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11/07

[轉載] 社論》認清台灣戰略優勢 不必逢日必軟


http://opinion.chinatimes.com/20161103005455-262101
主筆室

為處理我漁船在「沖之鳥」水域捕魚問題,東京舉行的「台日海洋事務合作對話會議」,經過一天折衝,未能達成任何具體成果。民進黨政府就任不久,隨即主動撤出沖之鳥水域海巡艦艇,這次對話又放棄馬政府「沖之鳥」是礁非島主張,卻未能換得日方對捕魚權的妥協或承諾,甚至埋下伏筆,將對我方太平島主權談判造成不利影響。蔡政府外交折衝能力不但讓民眾失望,漁民生計更深受損害,難怪漁民團體紛紛表態抗議。

攤開雙方討論議題,包括漁業合作、海上搜救合作、海洋科學合作等,議題範圍甚廣,尤其海上搜救合作屬於國安層級,事涉敏感。我方除農委會漁業署、海巡署、科技部外,外交部及國安會也加入對話,顯示我方志不僅在漁權,實另有所圖。不過,日方非常低調,由會議程序及座位安排觀察,試圖盡量降低政治敏感性。會談中,我方放棄馬政府時代「沖之鳥」為礁非島的主張,僅要求在「沖之鳥」12浬範圍外海域漁船作業,並對日方扣捕我東聖吉16號等漁船表示抗議,要求索回該漁船遭日方沒收之保釋金。日方沒有正面回應,反而重申其擁有「沖之鳥」的主權和200浬專屬經濟海域立場。

民進黨政府在島礁問題上主動讓步,日本卻將我方讓步視為理所應當,對我方要求的捕漁權則置若罔聞。日本堅持立場,不因我方妥協而讓步,蔡政府未戰先讓。這究竟是我方戰略誤判,日方鴨霸吃定台灣,還是民進黨政府另有所圖,放任日本吃定?

蔡總統上任以來,雖未明言「親美日、遠大陸」,但透過其公開發言和實際行動都可以看出,希望透過加強與美日等國的準聯盟關係,消解來自大陸的影響力,甚至希望配合美國重返亞洲戰略。因此,在與日本談判時,一改馬政府寸土必爭的作法,而以戰略上的讓步來換取日本的支持,但實際效果顯然未如預期。

從戰略上看,台日雙方確實彼此需要,但日本在談判中,仍以本國利益優先,不會因為戰略合作的需要而輕言放棄現實利益。甚至可以說,日本也意識到台灣對自己的戰略需要,反而更不願意在實際利益上作出讓步。不僅如此,日本對台灣其實是予取予求,除了漁權問題以外,日本還要求台灣解禁核災區食品進口,可謂步步進逼。

從這個角度看,蔡政府犯了戰略錯誤。回顧馬政府時代「親美友日和中」政策,民進黨簡單斥之為「親中賣台」,殊不知這是非常巧妙的戰略平衡。馬政府藉改善兩岸關係,讓美日產生對台灣的戰略需要,常能換得美日對台政策的實質利益。

特別是台日漁權談判上,日本受制於大陸在釣魚台問題上步步進逼,不得不選擇與台灣合作,終於在漁權上對台灣大幅讓步,讓台灣不與大陸合作保釣,免除腹背受敵厄運。台灣在中美日戰略博弈夾縫中,爭取到難得的生存空間,也為台灣漁民爭得實際利益。

但蔡政府出於「疑中抗中」意識形態,集中精力疏遠大陸,為了減輕來自大陸的壓力,就必須引入外力加以抗衡,這就平白無故讓自己失去了戰略縱深,更讓美日看破手腳。從蔡總統勝選以來,日方就接二連三派遣代表團推動核災區食品解禁,美國也不斷要求開放美豬進口,都是戰略妥協之下台灣實際利益遭到損害的實際事例。

號稱民進黨戰略高手的邱義仁,是台日談判主導,這不能不讓人產生疑問,蔡政府的戰略意圖到底是什麼?為何逢日必軟而找不到解套之法?事實上,台灣面對日本絕非毫無討價還價能力,安倍上任以來在全球與大陸展開戰略競逐,在亞太區域更是寸土必爭,顯然,日本不希望大陸完全掌控東亞區域主導權,希望拉攏一切可能力量加以制衡。

換句話說,日本的戰略意圖意味台日之間是相互需要,絕非單純台灣有求於日本。只要台灣在中國大陸與日本間,能保持靈活的平衡關係,就有空間提出並堅持自己的主張,日本也會識時務作出選擇。

蔡政府應該深刻反省自己面對日本時的種種表現,不要逢日必軟,反而應該在清晰認知自己戰略優勢的基礎上,對日本據理力爭,最大限度的為台灣人民爭取利益,這才是負責任的政府。



[轉載] 別掉「沖之鳥礁」入漁權陷阱←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禁核食進口 日本告南韓 沒告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