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10/11

[轉載] 國民政府如何接收台灣——戰後接收軍用物資的利用(四)


http://opinion.chinatimes.com/20161008003430-262107
 
楊護源
二戰期間陳納德所率領的飛虎隊。(本報系資料照片)
二戰期間陳納德所率領的飛虎隊。(本報系資料照片)

國府對戰後台灣接收軍用物資的利用,在接收時期即已開始。

日本投降後,國府旋於8月19日宣告:「為求補償我空軍損失,凡在我淪陷區及東北各省,與台灣香港及越南北緯16度以北等我轄區內,所有日本空軍之軍械油彈裝備及器材與航空工業,及直接與航空有關之一切財產設備器材等,應一律交由空軍接收。」

國府非常重視日本的軍用航空裝備接收,在台灣軍事接收期間,航空委員會曾命令在台空軍調查接收妥善之轟炸機與驅逐機數量,並依中央指示:「台灣接收之日機其可以使用者應盡量飛返國內備用」,空軍遵照辦理,將接收航機飛至中國,以供備用。

重視日軍航空裝備

在台接收之日軍武器裝備,部分由軍政部特派員辦公處,撥發給負責接收占領的陸軍七十軍與六十二軍,全面充實兩軍之裝備。六十二軍以接收日軍的山砲在軍部配置了野砲營、各師配備了山砲營;以接收來的汽車在軍部配置了汽車營、各師裝備了汽車連。

全軍配定所需騾馬一千多匹,軍官上尉以上發配手槍,並按需求配足望遠鏡、觀測器等光學儀器與通訊器材;士兵均配足鋼帽、軍毯、雨衣、乾糧袋、水壺、皮鞋、膠鞋、腰皮帶等物品。六十二軍的將領回憶說:「所有台灣的裝備,任由我們要什麼就給什麼,表現得非常慷慨……是為六十二軍在廣東建軍以來,未曾有過的完整裝備。」

軍政部特派員辦公處對於接收之軍用糧秣,凡能利用之補給品均發配給部隊,易損壞之糧秣發給各部隊食用,能合乎救濟之糧食如蒸米、炒米、餅乾、粉類均交救濟署,接收食鹽則交專賣局。

接收之軍秣因恐霉腐與運輸不易,交給善後救濟總署台灣分署作為救濟使用,善後救濟總署台灣分署有分撥給各地方政府,各地方政府除救濟外也有標賣與撥付以工代賑的狀況。在台接收之汽車除編成汽車營連外,也成立台北、台中、台南3個汽車隊,後再編成輜汽二十一團開赴南京。

1946年5月台灣供應局將重達4000公噸的火砲內運中國,同月底軍政部下令將在台接收械彈除駐軍必須外,其餘10000餘噸集中運至上海;軍政部6月函請招商局將在台接收之戰車與火砲共319門約2000噸啟運。

後勤總部奉命於6月中旬將在台接收之日軍戰車、油料等內運至徐州交裝甲部隊使用,計內運有戰車、履帶牽引車、輕修理車、工兵作業車、野砲與10萬加侖之輕柴油。1946年7月國共內戰全面爆發,台灣接收的軍事物資陸續成為國府投入內戰的資源,11月聯勤總部要求台灣將接收日軍之工兵器材,包含地雷之爆破器材、架橋材料、照明器材、土工器具等,提運至上海與遼寧葫蘆島供部隊使用。

軍政部特派員辦公處對在台接收日軍之彈藥,奉命擇素質優良者撥運回中國,至1946年底,台灣陸續內運中國之軍火有各式步槍9萬5千多枝、輕重機槍1萬1千多挺、山砲火砲500多門、步槍子彈4千2百多萬發、各式砲彈70多萬發。

1947年2月,台灣供應局再受命將九二步槍砲與4萬顆砲彈內運;至3月蔣中正下令在台接收之日軍軍品除必要囤留外,其餘一律內運,台灣之軍用物資接收完成不到1年,軍械物資全部被國府運至中國作為國共戰爭國府軍的籌碼。

陸軍七十軍參謀長曾對警備總部的官員表示:「該軍接收日軍軍品及物資,在過去向日軍接收時,基於情況力求迅速不求確實。」以致在接收行政程序完成後,仍有問題與糾紛產生。

如憲兵組在接收台北憲兵隊時,因重複移交造成有物資數量不符情事;台灣供應局對於六十二軍所接收之倉庫,還有哪些倉庫尚未移交,至1946年8月仍無可憑查資料而請警備總部協助。

接收日軍之軍用物資的放置與集中,造成部分學校因教室被作為倉庫占用而無法開學。也發生接收台中的陸軍六十二軍,將接收物資集中於日軍第八部隊營房,後將集中物資就地移交給台灣供應局,後造成七十軍與軍政部的房舍爭奪的糾紛。

軍事用地衍生糾紛

關於軍事用地的接收,依照警備總部的軍字第一號命令係由軍政部特派員負責,軍政部特派員李進德雖兼後勤總部台灣省供應局局長,但因軍政處特派員辦公處人員來台較遲,且人少事繁、不克兼理,造成各軍自行接收之軍事用地自行保管之情形。

1946年2月23日警備總部召開軍事接收結束會議,對於接收之軍事用地決定海、空軍之軍事用地由海、空軍自行辦理,其餘由警備總部辦理。警備總部於3月1日組織了軍用營產管理委員會,處理台灣之軍用營產,7月改由新成立之聯合後勤總司令部台灣省軍用營產管理所接辦。關於海、空軍之軍事用地接管部分,產生海、空軍重複接收的現象,衍生軍種相互間、軍種與地方政府間的糾紛。

(待續)



[轉載] 國民政府如何接收台灣——中美軍政要員陸續抵台(二)←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國民政府如何接收台灣——接收過程的功過得失(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