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06/01

[轉載] 安倍的海洋自由 包括沖之鳥嗎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60531000518-260109 
宋燕輝

G7領袖峰會閉幕時,日本首相安倍表示,「在世界任何地方,海洋的自由必須獲得保障;不容任何國家單方面採取行動,應採取包括司法程序等和平手段。」G7領袖宣言也寫入安倍所提出的「海洋安全法治三原則」,亦即:各國應依據國際法提出和釐清海洋主張;避免採取導致緊張升高之片面行動,不使用武力和威脅推進主張;透過包括仲裁在內之司法程序,以和平方式尋求解決爭端。

領袖宣言認可4月中旬G7外長在廣島開會後所發布的海洋安全聲明,其中強調依據包括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在內普遍被認知的國際法原則去維護海洋秩序;重申對公海與專屬經濟海域內航行自由、飛越,以及國際上合法海洋使用之承諾;依據國際法,以誠信和包括仲裁在內之爭端解決機制和平管理,解決海洋爭端。

 
 

首先,我們要問,安倍所指「在世界任何地方」,此是否包括離日本東京約1700多公里遠、位於西太平洋的沖之鳥四周海域?其次,他說「海洋的自由必須獲得保障」,此是否包括沖之鳥礁岩12浬領海外,各國可行使之航行與捕魚的海洋自由?第三,日本主張沖之鳥礁岩擁有200浬專屬經濟海域與大陸礁層之主張是否構成「單方面採取行動」?而日本派遣海上保安廳船艦驅離或扣捕外國漁船之越權執法動作是否構成「使用武力和威脅推進海洋主張」?第四,日本與鄰國就沖之鳥法律地位與專屬經濟海域主張所發生之爭端,日本是否應「透過包括仲裁在內之司法程序,以和平方式尋求解決爭端」?

就仲裁而言,台、日採此解決方式先決要件有二:一、經協商雙方同意仲裁;二、協商多年,仍無法解決爭議,台灣因此提出強制爭端解決要求。日本曾經表示不可能與台灣進行仲裁,此已違反安倍「海洋安全法治三原則」,與G7領袖宣言也相牴觸。

倘若日本不願意與台灣進行仲裁,蔡政府是否可訴諸強制爭端解決機制?答案應該是:可以。但採取法律動作之前,台灣應持續與日本交涉,尋求爭端的解決。交涉重點是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87條公海捕魚自由與第121條第三項有關礁岩之適用與解釋。

當台日協商多年,仍無法解決爭端時,台灣可依據聯合國憲章第2條與33條、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279條和第287條、聯合國跨界與高度洄游魚種協定第27條,以及中西部太平洋高度洄游魚種保育與管理公約第31條規定向日本提出仲裁要求。

雖然台灣不是聯合國會員國,也非上述國際公約或協定的締約方,但基於漁業實體與比照適用的規定,採取仲裁方式解決台、日沖之鳥礁岩爭端並非不可能。中西部太平洋高度洄游魚種保育與管理公約有關爭端解決的規定是適用於非締約方的。

由於內政部長葉俊榮已公開表示沖之鳥是礁岩,因此無權主張200浬專屬經濟海域,未來蔡英文政府應依據相關國際法規定積極與日本進行協商,尋求解決之道。採取仲裁可能是一個極好的政策選項,值得進一步研議。

(作者為中研院歐美所研究員)

(中國時報)



[轉載] 沖之鳥是礁還是島?內政、外交說法不同調←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沖之鳥之辨…國家海洋前景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