰後秩序並悉心關照大小盟邦。

第二、北京因經濟減速與十九大前加強政治看齊的需要,不僅核心權力更集中,推動其地緣戰略佈局的動作也越來越大。但同時因兩岸社會氣氛冷峻對峙,自信的北京與大陸民情似有放棄「寄希望於人民」的徵象。

第三、新政府以大差距贏得總統與國會選舉不久,近來各種涉及分配與認同議題的尖銳衝突卻頻頻發生。政府已經三權在握,「打地基」的速度似乎還沒趕上社會分化對立、民心絕望放棄的速度。因內政因素造成的美國顧不上、中國放棄和平希望,與意見紛歧的國人放棄與同胞對話,三個放棄的情境同時作用,可能比攻、守勢現實主義的預警更複雜。

美、中兩強的國情變化大部分不操之在我。但若能掌握變化的趨勢,鞏固信任、適度承擔,仍有希望減少他們「損台利己」的誘因。國內諸多問題積累已久,一時不易化解。打地基的比喻是對的,貴在穩健。最關鍵的是避免國際與國內最不利因素「行星並列」(planetary parade),這就需要國人的智慧與國運的眷顧了。



[轉載] 美國會報告建議 檢討美台高層互訪限制←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台美軍事合作最具指標「路克基地」 續約恐生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