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11/07

[轉載] 社論:南海戰略博弈 美印聯合軍演牽制中共


http://news.gpwb.gov.tw/News/158500

美國與印尼空軍日前在印尼北蘇拉威西省,展開為期10天的「西方之角」聯合軍演,是兩國實施19年軍事合作以來,首次空戰演習,顯示美、印兩國軍事合作益加緊密。對比近來中共謀求改善與東南亞國家關係的外交攻勢,凸顯了荷蘭海牙常設仲裁法院做出南海判決後,東南亞已進入另一波美「中」戰略博弈,將衝擊區域地緣政治與權力平衡。

 

 海牙常設仲裁法院做出不利中共的判決後,南海情勢一夕之間發生變化。在中共面對國際壓力日增之際,杜特蒂當選菲律賓總統,引發的菲國內政變化,也外溢到南海區域情勢。由於不滿美國對其掃毒政策及人權的指責,杜特蒂公開向美國「嗆聲」,並於今年10月訪問中國大陸。杜特蒂不僅擱置與中共的南海主權爭議,願與中共進行雙邊會談,還公開表示與美國「分道揚鑣」。此舉不僅衝擊美國的「亞太再平衡」戰略,也進一步攪亂南海一池春水。

 菲律賓「遠美親中」的動作明顯,讓中共在南海判決後的挨打局面,獲得扭轉的機會。中共視杜特蒂外交政策180度大轉彎,為難得的「逆轉勝」機遇,不僅大手筆提供240億美元的貸款及援助作為「獎勵」;同時打鐵趁熱,將目標轉向東南亞另一大國馬來西亞。繼杜特蒂特訪問中國大陸後,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也於日前踏上中國大陸訪問,期間不僅達成向中共購買4艘巡邏艦的協議;並在對大陸媒體的投書中,不點名批判美國「前殖民列強不該對前殖民地內政說三道四」,此一表態讓國際觀察家更加質疑,美國的「亞太再平衡」戰略是否遭受挫敗。

 正當各國觀看美國如何接招時,美印聯合軍演,提供美國扳回一城的機會,此乃由於印尼位居東南亞和東協所處的重要戰略地位。印尼是全球第4人口大國,也是東南亞最大的國家;同時也是20國集團(G20)唯一的東南亞國家,從規模來看堪稱是東南亞的老大哥。除此之外,近年來它的經濟表現也很亮眼。根據世界銀行公布的報告,若按購買力平價標準計算,印尼的經濟規模,超越韓國、新加坡、加拿大等發達國家,已躋身世界第10大經濟體,對全球經濟產出貢獻2.3%;印尼的經濟總量,在東協國家中也是最高,占東協經濟總量的40%。美國若能和印尼強化安全合作,將是鞏固它在東南亞地位的最有力依靠。

 然而,美國與印尼兩國的安全合作,尚須視彼此的主觀意願而定。自從美國2011年宣告「亞太再平衡」戰略以來,其強化與東南亞國家關係的意圖,自不在話下;至於印尼,原本在美「中」南海爭霸中保持中立,但是今年6月,印尼欲扣押闖入爭議海域的大陸漁船,卻被中共海警船強勢干預,使得兩國在南海的重疊海域爭議,開始白熱化。印尼除了強化納土那群島軍備,並於上月在納土那群島附近舉行軍事演習。印尼總統佐科威還率領軍政首長,在軍艦上舉行內閣會議,要求軍方提升在此區域的應變能力,此舉明顯是針對中共而來。除此之外,近日傳出印尼準備和澳洲在南海聯合海軍巡航,直接觸動中共的敏感神經。這些動作顯見印尼對中共頗有顧忌,故亦有強化與美國安全合作,抗衡中共的強烈意願。

 中共和美國在東南亞的合縱連橫,讓南海局勢進入混沌不明的局面。兩國當下都面臨難以控制的挑戰,中共雖然成功拉攏菲律賓與馬來西亞,但南海判決終究是它不可承受之重;除此之外,中共在南海的強勢,也升高東南亞國家的疑慮和警戒,除印尼之外,過去在美「中」之間維持平衡的新加坡,在南海立場上明顯偏向美國,也是指標。對美國而言,菲、馬的態度偏移,無疑是聯合東南亞國家,對付中共的意圖;除此之外,即將揭曉的美國大選結果,也將成為其亞太政策的重大變數。目前兩大政黨總統候選人公開拒絕《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已引起亞太國家的疑慮;若美國長期以來在亞太構築的「輻輳安全網」出現重大缺口,將給中共戰略反擊的可乘之機。

 目前,南海情勢暗潮洶湧,若稍處理不慎,即可能升高為區域衝突。面對此一境況,信心建立或是集體安全機制,即顯得格外迫切。惟無論是美國或中共,都不具有此公信力,唯有東協可扮演各方可接受的主導角色。蔡英文總統在就職演說中,曾強調我國應在建構區域和平,以及集體安全的進程中,做一個「和平的堅定維護者」。未來我國仍應配合「新南向政策」,強化與東南亞國家的聯結,並在此過程中,協助建構區域信心建立和集體安全機制,以維護區域和平穩定。



[轉載] 杜特蒂訪陸》菲爭黃岩島漁權 中方讓步←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中国在南中国海人工岛部署防空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