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4/10

[轉載] 敵人的敵人是朋友?伊朗的核子議題


http://udn.com/news/story/6816/826965

2015-04-09 20:04:35

希拉蕊前外傳(XL)

 

2015年4月初,美、英、法、俄、中、德-世界六強與伊朗,在瑞士.洛桑達成核子框架協議-伊朗願意削減核能力,以換取歐美各國取消經濟制裁、解決十二年來的核子僵局-

 

伊朗總統羅哈尼在德黑蘭,發表演說:

這是伊朗走向世界、與列強建立新關係的第一步-過去多少年,有人認為我們必須作戰到底,否則就必須要向世界強權投降-我們認為還有第三條路可行-我們可以跟整個世界合作!

 

伊朗歡欣鼓舞,以色列則愁雲慘霧-總理納塔亞胡也在特拉維夫,透過電視向民眾以及美國喊話:

這個歷史性決定,可能是人類歷史上最壞的協議-記住!它留給我們這個時代,一個突出的恐怖國家-遍佈各地的核武設施-沒有一個離心機被摧毀…。

 

歐巴馬憂心如焚,因為與伊朗的核子協議,在國會可能困難重重-

 

在紐約時報的專訪中,他說明,想法就是-先尋求加入,進而改變-

 

他先以古巴為例,提到美國跟古巴重新建交後,古巴人民可能可以生活得更好;而美國所面臨的風險並不多-不會影響到美國的安全或核心利益-為何不嘗試改變基於意識型態的那種對立-而非得把對方列為恐怖國家不可?

 

至於伊朗的核子議題-德黑蘭非常了解,美國的國防預算是伊朗的二十倍以上-伊朗並沒有能力對抗美國-但美國民眾應該有新的想法:

外交可以取代軍事、交流勝過封鎖,而合作比對抗有益-不論對美國,還是世界。

 

至於如何面對國會的重重阻攔?歐巴馬說:

民主黨願意與共和黨找出國會參與外交比較可行的方式-但不應該侵犯總統職權-

 

問題不應該是政黨立場,而應是協議本身-好處是否大於壞處?

 

※※※

 

歐巴馬沒說的是,上個月參眾兩院共和黨議員,聯名致函伊朗總統羅哈尼,呼籲羅哈尼不要與歐巴馬政府簽署核子協定-話講的很難聽:

歐巴馬來日不多,一旦離任,保證人走茶涼,不要說下屆總統會斷然否決,國會這關肯定也過不了-

 

那封聯名信,讓歐巴馬臉上無光,覺得丟臉丟到全世界-哪個國家的國會,會這麼囂張?也心生警惕-所謂下屆總統,會包括民主黨的希拉蕊嗎?

 

眾議院議長貝納甚至還把以色列總理納塔亞胡邀請到國會演講-在美國公然羞辱歐巴馬總統;然後利用反作用力,回頭行銷當時正如火如荼舉行的以色列國會大選…。

 

那時,歐巴馬只是冷冷回應:

最恨美國的伊朗鷹派,終於與最討厭伊朗的美國鷹派,攜手反對這個世界,絕大多數國家支持的核能使用限制-

那有點像物種演變-生物與它的天敵-越來越像…。

 

※※※

 

這事,讓歐巴馬首度體會到「想法」的可怕-

就像一些極端份子,包括極右派與極左派-他們把對手想的很邪惡,然後,他們的「想法」裡頭就充滿了恨-一種說不出的憎恨-但他們有沒有想過,那種「憎恨」,到底從何而來?這也讓歐巴馬更細膩的想到,或許「想事情的方法」跟「想法」同樣重要-

 

1979年,與美國交好的伊朗.巴勒維政權發生巨變-

在位將近四十年(1941-1979)的巴勒維國王被迫流亡-而原先在外流亡十五年的教士何梅尼(1902-1989)歸國-

 

何梅尼是在1963年,64歲的時候,才正式躍上伊朗的政治舞台-反抗巴勒維政權被捕;1964年再度被捕後,流亡伊拉克-

後來因為伊拉克與巴勒維政權和好,不得已流亡法國-非常弔詭的,這反而讓何梅尼有更大的空間、更自由的時間,從事反抗運動-

 

當何梅尼回國,原先評估伊朗沒有革命條件的美國中情局,與巴勒維政權的情治機構同樣不知所措:

太多的示威者出現,讓警察與軍隊茫然不知:槍口究竟要對準誰?

 

伊朗風雲變色,美國仍然試圖力挽狂瀾-

企圖扼殺還在襁褓中的伊朗革命,維護美國的既得利益-

這時與美國交好的伊拉克總統海珊(備註:2006年被美軍吊死),剛好可以派上用場-

因此1980年代,伊拉克便在美國的支持下侵略伊朗-長達八年的兩伊戰爭,1980.9.22-1988.8.20-

 

結果人算不如天算,就像世事常與願違-

兩伊戰爭,反而為伊朗新政權提供一個可以激發人民愛國熱情、避免因為剛取得政權,而陷入內鬨危機的革命軍,有鞏固革命成果的機會-

 

兩伊戰爭開始,伊拉克軍隊在美國的支持下,勢如破竹佔領了伊朗大塊土地。但從1982年開始,情勢開始逆轉-

 

後來幾年,雙方死傷慘重,兩個全世界最主要的石油輸出國,最後都因戰爭而民窮財盡,然後直到-1988年8月20日接受聯合國調解-

一切回到原點。

 

 

伊朗人民傷亡數百萬,國家的基礎建設幾乎全毀-

到底,這是伊朗對不起美國?還是美國對不起伊朗?

 

※※※

 

人世並非天堂-和平從來都不是一蹴可幾-如果照共和黨,特別是裡頭的茶黨成員,以及以色列總理納塔亞胡的意思,真的可以帶來世界和平嗎?

 

※※※

 

不過從另方面言,世界六強與伊朗的限制核能框架協議,也多虧了以色列和國內主戰派的喊打喊殺,才能讓伊朗知所進退,讓框架協議有所進展-這有點像中國話劇的唱雙簧-或許,在感謝有所成就的當下,還真的需要先感謝對手-特別是自己內部的敵人-

他們往往可以幫忙撐起更大的談判空間-

 

只是,人啊!時常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在某種程度上,國家不也是如此?



[轉載] 伊朗與西亞世界》紛紛擾擾的伊朗核談判←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伊朗與西亞世界》俄伊關係與西亞局勢的過去與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