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3/09

[轉載] 《星期專訪》傅慰孤︰M503究責 讓民航局背黑鍋不道德


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paper/8611802015-03-09

記者鄒景雯/專訪

中國片面劃設的M503航路,經過兩岸協商後決定實際飛行時西移並暫緩實施,空軍前副總司令、孫子兵法研究學會創會長傅慰孤指出,中國要求我們就新航路討論時,民航局曾經詢問國安體系有何政策指導,上面卻沒有明確指示,若要追究責任,監察院可查明決策過程,不應讓民航局單獨背黑鍋。他並認為台灣已在一九九一年宣布動員戡亂時期終止,中國也應該主動宣示以和平方式解決兩岸衝突,才是根本之道。

  • 空軍前副總司令、孫子兵法研究學會創會長傅慰孤。(記者鄒景雯攝)

    空軍前副總司令、孫子兵法研究學會創會長傅慰孤。(記者鄒景雯攝)

海峽中線不開放 關鍵在安全問題

問:最近由於M503航路的問題,台灣海峽空域與海峽中線問題引起大家關切,您怎麼看這問題?

傅慰孤:以前沒什麼海峽中線,我們始終是以大陸沿海十五浬為準,他們的飛機不出海,我們的飛機不進入,因為我們有金門、馬祖。所以我們以前老一輩的飛行訓練、防空識別、掩護,都以守著不讓他們出十五浬,我們也不進中國大陸十五浬為原則。海峽西區照飛,有飛機去金馬,我們就派掩護機。

這條中線是一九五一年美軍太平洋司令部的戴維斯中校根據中美協防條約規定劃的,故稱戴維斯線,建議美國的兵力不超過這條線,也就是協助維護台灣安全,但不支援金門與馬祖。因此毛澤東才會打金門,所以這是美國的作業指導線,台灣並不受限於此。直到九六年台海危機,解放軍機開始出海演習,而後一直在海峽西區活動,我們的飛機也過去,這地方就很緊張。美國人就說你們怎麼老是過海峽中線去衝突,我們說沒有啊!我記得林郁方委員曾經在立法院質詢:你們沒有?那你們怎麼去金馬的?所以講海峽中線的人是自己把這塊領域丟掉了,無形中,中線逐漸成了我們的限制。

真正的問題不在一條線,海峽中線一直不開放的關鍵是安全問題,即使是民航機在這個區域走,還是存在安全問題。原本W121、W122、W123三條直的出來(東西向),時間更短,M503這條橫著上去(南北向),在承平時期還可以,以色列曾以戰機隱藏在大飛機下面實施突襲的例子,為某個軍事行動這樣做,如突襲烏干達、突尼西亞,這是戰術需要;如果是全面性戰爭,屬於戰略作戰,可行性就比較低。

從另外一個角度,我們希望中國是個大國,應該走到國際秩序之中,在國際秩序下,若中國沒有正式宣戰、也應該不會像日本偷襲珍珠港那樣,如果它宣告要武力解決,這裡就是交戰區,情況就不同了。

民航局請示 但國安體系無明確指導

 

問:中國逕劃航路的真正動機是什麼?

傅:中國在經濟崛起之後,近十年來航空事業的發展,尤其在沿海地區,機場起降頻率高,航線受到限制不敷使用,因此希望增加備用航線、輔助航線,這是發展過程一個必然的現象,因此首先我們要了解中國確實有此需求。

上回中國在東海航空識別區公告時,由於事前未告知台灣,讓台灣很不爽,於是中國這次就先告訴台灣,當對岸提出討論時,民航局派了代表前去商談。據我側面了解,事前曾經向中央請示政府有何政策指示與因應對策,但是高層並沒有表示很明確的指導,於是民航局就派航務組去談,也就是沒有戰略指導,就要戰術人員去談判,缺乏國安軍事的專業介入整合。民航官員當然僅就飛航安全的角度看問題,不會從空防的需求、爭取安全的時間要多少來思考,後者的威脅更大,當對方說我要在我的飛航區這樣走,當然就答不出個所以然,沒給對方一個斷然的答覆,於是對方認為我已經通知你,你也沒什麼特別意見表示,那我就公告了。

