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11/17

[轉載] 兩岸密使 牽線毛蔣


http://udn.com/news/story/7331/1316725

2015-11-16 03:16:05 世界日報 中國新聞周刊/徐天報導備受矚目的習馬會日前落幕,對兩岸關係乃至全球局勢影響深遠。其實兩岸政府隔海相望,彼此間的密使從沒間斷過,雙方數十年來一直互相試探及尋求對話的機會。即使踏入90年代,兩岸溝通已走向公開化,但密使依然未完全消失,不少人願意為國共兩黨牽線搭橋。

 

 

 

1950年,韓戰爆發,美軍進駐台灣,台灣問題變得複雜化了。1956年,中國即將進入全面建設社會主義時期。在這樣的國際國內形勢下,爭取用和平方式解放台灣,並且同蔣介石進行第三次合作的思想明確起來。周恩來等領導人多次在不同場合,向海峽對岸傳遞了主張和談的信息。

 

記者出身·曹聚仁訪京

 

 

 

 

 

 

 

 

 

 

 

 

 

 

 

在香港《大公報》社長費彝民的介紹下,原國民黨中央通訊社記者、當時的新加坡《南洋商報》駐港特派記者曹聚仁應邀訪問北京。7月11日,中共中央書記處召開擴大會議,專門討論了此事。會議決定,由周恩來出面接見曹聚仁。

 

會面中,曹聚仁問周恩來,和平解放台灣的「票面」有多少實際價值。周恩來回答他,和平解放台灣的實際價值和票面價值完全相符。「我們對台灣,絕不是招降,而是要彼此商談。只要政權統一,其他都可以坐下來共同商量安排的。中共說什麼,要怎麼做,從來不用什麼陰謀、玩什麼手法的。中共絕不做挖牆腳一類的事。」

 

記者曹聚仁被指曾任兩岸高層間的密使。(取材自人民網)

分享
 

當年10月,曹聚仁再次來到北京。這一次,毛澤東決定見見他。會見安排在10月3日下午,中南海頤年堂。張治中、邵力子、徐冰、童小鵬等參加了會見。

 

曹聚仁說,台灣方面了解第三次世界大戰已經沒有可能,反攻大陸也不可能。他們曾表示,國共和談,條件成熟時,「可能在一個晚上成功」。

 

毛澤東接過話說:「也可能很快,也可能很慢,但我們並不著急。台灣以前說,一年準備,二年反攻,三年掃蕩,四年成功。現在四年已過了,又改說七年了。」他還說,台灣只要同美國斷絕關係歸還祖國,其他一切都好辦。台灣何時進行民主改革和社會主義改造,則要取得蔣先生的同意後才做,現在可以實行三民主義。

 

童小鵬回憶,為了進一步摸底,1957年春,國民黨派「立法委員」宋宜山(宋希濂的哥哥)到北京作實地考察。李維漢和羅青長等會見了他,介紹了國共兩黨通過對等談判實現和平統一的設想。「統一後,台灣作為中國政府統轄下的自治區,實行高度自治;但外國軍事力量一定要撤離台灣海峽。」

 

金門危機 蔣介石傳話

 

 

 

 

 

 

 

 

 

 

 

不久,在金門危機中,雙方剛剛建立起的溝通渠道經歷了重大考驗,也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1958年8月23日下午,近3萬發砲彈從廈門飛向金門國民黨軍陣地,前後持續了兩個多小時,擊斃擊傷國民黨軍官兵600餘人,兩名美軍顧問也在砲擊中喪生。9月4日,砲擊暫停。同日,美國國務卿杜勒斯(John Foster Dulles)發表聲明,表示美負有條約義務保衛台灣。9月8日,3萬發砲彈再次射向金門。

 

同日,周恩來接見了來京的曹聚仁。他指出美國目前是虛張聲勢,金門、馬祖的蔣軍有三條路可走:與島共存亡、全師而還、美國逼蔣軍撤退。9月10日,周恩來再次接見曹聚仁,並託他在第二日返港後以最快方式轉告台方,將以7天為限,讓蔣軍補給,條件是絕不能由美國飛機和軍艦護航。他還提出:美國可以公開同我們談,為什麼國共兩黨不能再來一次公開談判呢?

