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8/07

[轉載] 名家-軍備賽熾熱 亞太新安全困境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4/112013080700466.html
  • 2013-08-07 01:39
  • 旺報
  • 【陳一新】
 亞太地區無疑正面臨冷戰結束以來幅度最大的軍備競賽。美國、俄羅斯、英國、法國與中國大陸是本區傳統上最主要的武器供應國,日本的加入可能讓這個科技大國成為後起之秀,甚至後來居上;印度、馬來西亞、越南、菲律賓、澳大利亞、中華民國則是主要的武器採購國。亞太地區的軍備競賽不僅帶動武器供應國之間的勾心鬥角與安全困境,也連帶引發武器供應國與武器採購國之間乃至武器採購國彼此之間的互攻心機與安全困境。
 亞太安全困境 難預測
 所謂安全困境,就是一國增加軍事武力或增加國防預算發展軍事力量,自然而然會對其他國家構成威脅。例如,美國對亞太地區盟國與夥伴出售武器,本來就是美國與中國之間安全困境的主要來源。從冷戰期間到21世紀小布希時期,美國透過對台軍售來維持台海兩岸的軍事平衡。即使在歐巴馬政府時期,美國仍然透過對台軍售,一方面讓台北有信心與北京進行對話,另一方面讓大陸盤算代價高昂而放棄攻台計畫。
 同樣地,俄羅斯出售武器給中國大陸,不僅是美俄之間主要安全困境之一,也造成美國更不敢像1980年代一樣對北京出售長程雷達、軍民兩用武器,與進行武器合作。此外,在美中競爭大於合作的局面下,美國也不願同意歐盟國家對北京開放武器禁運。
 目前,印度主要從俄羅斯進口先進戰機與潛艦,僅從美國引進運輸機。惟在中共自俄羅斯引進的蘇35戰機性能超越印度從俄羅斯引進的戰機後,印度不無可能考慮其他包括美國在內的先進戰機生產國。如果美國真的出售先進戰機給印度的話,同時印度仍擁有大量的俄製先進戰機,則美、俄、中、印之間的安全困境的安全與各國的反應將變得更為複雜與難以預測。
 日本的加入將對亞太地區的軍備競賽與安全困境帶來深遠的影響。一方面,自民黨政府已授權安倍首相在7月參議院選後,根據「新防衛指綱」推動日本國防的現代化,發展「先制攻擊」打擊敵人戰略基地以及必要時具有奪島的國防武力。除了設立國安會之外,安倍內閣並決定設立國家情報局,與美國進一步推動安保聯盟關係。另一方面,安倍內閣也將大幅修正原先不得出售外國武器的法律。
 日本進入賽局 影響大
 由此觀之,日本的加入對亞太地區各國的軍備競賽與安全困境將具有兩個層面的影響。日本國安政策的全面調整無疑讓中國首當其衝。從負面的角度來看,日本的軍事崛起與日美強化的軍事聯盟,不無可能刺激中國進一步擴充軍備,或至少擺出一副要與俄羅斯合作的姿態,以壓制日本的強調勢軍事崛起,並積極朝突破第二鏈的方向邁進。而從正面的角度觀之,面對日美強化的軍事聯盟與日本軍事崛起的勢在必行,北京權衡大局,不無可能與日本改善關係,以免過度刺激日本,採取包括發展核武在內的更激烈手段。
 另一方面,日本決定軍售他國無疑對許多亞太地區國家產生立即的影響。首先,從日本鎖定馬來西亞、越南、澳大利亞為其銷售潛艦的對象來看,日本在對外軍售上似乎並無明顯的自我設限。簡言之,日本推動國防現代化的過程中,在在需要資金,日本在對外軍售的對象上,已無太大空間
 其次,日本出售愈多的潛艦給南中國海周邊國家,則南中國海的情勢就會日趨複雜,而更難處理。這也是為什麼中國急於要早日解決南中國海問題的原因。
 第三,隨著日本對外軍售政策的改變,中國大陸將會愈來愈擔心東京可能會以對台軍售向北京施壓。
 就政策層面來看,日本對外軍售政策無疑將有助於配合美國再平衡亞洲的政策,這當然會讓中國大陸產生新的安全疑慮與安全困境。(作者為淡江大學美洲研究所教授)


[轉載] 亞太對美既期待又顧慮←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名家-東亞戰爭風險應可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