為什麼沒有指導?表示過去根本沒有思考過這些問題,上層不做指導,教下層在戰術上怎麼去打?當問題發生了,指責下面也不是辦法。我認為陸委會、海基會乃至整個國安系統裡,沒有培養軍事安全的人才。今天叫一個航務技術人員去談國家安全問題,他怎麼會曉得!因此從這件事檢討,我們政府在兩岸事務上的準備還是欠缺。政府應有態度應該是:這個議題我雖然不談,因為時機尚未成熟,但是我不能迴避去研究,必須要做準備。

問:對岸此舉會不會是一種逼馬先生最後一年上談判桌談政治議題的策略?

傅:這也是一種可能的狀況,不能排除。兩岸走到現在,愈來愈碰到這類的問題,南海的爭端,我們宣布不與對岸合作,東海、釣魚台的議題,兩岸處理的模式也並不一致,這種情況下人家丟出一招給你,你如何接招?未來的發展過程,可能還有更多這種情況,你如果不因應,請問後面的仗怎麼打?站在小國的立場,一個世界強權國家在邊上,應該深謀遠慮,不能只以不談,以為問題就解決了,這是不可能的,如何謀求生存空間,必須及早因應。

監院清查決策流程 可釐清責任誰屬

問:主政者是否在心態上對這個領域的專業不重視?

傅:我不敢講這個話。這件事可謂冰山之一角,這一角可以看出許多問題。兩岸事務在層次上許多是國家政策指導,戰略指導是什麼,才有戰術與戰技的問題。戰略沒出來,戰術的人如何因應戰場的狀況?這個仗今天如果打輸打敗,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如果今天要追究責任,可以找監察院,把當初對岸有關M503的商談函件內容,民航局如何擬定計畫,如何向上呈報,上面又如何指導,整個流程查清楚,就知道問題在哪裡,誰也不要推。如果這最基本的事情不做,大家蒙在鼓裡,讓民航局背黑鍋,這是不道德的。

問:負責國家安全戰略的是國安會,事發之初顯然失職?

傅:每個人的成長是有個脈絡的,過去從來沒管過的事,突然要你去做國家大政方針,請問你怎麼會弄?戰略思考的人才需要長時間培養,一個國安會可能智慧能量不夠高,在美國其實運用了許多智庫的力量,國安體系如果自己沒有能力,也可以考慮把一些智庫張羅起來。現在我們的行政人員,我覺得非常好幹,只是做計畫與預算,要做什麼事就外包,以前我們是自己做。但是公務員搞這麼多人,到底在做什麼?

M503看起來在海峽中線以西,但是很接近中線,我們必須回過頭深入思考,為什麼我們對這件事情很不滿意?到底兩岸現在是個什麼關係?從一九四九年以來,現在是個模糊灰色地帶,雙方並沒有任何停戰或和平的安全保障,於是對岸這條航路一擺上去,我們的感受就是生存空間被壓縮了。

中國應宣示放棄以武力解決兩岸衝突

我們早在一九九一年已經宣示過動員戡亂時期終止,希望以和平手段解決兩岸問題;但是中國到現在只講和平統一,就是沒宣告放棄以武力解決兩岸衝突,只要中國願意宣告,事情不就單純了?至少台灣老百姓心理上覺得有些安全保障。中國不做此宣布,台灣當然需要最起碼的安全生存空間需求,這是必然的。小國最大的問題是輸不起,沒有輸的本錢,所以步步為營。

如果要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希望中國宣示放棄以武力解決兩岸衝突,以和平方式解決兩岸問題。中國可能會說要談判才能處理,但是,金門砲擊單打雙不打,是毛澤東宣布的,到一九七一年中國進入聯合國,因此停止金門砲擊,也是毛澤東宣布的;所以這些問題都是中國自行宣告就完成了,因為台灣早就宣布過了。



[轉載] M503航路 國防部︰有效掌握對岸動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中國W121等3航路 馬卸任前可望不實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