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11/11

[轉載] 張慧英專欄-台灣與APEC峰會的距離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1111000939-260109

 

1993年亞太經合會議(APEC)第一次開領袖峰會,台灣的出席代表是經建會主委蕭萬長。21年後,還是由他出席,但身分卻已是前副總統。我國與會代表層級提升,顯示台灣在APEC的參與層次也有所拉高。不過,距離元首峰會,始終還有一步之遙。

元首21年來 無緣與會

 

其實,以台灣所處的國際劣勢,在APEC的參與模式已經算是最好的了。首先,這個組織刻意降低官方色彩,所以參與成員不是「國家」,而是「經濟體」。1991年通過我國以「中華台北」的名義,和香港、中華人民共和國同時加入APEC。在會員地位和權益上,我國完全和其他會員平等。這相當部分得歸功於美國的力挺,以及我們本身的經貿實力,因為台灣是亞洲四小龍之一,少了它會讓APEC的亞太經濟合作拼圖缺了重要一塊。

當時中國大陸的經濟力量不如現在,只好同意兩岸三地同時加入,但條件是台灣參加的最高層級只能到經濟事務部長,外交部長和次長不得參加。

我國自從退出聯合國後,也連帶被幾乎所有的官方國際組織排除,像APEC這樣用心接納台灣的可謂絕無僅有,何況它還是個實質等同於官方國際組織的機構。我國的部長能夠以正式官銜,和其他國家部長平起平坐,尤其難得,而且也有助擴展未來的國際空間,因此我們願意接受APEC的條件入會。

不過,從1993年開始,APEC每年都會召開領袖會議,這是亞太領袖最重要的大型集會。但台灣的參與層級仍然被限制在經濟官員,因此元首始終無緣與會。

頭兩年是由經建會主委蕭萬長代表,之後李登輝和陳水扁曾經試圖拉高出席層級,甚至爭取親自出席,但都遭到中共反對。當時李登輝就表示,兩岸領導人若能在APEC自然見面,將有助於兩岸關係的良性互動,和今天馬英九抬出「馬習會」爭取出席APEC的說詞差不多,而中共也一樣不買帳。

2000年政黨輪替後,陳水扁想讓前副總統李元簇去,當然行不通,後來陸續請出李遠哲、張忠謀和施振榮,不過這些人選的變化只對台灣有些許意義,在APEC和中方的界定中,他們都只算是經濟事務官員。

直到馬英九上台後,事情才有了變化,先後由前副總統連戰和蕭萬長出席APEC峰會。同樣是前副總統,扁時代想派李元簇被打回票,連戰和老蕭卻能風光出席,最關鍵的原因是兩岸情勢和解,中方有意對馬英九的外交休兵釋出善意。

兩岸經濟實力 此消彼長

今昔相比,就政治的實質意義來說,台灣出席峰會的層級確實已經拉高到「前副總統」了,這是滿重要的進步,畢竟正副總統具有相當的主權國家象徵意義。

在另一方面,連戰與蕭萬長在峰會中與中共領導人舉行會談,則形成兩岸迄今最高層級的政治對話,各自鋪陳闡述的兩岸政策基調,也成為營造總體交流的指導。

但是,同樣是今昔相比,台灣近年來經濟奄奄一息,不要說淪為亞洲四小龍之末,還簡直已成為被撇在原地的一截斷尾。反觀中國大陸經濟快速躍升,已經超越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兩岸原本在國際政治的地位就有差了,如今經濟力量的差距還愈拉愈大,以中國出資400億美元(1.2兆台幣)成立絲路基金的手筆,和「一帶一路」的宏大藍圖,都遠遠不是台灣所能匹敵的。

國際政治是很現實的,台灣雖然稍為拉近了與APEC峰會的距離,但仍然難以跨越阻擋元首親自出席的鴻溝。實力才是生存的硬道理,如果台灣的經濟持續落後,未來要爭取參與國際舞台時,不只會遭遇到政治現實的深溝,還將面臨經濟力量上的落差,以及談判籌碼的流失。回顧21年來時路,前副總統蕭萬長看著中國宣布絲路基金、與南韓簽署FTA的氣勢,恐怕很有所感吧。



[轉載] APEC「蕭習會」的燙手山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我加入亞太自貿區核心起草小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