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8/08

[轉載] 華府看天下-老蔣接受兩個中國?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0808000923-260109

 

8月9日是尼克森總統因水門案在40年前被迫辭職下台的日子,為紀念這一歷史性的日子,近來美國出版界推出好幾本根據尼克森在白宮錄音帶編印的新書,媒體紛紛發表評論,大肆炒作。

上星期天《華盛頓郵報》的言論版(Outlook)以近乎3整版的篇幅評介這些新著,其中較為人注意的3本書分別是使尼克森倒台的前白宮法律顧問狄恩執筆的《尼克森的辯護》,以及兩位學者所編的《1971-1972尼克森錄音帶》,另有一本是尼克森利用美籍華人陳香梅和南越總統阮文紹的關係,破壞詹森總統的越戰和談計畫,本報的林博文先生引用《1971-1972尼克森錄音帶》的內容,寫了篇〈老蔣曾同意兩個中國〉,恐怕值得商榷。

 

關於中國在聯合國的代表權問題,美國國務院已經解密並公開發行1969-1976年的外交文件第5卷,有400多頁的記載,幾占全書一半,林君提到的尼克森私人特使莫非(Robert D. Murphy,曾任國務院主管政治事務的次卿)專程前往台北,敦勸蔣改變策略接受兩個中國,尼克森和國務卿羅吉斯及國家安全顧問季辛吉商討中國在聯合國代表權等文獻,均在前述國務院外交文件內,《1971-1972尼克森錄音帶》新書的內容,沒有任何新的揭露。

為保席位寧可玉碎

我在9年前根據上述外交文件寫了篇長8千字的報導,題目是〈我被逐出聯合國的傷心往事〉(刊於《中國時報》2005年3月14日),對於1971年4月23日莫非特使和蔣介石總統的會談,有甚為詳盡的報導,根據的是莫非對此次會談所作的紀錄。

莫非對蔣表示,由於整個國際情勢的改變,美國已不能再用舊的辦法(指「重要問題」決議案)維護中華民國在UN的席位或阻止中共進入聯合國,如繼續用老的辦法,頂多再過一年就會失敗。

蔣問美國新的策略為何?莫非答說一般想法是用「雙重代表權」,蔣繼續問在新辦法下,對中華民國安理會的席位如何處置?莫非說新的提議將避談此點,以保住中華民國在安理會的席位,但8月2日羅吉斯國務卿宣布的「雙重代表權」方案,主張把安理會席位給中共,和莫非說的完全相反。

蔣告訴莫非,他了解尼克森總統所面臨的壓力,但只有中華民國在UN安理會席位確保無虞的情形下,他才準備和美國討論新的對策。蔣一再強調中華民國在UN的席位和在安理會的席位不可分割,一旦中華民國在安理會的席位被剝奪,他將別無選擇,只能「寧為玉碎,勿為瓦全。」此時莫非以玩笑的口吻說:「如照舊的模式遭遇失敗,那可就真的玉碎了。」所以蔣為保住安理會的席位,是寧可玉碎不接受兩個中國的。蔣為何如此重視安理會的席位,他對莫非說:「讓出中華民國在安理會的席位,會危害中華民國生存的法律基礎…,完全無法接受」。

莫非回到美國後,5月21日下午去白宮見了尼克森,報告他與蔣會談的結果,書面報告給了季辛吉,但老季並未呈給尼克森。整個會見只有19分鐘,莫非主要向尼克森表達了下面兩點看法:

1、蔣介石老了,他似乎相信,只要美國傾全力奮戰,台北在 UN的席位即可保住,北京就可被擯棄於外。

2、蔣表示願接受「兩個中國」,如果這樣的政策不會犧牲中華民國在安理會的席位的話。

結論傾向維持現狀

蔣願接受「兩個中國」,如果能保住安理會席位的話,完全是莫非主觀認定,不是蔣原來的話,尼克森則立即表示讓中華民國繼續保有安理會的席位,是不可能的事。最後二人結論都傾向於維持現狀,因為改採「兩個中國」政策,是兩面不討好的,一方面不利於和北京的關係正常化,另一方也會影響與台北的傳統關係,維持現狀注定了美國在UN中國代表權一役失敗的命運。

很諷刺的,最先提出「雙重代表權」的是中華民國,而非美國。1970年我出席聯合國大會的代表楊西崑和鄭寶南10月26日與美國副代表菲利普斯(Christopher Phillips)餐敘時,首先提出仿照德國模式的「雙重代表權」方式,希望美國轉請蔣總統考慮,因為他們自己不便提出,美駐聯合國大使尤斯特(Charles Yost)給國務院的密電,還要求不要洩漏楊、鄭二人的姓名,以保護他們的安全。



[轉載] 林博文專欄-老蔣曾同意兩個中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美解密:蔣介石擬攻陸核武設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