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10/31

[轉載] 別掉「沖之鳥礁」入漁權陷阱


http://udn.com/news/story/7339/2057589
2016-10-31 02:59聯合報 楊永明/國際關係學會會長(台北市)
沖之鳥礁。 聯合報系資料照
沖之鳥礁。 聯合報系資料照
 
首次「台日海洋事務合作對話」會議,今天將在東京召開。預定討論包括漁業合作、海上急難救助、海洋科學研究與外界關注的「沖之鳥礁」議題。

馬政府時期,堅持沖之鳥礁不得享有專屬經濟海域,四周應為公海,我漁船得依據相關國際規定進行作業,並在日方非法登臨處罰我漁船事件後,派遣海巡署船艦巡航,保護我國漁船之漁權。

蔡政府上台後,先是撤離海巡署船艦,並發表聲明指出「沖之鳥」是礁是島目前無定論,對於四周海域是否為公海也迴避不答。於是,我漁船不敢再進入沖之鳥礁水域捕魚,國際與國內也見識到,蔡政府急於向日本示好,造成政策困境與人民權益受損。

這些作為與改變換來「台日海洋事務合作對話」,一個事務性對話機制,關鍵是如何在此對話中處理「沖之鳥」議題,包含島嶼地位、公海立場、漁權議題、以及後續檢討機制。

日本單方主張沖之鳥礁可以擁有兩百浬半徑的專屬經濟海域與向外延伸的大陸架,非但遭中國大陸與南韓的明示反對,也沒有得到聯合國大陸礁層界限委員會的承認。

現在蔡政府不願挑戰日本主張,在島嶼地位與公海立場上採取模糊迴避作法,卻企圖直接討論漁權問題,但是如此作法卻可能自陷泥沼。因為在對方主張專屬經濟海域內談漁權,如果是以取得對方同意的「入漁權」方式,就等於承認對方的經濟海域主權權利之主張。

我國漁業法有入漁權之規定,但在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六十二條有關生物資源的利用,「入漁權」是一國主張之專屬經濟海域,基於對區域內漁業資源的養護管理的專屬主權權利及管轄權,為促進生物資源最適度利用的目的,得准許他國漁船進入捕撈。

條文規定其他國家的國民,應遵守沿海國的法律和規章中所制訂的養護措施和其他條款和條件。相關規定包含發給執照、制定漁獲量限額、限定可捕獲之漁種、漁區、漁具、規定漁船應交的資訊、配置觀察員與其他管理規定等。

海洋法第六十二條規定是「明確接受」入漁權與海域主張的作法,還有另一種「暗渡陳倉」的入漁權作法,是由其他國家自行執法,例如由我漁業和海巡單位制定相關規定,限制可以前往沖之鳥礁海域捕魚的作為,然後在定期的台日海洋對話或相關部會或漁會交流中,提供相關執法規定與資訊。

當然還有一種「視而不見」的入漁權作法,類似目前中國大陸與菲律賓有關菲國漁民重返黃岩島的作法,亦即中國大陸撤離海警船的巡邏,讓菲國漁民自行恢復前往捕魚,但並未要求菲律賓做任何管制或管理。但是這種刻意模糊並擱置爭議的作法,需要有政治決策並跳過法律的雙方默契作為,日本應該無法採取此種作法。

因此,在沖之鳥礁議題上,我政府還是應該表達在日本沒有獲得國際社會或國際組織的明確認可前,支持現狀的公海立場,並強調該區域為我重要遠洋漁業漁場,如有必要會派遣海巡船艦保護我漁船之合法作業行為,如此才能確保漁民權益與國家利益。



[轉載] 臺日海洋對話會議 沖之鳥議題搬上檯面←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社論》認清台灣戰略優勢 不必逢日必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