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10/12

[轉載] 北伐大將臧卓回憶錄——段祺瑞續辦保定軍校(二)


http://opinion.chinatimes.com/20161011005425-262107
 
臧卓

保定軍校有兩種特點:一、學額平均,全國各縣每期皆有一人錄取,絕無偏重某一省、區之弊。而出身以後,在軍中亦覺全國大同,無畛域之見。二、在清末普通教育尚在草創之時,作軍官之預備教育,可稱美備。於此可見清室晚年確有一視同仁整軍經武之決心。

可是日近黃昏,時不我與,截至宣統三年,各省陸小,只辦到第五期,而陸中只辦到第二期,第一期陸中畢業生,正在保定集中入伍(因當時軍隊,不適宜於入伍,故在保定成立「入伍生隊」),而辛亥革命已起;保定軍官,清廷未及正式辦也。

意外培養革命種子

天下事每有出乎意料之外者,清室培植這許多軍官種子,不啻為民黨造就許多革命種子。在辛亥以前,這班青年學子,大多數便已參加同盟會。舉義前後,恰為各省新軍以外之生力軍。於是有組敢死隊者(如第四中學在武漢之敢死隊),有編組北伐軍者,有參加學生軍者,有在革命機關服務者。風起雲湧,如火如荼,蓋對於光復舊物,熱血賁發,同此心同此理也。

南北統一以後,段祺瑞任陸軍總長,欲繼前清未完之業,開辦保定陸軍軍官學校,召集各陸軍中學之第一、二期已畢業之學生,合併為保定第一期。並在北京清河鎮設陸軍第一預備學校,武昌南湖設為二預備學校,以完成前陸軍小學第三、四、五期學生之學業,辦法原甚妥善,隨得袁項城之批准,發令召集。革命成功,大局底定,一班同學,雖多闌入仕途,然仍歸於平淡。故第一期應召至保定者,計1700餘人。棄官從學,意氣軒昂,一時稱盛!

民國元年7月,保定陸軍軍官學校第一期開學。第一任校長皖人趙理泰、教育長毛繼成,均段氏嫡系。趙為人庸懦唯諾,頭腦冬烘,一切秉承於陸軍部軍學司長魏宗瀚(海樓)。軍學司如爾後之訓練監部具體而微,直接管轄軍校,其所委用職教官,多北洋舊人,不學無術之輩,而又懷挾私見,排斥黨人,上課僅月餘,藉故開除革命分子之學籍,連續不已。時大家具在少年,意氣風揚,積不能忍,遂釀成保定軍校第一次風潮(後來蔣百里自戕為第二次風潮),上書袁總統及段總長,要求:一、撤換校長趙理泰。二、遴選有學術之教職官。三、恢復已除名之同學學籍。四、嗣後不得無理藉故壓迫及開革同學。並由每連各舉代表二人(12個連),每省各舉代表二人,互選劉文島、臧卓、藍文蔚、李振中4人為總代表,分頭辦事。

本來軍事學校而鬧風潮,實為罕見之舉。在學生方面,自出於迫不得已;而在當局方面,更認為大逆不道。於是,段祺瑞用高壓手段,令駐防保定之北洋第二師師長王占元派兵兩團,將學校包圍,校門口排列機槍4挺,寢室、講堂、飯廳、廁所各門口均派武裝兵把守,殺氣騰騰,如臨大敵。一面更施以逮捕代表、威嚇簽名、分化同學種種軟硬兼施之手法。大家為學業前途,堅持團結,相持半月餘,軍部竟無法可施。最後乃由段氏下令,將保定學生全體解散。

這時正是民元10月,在北方已經是朔風凜冽霜雪載途了。千餘同學,一旦離校,或寒衣不備,或旅食無著,或不甘心於學業之垂成;邊遠省分各同學,尤多顧慮。段氏利用此種種弱點,在解散令上附一「但書」:「凡能於七天以內回堂者,照常收錄。」其意以為學生方面,被解散後,決不能在保定流連7天以上也。孰知這一班人陣容整齊,意志堅決。由代表們商定對策,以各省為單位,兩日之內,全部由保定乘車進入北京,各按籍貫,住居於本鄉之「會館」。

 

大批人馬湧入北京

一面由各同鄉會及同鄉京官,供應伙食,以資安頓。讀者或有所不知:自前清以來,為體念公車北上各士子及窮京官旅食艱難,由各省鄉賢捐貲在北京建立會館,房屋大小,豐儉不等,省、府、州、縣,會館林立,不下千餘所,以供本鄉人晉京所寄住,不需租金,為當年加惠同鄉之公益事業,不意此次適為保定軍校被解散學生所全般利用。

這大批人馬,浩浩蕩蕩,到達北京,當即通電全國,控訴段祺瑞。南方各省都督如湖北黎元洪、四川尹昌衡、雲南蔡鍔、江西李烈鈞、安徽柏文蔚……等,均有電到京詰責段氏不應解散,同時並電學生加以慰勉。而本京方面由代表們分頭謁見秦老胡同之各省都督代表,及寓居西河沿中西旅館之民黨要宋教仁,他們一致同情學生,認為這班人已受有6年之造就,不應中途犧牲其學業。並有說學生是我們各省的,各省是娘家,政府不得任意措置。津京各報館更大事宣傳,學生方面,聲勢大振。(待續)



[轉載] 北伐大將臧卓回憶錄——保定軍官學校的建立(一)←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查詢「蔣中正檔案」 5日起陸續上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