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12/10

[轉載] 名家專論-東亞驚濤駭浪 我握和平之鑰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2/112013121000484.html
  • 2013-12-10 01:44
  • 中國時報
  • 【潘華生】

 美國副總統拜登訪韓後,南韓宣布擴大防空識別區,延伸範圍涵蓋與中國有爭議的蘇巖礁。蘇巖礁成為同時被中、日、韓納入防空識別區的重疊區域。

 日本的安倍政府在設立國家安全局後,再次強行通過了《特定祕密保護法案》,確定不受監管的國安領域,授予安倍政府前所未有的自由裁量權,為其弱化和平憲法的軍事束縛進行軍事對抗提供了新的制度平台,使得區域緊張呈現相互增強的雙螺旋。

 也不過幾年前的2009年,日本民主黨鳩山政府在施政藍圖中還提出「琉球願景論」,讓琉球成為連結中日韓台共榮發展的緩衝,重回歷史上「萬國津梁」的盛況。內容包括琉球實施一國兩制;中日韓台民眾到琉球免簽證;琉球學生學習中文;發行琉球貨幣;設定與中韓相同時區;更重要的是美軍撤出琉球。

 也不過幾年前,當時的日本政府還經年積極推動中日韓經貿整合,除了東協加中日韓的自由貿易區之外,從2012年的6月起,中日這兩個世界第二及第三經濟體的貨幣繞開美元,啟動第一次的直接貨幣交易。此舉不僅助推中日經貿關係的深遠發展,也給世界貨幣體系的改革帶來深遠影響,甚至可說是影響美元作為世界交易貨幣的開端。

 然而,就在東亞中日韓三強的和平整合過程中,首先美國拒絕遷移琉球基地,鳩山政府因此垮台,接著石原慎太郎突然拋出購買釣魚台的敏感議題,也迫使日本民主黨的野田政府不得不跟進,以國有化因應,從此掀起東海凶險的驚濤駭浪。

 中日民族主義一旦被激起,經濟整合以及貨幣直接兌換接連受挫,日本在大陸企業受到反日示威波及,一向日中友好的日本民主黨大潰下台,日本換成了鬥志昂揚、劍指中國的安倍上台。

 美國的「重返亞洲」,「再平衡」,實係其作為唯一超級大國地位大策略的部分,也是保持美元全球結算貨幣地位的必然。為此,合理的大戰略必須遏制中國,分化歐洲,防止俄羅斯;經濟上,美國必須干擾中日的貨幣直接兌換,扼殺亞元;推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經濟協議(TPP),取代中國主導的東亞和東南亞自由貿易區。美國副總統拜登對南韓大統領朴槿惠直白地說:「站在美國的對立面,從來都不是好的賭注」。宣示美國才是這個地區唯一霸權,也明白告訴與日本不合、卻與中國有特別關係的朴槿惠必須清楚站到美國的一方。

 美國很清楚:只要挑動中日韓的民族主義神經,就不會有進一步的中日韓區域整合的合作,只要不斷在新出現的貨幣中心的周邊地區挑起衝突和戰爭,新貨幣中心賴以生存和順利運作的國際安全環境就不會存在。

 從甲午戰爭以來,歷經兩個甲子的國運轉折,中國與日本來到了一場國運的相交點:一方是旭日東升、國力上揚、顧盼自雄的中國;一方是夕陽西下、國力萎縮、憤懣不平的日本。美國利用了心有不甘的日本右翼來對付中國。讓中日韓的區域整合瞬間成為過眼雲煙。

 從這個角度看,美國的重返亞洲再平衡策略非常成功。日本還擱置了與韓國的獨島,與俄羅斯的北方四島爭議,騰出雙手來全力對抗中國。但是日本的人口老化,經濟衰退,戰爭的動員潛力遠不及中國。以至於一心回復正常國家的日本反而必須更依賴美日安保協定的保護傘,背離正常國家更為遙遠。

 從後見之明來看:鄧小平定下的「韜光養晦」國策確有過人的政治智慧。中國要和平崛起,日本要成為正常國家,東亞要和平共榮,亞洲要經濟一體,都必須要解決橫亙於前的釣魚台爭議。

 中日在釣魚台的衝突不是一個偶然的摩擦,這是地緣政治力量相互擠壓,更是時代更迭的必然。日本最終註定不是中國的對手,所以中國作為崛起的東亞強國,須更有智慧地解除主場的區域緊張,更必須讓日本理解到其成為正常國家的阻礙其實不是中國,而是美日安保。算計利弊得失後,中日互給對方體面下台階的鑰匙,或許就在台灣的東海和平倡議。(作者為大學副教授)



[轉載] 姜皇池/如何因應東海防空識別區←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韓擴空識區 陸媒批趁亂占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