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05/20

[轉載] 委內瑞拉石油危機對拉美反美勢力的影響


http://news.gpwb.gov.tw/news.aspx?ydn=026dTHGgTRNpmRFEgxcbfXtVB2%2b7tMZe03%2f1T5w2VRmaKEbK5NbPK4eGsdSf2GsL1ovkysBPfZIYsuJ4AwSebrkRuzhNjabFh2ZDrWRUqts%3d胡敏遠

 委內瑞拉是全世界第五大石油輸出國,是僅次於加拿大、墨西哥和沙烏地阿拉伯的美國第四大石油進口來源國。委國生產的石油大多輸往美國,約占美國石油進口總量的11.8%。如果中東地區發生戰亂,委國對美國石油進口的重要性將不言而喻。

 委國經濟受惠於其能源的輸出,國內經濟榮景也因而水漲船高。本世紀第一個十年期間,每年經濟成長率多維持在兩位數字以上的水準。2015年以降,受全球油價崩跌的影響,委國經濟隨即陷入困頓之境,今(2016)年又受「天災」與「人禍」的影響,委國經濟正面臨破產的窘境。委國人民因不滿通貨膨脹與物價高漲等狀況持續惡化,國內大規模遊行與抗議行動不斷。國會各反對黨也正醞釀發動罷免總統的連署提案,以期挽救即將破產的經濟。

 值得注意的是,委國總統馬杜羅(Nicolás Maduro)面對經濟困境,仍堅持其不變的社會福利國家政策,強調當前危機是受天災與資本主義國家干預國際油價所致。委國是否能通過此次經濟危機,委國石油危機是否意味著拉美左派國家的力量即將走入歷史灰燼,都是深值觀察與研究的重要議題。

委內瑞拉的石油經濟

 石油是委內瑞拉的經濟命脈,石油收入占其出口收入約80%上下。委內瑞拉也為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的成員,世界主要產油國之一。過去十多年期間,國際油價高漲時,委內瑞拉經濟成長曾高達17%的榮景,尤其國內的經濟政策與主要工業產品也多與石油產品有關。2015年以降,國際原油因生產過剩,導致油價從100美元以上的價位,狂跌至40元上下,委國石油輸出的利潤立即大幅縮水,進而影響整體經濟與產業的發展。依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調查,2015年國內生產總值(CPI)萎縮-10%,預估2016年全年經濟增長率為-6%;2016年全年失業率將升至 18.1%,委國經濟在未來5-10將面臨極度頹敗的景況。

 更糟的是,委國政府在高油價期間過度介入經濟,傷及了石油以外的其他產業,當中包含了輕工業與農業。過去,因石油收入帶來高額收入,農業又因國家未能關注及實施補助措施,致使食物產量逐年下降,多數食物改以進口為主。大宗的民生用品也因過往不重視輕工業,民生需求更因國庫空虛無法進口足夠的物資,來滿足民眾的日常需求。與此同時,委國今年又遭逢乾旱之苦。過去12個月委內瑞拉的降雨量比歷史平均低了5%,持續乾旱讓依賴水力發電的委內瑞拉陷入電荒。位於南部的玻利瓦爾州(Estado Bolívar)的古里大壩;供應委內瑞拉首都卡拉卡斯75%的用電量和全國40%的用電量,因嚴重缺水而無法正常運作,全國逐陷入嚴重缺電的緊張狀態。

委國政府面對經濟危機的因應之道

 委國的石油生產與輸出,主要受歐美幾家大型石油公司與委國國營石油企業公司的壟斷。由於政官員嚴重貪腐,過去石油的生產利益並未能改善委國貧窮的經濟狀況,貧困和失業現象在委國下層社會仍然普遍存在。根據美國石油分析家指出,本世紀的前10年,委國石油收益大多用於投資社會福利制度,致使生產石油裝備與能量都未能提升,探勘技術及煉油設施陳舊不堪,造成石油生產與提煉速度,無法與其他產油國家並駕齊驅。而今面對石油危機,委國政府也無法改變根本的問題。

 馬杜羅總統除了在言語上不斷叫囂,委國遭受天災及資本主義大國(暗指美國)干預國際原油價格,才是導致委國經濟危機的禍首。其所採取的補救措施,竟然是以休假方式及減少用電等措施,以降低電能的供電。極為諷刺的是,政府甚至宣布公務員僅需在星期一、二兩天上班,其餘時間都為休息日。一瞬間,整個國家幾乎陷入停擺狀態。政府還要求包括商場、酒店等電力消耗大戶每天必需自行發電9小時,重工業削減20%的電力消耗。如今,隨著油價不斷崩跌,過去賴以維續經濟榮景的外匯存底也將要用盡,委國政府只好採取控管食物和一些基本生活必需品的進口。雪上加霜的經濟景況,更加引發全民對馬杜羅政府的不滿。

委國經濟重挫對拉美社會主義國家的影響

 過去十多年來受高油價之惠,委國前總統查維斯經常性的提供古巴、尼加拉瓜、厄瓜多爾、玻利維亞等國穩定且便宜的能源,作為團結與鞏固左派社會主義國家集團的勢力。委國的主要目標是要運用石油以整合拉美國家,並以此團結所有反美國家,共同對抗美國及資本主義國家。隨著查維斯2013年去世及近年來委國經濟不斷走下坡的影響下,委國已無法再提供任何援助給其過去的左派盟友。現任總統馬杜羅又因過於專制、不民主,無法整合國內不同派系的力量。委國各項經濟策略與基礎設施也很難與其他先進國家相互競爭,最終會因馬杜羅的剛愎自用,讓委國走向失敗之途。

 尤值注意的是,本世紀初期剛萌芽的拉美社會主義國家集團,大多受到經濟不景氣的影響已逐漸修正原來的左派路線,有些國家(例如阿根廷)改放棄左傾路線。馬杜羅總統雖不至於立刻遭到罷免或辭職,但委國社會主義的道路將在此波經濟危機後,逐漸銷聲匿跡。拉美左派(社會主義)的意識形態及反美浪潮也將煙消雲散,成為只能從歷史書本中才能找到的記憶。

結論

 石油為委國經濟盛衰的指標:油價上揚,經濟繁榮;油價重挫、災難必至。委國能否度過此次經濟災難與石油危機,端視委國政府的因應策能否奏效。從目前態勢發展來看,成功機率不大。但可確定的是,委內瑞拉的國內政治將在下一輪選舉後,重新洗牌。右派分子、企業家及國際資本家正準備再次前進委內瑞拉市場。委國將重新回到國際資本主義的體制內,同時參與自由市場的經濟機制,並重新調整委國的經濟政策、產業結構與財政政策,才有利於未來發展。



[轉載] 巴西財政未爆彈 羅塞夫剉咧等←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後卡斯楚」時代古巴的政經發展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