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10/11

[轉載] 國民政府如何接收台灣——接收過程的功過得失(五)


http://opinion.chinatimes.com/20161009003074-262107
 
楊護源
兩岸史話-國民政府如何接收台灣
馬英九總統(前)出席「中華民國各界慶祝台灣光復七十週年」活動。(本報系資料照片)

戰後台灣的軍事接收,由《台灣警備總部接收總報告書》來看,是一場雖不完美但成功的任務,陳儀於警備總部召開軍事接收結束會議中,也認為台灣的軍事接收工作出人意外的順利,參謀長柯遠芬則指出職權不清為接收過程之一小小的問題。

戰後台灣的軍事接收以統一接收為執行原則,然台灣軍用物資的接收,一開始即非統一接收。軍事接收由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部統籌,但軍用物資卻由中央軍政部負責,軍政部特派員於統一接收開始後抵台,各軍種之接收組均先行接收軍用物資,並自行提用,警備總部對軍品提用亦無統一規定。

接收工作艱難

軍政部特派員組織辦公處,並負責軍政組之接收,故軍政部特派員辦公處在接收期間實際負責兩種接收業務,一為第一線的接收,一為移交他組之接收物資,接收結束還有點驗、集中、移交等業務需執行。

全台接收日軍軍用物資倉庫有3千餘個庫房,軍政部特派員還兼任後勤總部台灣供應局局長掌管後勤補給,但軍政部特派員辦公處人少事多,處處需仰賴警備總部的指導與人力、物資之支援,空軍與海軍對接收之軍用物資無確實點驗,軍政部特派員只得另案處置,使得接收軍用物資的接收狀況更為複雜。

台灣地區軍事接收委員會之分組接收於1946年2月14日完成,2月23日召開軍事接收結束會議。由會議中的提案來看,台灣地區的軍事接收,特別是在軍用物資的接收處理上顯然仍未完成,如以時間程序來看,台灣地區的軍事接收甚至連點驗都尚未結束。

軍事接收委員會為防止接收物資失散,於1月23日召開處理集中接收物資會議,規畫分6區進行接收軍品的集中,於5月分完成接收軍用物資之集中與移交,但執行單位均反應執行上有困難,延至6月底才完成。7月由軍政部台灣特派員李進德擔任驗收清點之工作,清點後造冊報部完成驗收。

有陸軍接收之軍用物資移交給軍政部特派員辦公處或後勤總部台灣供應局,亦有陸軍接收兵器資材交給後勤總部再移交海軍的情形,有些地區是先移交後集中,有些則是移交與集中並行,並無統一之進度或階段。然台灣軍用物資的接收,歷經點驗、移交、集中至驗收報部,算是行政上之程序完成告一段落。

日軍因戰爭所需,在台囤積大量軍用物資,當國府軍隊進駐時,日本官員曾因糧食恐有問題而不願移交全部米糧,經美軍協調國軍保證供應日軍米糧至遣返完成,後來中方以扣發日軍副食等費作為要脅,並未依約供給日軍糧食,為此日軍曾向美方反映。

日軍集中等待遣送時,美方至基隆視察發現日軍被服過少,日軍恐有凍死之虞,美方無法負責運輸,向中方提出抗議,請中方將所接收之軍毯發放給日軍禦寒。後經協調,中方將各軍原接收之軍毯交還發與日軍,但來台接收的軍事高層未脫「戰爭之框(frames of war)」,仍持戰爭遺緒,對日軍表現出不信任與不友善之心態。

在日軍軍用物資的接收過程中,有日軍隱匿軍用物資甚至盜賣的狀況,但也有因中日雙方接收範圍劃分不明、文化差異與不信任所造成的誤會。在台接收之軍用物資分為動產與不動產,國府對於在台接收動產之軍用物資,除充實在駐部隊裝備外,也大量內運至中國,接收之日機更在接收初期即命令飛抵中國待命。

在日軍軍用物資中車輛成為各單位爭相接收的熱門物資,軍用物資之接收、集中軍需要運輸工具,就算是走私也需要車輛將貨物載運至碼頭上船,故在現存的相關檔案中,接收各單位有關車輛爭議的史料甚多,警備總部是接收車輛的大戶,甚至連無輪的汽車也要接收,負責車輛管理的軍政部特派員辦公處反需仰賴警備總部供給車輛始能完成任務。

海陸空各軍種對於接收日軍不動產營區、房舍的爭奪更早在接收時期即已開始,越區擅權接收或撕毀其他單位封條強行進占者時有所聞,警備總部在1947年1月陸軍整編第七十師與整編第二十一師的移防報告中記錄,對於台中地區師政治部與工兵營所駐房舍據稱為市政府所有,將來能否接管仍屬「懸案」。

 

槍斃貪腐人員

對於台灣接收軍用物資的爭奪,不管是檯面上各軍種或接收單位的角力,或檯面下可能涉及貪瀆的犯罪,警備總部並非完全沒有處理,少將馬德尊因私賣砂糖軍米涉貪瀆而遭槍斃,前述清查團與美軍記載海軍李世甲走私或被檢舉之事,如非李世甲因海軍總司令部與海軍總部之鬥爭去職,恐難曝光。

1947年3月,國民政府主席蔣中正下令在台接收之日軍軍品除必要囤留外,其餘一律內運中國,台灣接收之軍用物資全部被國府作為國共戰爭之戰爭物資,為台灣接收軍用物資的處理畫下階段性的句號。(全文完)



[轉載] 國民政府如何接收台灣——戰後接收軍用物資的利用(四)←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國民政府如何接收台灣——在台日軍受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