 

9月30日,杜勒斯在記者招待會上放出風來,表示美國「沒有保衛沿海島嶼的任何法律義務」。美國總統艾森豪隨後亦表示,在外島駐軍並不是一件好事情。毛澤東看出了美方態度的變化,10月5日下令,6日和7日停止砲擊,「觀察兩天,再作道理」。同時要求:「兩天中,不要發表公開聲明,因為情況如何,尚待看清。」

 

10月6日,毛澤東起草、以國防部長彭德懷名義簽發的《告台灣同胞書》發表,宣布停止砲擊7天。並提出:「你們與我們之間的戰爭,30年了,尚未結束,這是不好的。建議舉行談判,實行和平解決。」

 

10月13日上午,毛澤東在頤年堂會見了曹聚仁。他表示,只要不同美國搞在一起,中共贊成蔣介石保住金、馬。因為如果蔣介石撤退,「大勢已去,人心動搖,很可能垮」。中共希望台、澎、金、馬以後「整個回來」。10月21日,杜勒斯飛到台北面見蔣介石。他勸說蔣介石接受「畫峽而治」的方案,蔣介石斷然拒絕。

 

根據哈佛大學費正清研究中心研究員、曾任美國國務院情報處副處長的陶涵1995年11月28日在華盛頓採訪了時任美國國會圖書館中文部負責人、著名美籍華人學者王冀。王冀稱,1994年12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時任全國人大委員長喬石在會談中告訴他,金門砲戰期間,蔣介石派人傳話給周恩來,如果解放軍再不停止砲擊,他將不得不聽美國人的——撤出金門和馬祖,屆時時間一拖久了,中國就有分裂之虞。

 

陶涵分析,這表明,國共雙方都認為,金門是中國統一的關鍵樞紐。至於台灣是如何派人傳話給周恩來的,陶涵推測,蔣經國應是通過中共駐香港的情報單位傳遞消息的。

 

秘密航行 周恩來登島

 

 

 

 

 

 

 

 

 

 

 

1963年7月,周恩來從一些渠道獲悉了陳誠提出辭職的消息。7月9日,他約見張治中、傅作義,商議此事。

 

12月6日,周恩來在出訪14國前繞道廣州。在視察了一些地方後,當晚,他和張治中、羅青長登上了海軍的一艘護衛艦,開始了秘密航行。

 

這個夜晚,海面風平浪靜。為了不影響周恩來休息,在艦上指揮的廣州軍區副司令員兼南海艦隊司令員吳瑞林命令護衛艦低速行駛,使發動機噪音減小到最低限度。為了掩護會晤的順利進行,並確保周恩來一行的安全,吳瑞林受命親自帶領三艘軍艦在附近的海域進行了小分隊軍事演習。但直到多年後,羅青長才告訴了他這次任務的真正目的。

 

經過一夜的航行,護衛艦抵達了邊境。周恩來等人登上了一個小島。12月7日,雙方進行了會晤。

 

羅青長回憶:「這次會晤溝通了當時的台灣當局(蔣介石、陳誠、蔣經國)與大陸,在都主張只有一個中國的問題上,事實上達到了默契,使國共兩黨有了一定基礎的共識。」

 

美、中、台戰略互動關係糾結半個多世紀。圖為1945年,蔣介石、毛澤東、美國駐華大使赫爾利在重慶。(取材自人民網)

分享
 

1965年3月,陳誠病逝。他留下的遺言中沒有提「反共」,也沒有提「反攻」。他還向蔣介石進言:對中共不能反潮流;不能為外國動用台灣兵力;不能信任美國;不能受日本愚弄等。「這表明,對陳誠所做的工作是有成效的,不負周恩來的一片苦心。」廖心文說。

 

1966年,「文化大革命」席捲中國,對台工作陷於停滯。1969年,李宗仁、張治中去世。1973年,章士釗去世。1974年,傅作義去世。1975年12月20日,周恩來約羅青長談對台工作,詢問台灣近況及在台老朋友的情況,囑咐不要忘記對人民做過有益事情的人。其間,他兩次進入昏迷狀態,最終不得不終止談話。(中國新聞組整理)



[轉載] 準備反攻那一年 老蔣和陳誠大吵一架…←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推翻國民黨神話?哈佛研究:蔣介石一開始就沒打算反攻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