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8/13

[轉載] Z號作戰令:揭開蘇聯紅軍助我抗日秘辛


http://udn.com/news/story/7339/1118309

2015-08-13 02:08:19 聯合報 鍾堅/清華大學教授

八年抗戰期間來華助戰洋人,規模僅次於美軍的是「蘇聯航空志願隊」(簡稱紅軍俄員隊)。蘇聯從蘆溝橋事變後即助我抗日,直到德國侵略蘇聯始收隊返國。在抗戰前期,紅軍俄員隊對最終的抗日勝利,功不可沒!

然而,反共抗俄意識形態與冷戰年代美蘇陣營對峙,國內無人願提及俄員隊的勳業。所幸馬總統打破七十年來的政治禁忌,指示政府洽邀紅軍俄員隊遺族與後人來台,將親頒家屬抗戰勝利紀念章,表彰其助戰功勳,也掀開塵封的俄員隊陣中記事簿。

抗戰啟戰三個月後,我空軍妥善機僅剩卅架,但仍以高昂鬥志迎戰不斷擴軍的千架入侵日機。列強咸認為日軍「三月內亡華」遲早到來,對我國的求助均口惠而不實,唯一的例外,就是亦敵亦友的蘇聯。

民國廿六年抗戰軍興,蘇聯不願見宿敵日本快速襲捲中華全境兵臨中亞國界。八月初日軍入侵淞滬之際,蘇聯即隱密啟動「Z號作戰預備令」:由紅軍王牌飛官雷恰戈夫准將編組五個飛行大隊(含八十架驅逐機與六十四架轟炸機)來華助我抗日,並貸款我採購八個大隊的俄製軍機重新裝備我空軍。

八月廿日雙方簽署《中蘇軍事技術援助協定》,使Z號作戰令檯面化,俄員隊與物資經陸路及海運分別匯集於蘭州及武漢。十月底,軍售我首批二二五架俄製軍機運抵蘭州交機,四五○名蘇聯紅軍與五個飛行大隊所屬軍機,亦塗上青天白日徽,前推至武漢待命,與我空軍遂行聯盟作戰。日軍「三月內亡華」迷夢,從此幻滅。

紅軍俄員隊初試身手是同年十一月廿二日的南京防空作戰。十一架俄員隊戰機攔截來襲日機,打成平手。在地面觀戰的美國顧問陳納德,對俄員隊飛官駕駛伊十六型驅逐機在高空占位、再垂直俯衝以重力加速度輕易尾追低空的日機並擊墜之,印象深刻;俄員隊戰技遂成為四年後陳納德領軍飛虎隊迎戰日機之絕活。唯是役俄員隊涅日丹諾夫中尉,亦成為首位助我抗日殉職的飛官。

另一方面,我空軍感傷於袍澤不斷地成仁,紛紛爭取儘快赴蘭州接裝,駕駛俄製軍機殺敵。很不幸,我空戰英雄高志航上校於同月廿一日在俄製伊十六座機內陣亡殉國!為提升補充軍機效率,雙方決定在新疆哈密設置飛機組裝廠,加快生產我空軍及俄員隊所需軍機,並適時提供最新型戰機投入戰場。

抗戰前期,日軍戰機仍占質量上風,俄製軍機難以招架;惟俄員隊與我空軍飛官膽識過人,充分發揮以少勝多、以智取勝的戰技,廿七年的武漢防空作戰與廿八年的四川防空作戰,戰果豐碩。

民國廿八年九月德軍入侵波蘭,歐戰全面爆發,俄員隊逐批返國備戰;民國卅年六月德軍入侵蘇聯,俄員隊全面緊急撤收,但機留下移撥我空軍。抗戰前四年,俄員隊共派出九批志願隊員合計三六六五人次(含一○九一人次飛勤組員),來華助戰陣亡與公殞者高達二二七人、損耗九五五架軍機。我空軍此期間軍購九○四架俄製軍機、接收俄遺二九五架戰機,惟我空軍的俄製軍機戰損加戰耗,亦高達九三八架。

俄員隊助我抗日四年期間非常低調,儘管與我空軍混編出擊不計其數,但雙方飛官只有公誼,幾無私交;俄員隊的戰術戰法,我飛官亦難窺其堂奧,相關作戰檔卷,俄員隊從不釋出且全攜返國,他們的輝煌戰績向不公布。對神秘的紅軍俄員隊最佳寫照,可用兵聖孫武《孫子兵法》軍爭篇作詮釋:「兵疾如風,動如雷霆;難知如陰,不動如山」。



[轉載] 林博文專欄-五角大廈美化越戰←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林博文專欄-70年前,美軍放棄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