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6/07

[轉載] 社論-充當戰略馬前卒換取安全保障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0607000420-260109
本報訊
 

在美國宣示重返亞洲、中國力圖重建中國夢、實現民族復興之際,東亞戰略格局已經產生重大變化。當前,華府無意,也無力全面圍堵中國,只想平衡中國的區域影響力,北京也表示太平洋大到可以容納兩個大國,無意全面挑戰美國霸權,只想重建中美之間的新型大國關係,呈現鬥而不破局面。但當前東海、南海風雲日緊也是不爭的事實,我們並不認為戰爭迫在眉睫,但局勢如果不能緩解,誤解、誤判造成小規模、偶發的衝突,仍然不能排除。

最近新加坡舉行香格里拉會議中,相關各國國防部長及學者專家出席,美國痛斥中國挑釁,把大陸形容為亞太地區的不穩定因素,日本則企圖拉攏各國,希望組成聯合戰線對付北京,菲、越也想將南海爭議國際化,大陸當局則是採取針鋒相對的作法,嚴斥相關國家顛倒是非,痛批美國霸權心態,日本軍國主義,並稱「決不允許法西斯主義和軍國主義野蠻侵略的悲劇重演。」我們對中國大陸這種不惹事、不怕事的堅定立場表示贊同。

 

於此同時,我們也看到相關國家對馬英九總統近年來在東海、南海問題上所提出的主張表示認同,在主權歸我、擱置爭議、共同開發、和平解決的認知下,馬總統先後提出東海和平倡議及南海行為準則,過去相關國家私下雖然認同,但在公開場合不是噤聲不語,就是欲言又止,如今美、澳等國公開肯定,這當然是一個遲來的正義。我們希望相關各國能夠本著前述理念與精神,找出一個各方都能接受的合理解決方案,衝突只會增加仇恨,不能解決問題。

過去,政界、學界時常討論,和平到底是目的還是手段,有的人認為這是一種至高無上的價值,必須全力以赴,但也有人主張這是一種單純的手段,比如說中國大陸的和平統一,統一是目標,和平是手段,如果目標無法實現,手段自然會有必要的調整。坦白的說,這種辯論過去不曾,現在沒有,將來也不會有具體的結論,但對台灣來說,和平還是最高的指導原則,和平尤其是唯一的選項和安全的保障,除此而外沒有其他任何的可能和選擇。

對我們來說,和平是個不能放棄的理想和最終目標,但在追求和平的同時,我們也要有願景和方法,在追求國家統一、主張民族富強的前提下,台灣一方面要有自我防衛的能力和決心,但另一方面也要拿出堅定的立場,在當前這種動盪的局面下,表明台灣在某些具體的事情上即使不便、不能與中國大陸合作,避免把區域與內部政治變得更複雜難解,但台灣無論如何也不會置民族大義與氣節於不顧,不會選邊,不會成為外國勢力圍堵、限制中國發展的工具。

於此,我們再來回看看民進黨的心態與作法,過去以來,民進黨一向恐中、反中,從蘇貞昌到蔡英文都曾經主張與外國,尤其是美、日結成某種形式的戰略聯盟,企圖借用外力來平衡中國大陸的壓力。對此,即或某些願意抱著善意理解,或合理懷疑態度的人也都認為,這樣的政策將會為台灣帶來極大的傷害,畢竟美國與日本考慮的是他們自身的利益,而中國人的福祉與中華民族的未來從來不是他們關切的重點,台灣不能自我作賤到此地步。

冷戰時代台灣扮演美國領導的西方陣營戰略前沿角色,21世紀美中不再分屬兩個對立陣營,卻各自在競合關係中尋求最大國家利益,台灣與大陸在治權與主權問題上雖然存有爭議,同屬一家人卻不容否認,台灣當然應該在美中競合的動態關係中尋求自己的最大利益,不可企圖充當美日馬前卒苟活。

國民黨執政績效欠佳,2016年民進黨頗有取而代之的可能,但在政黨再次輪替之前,不止台灣民眾,連中國大陸與國際社會都想要知道,蔡英文主席所領導下的民進黨是否能夠走完最後一哩路,明確調整其對中國大陸的政策,或是仍然只想保持一貫的模糊立場,甚或又要重新回到當年麻煩製造者的角色。如果不幸,民進黨仍舊回到當年反中反華的路線,兩岸未來的和平將會受到嚴重衝擊。

和平要有願景,在追求國家統一,至少在放棄台灣分離主義的主張和行動上,民進黨要拿出讓人信服的舉動和政策,唯有如此,台海和平才能穩固、持久的發展下去,這才是負責任的作法。



[轉載] 香格里拉對話:亞洲新安全觀的較量←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中美火爆交鋒 未必會打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