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7/19

[轉載] 森巴盛會變調的三大原因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1/112013071500344.html
  • 2013-07-15 01:34
  • 中國時報
  • 【向駿】
     六月十三日起巴西聖保羅和里約兩大城市民眾因巴士及地鐵漲價(約合台幣三元)而示威抗議。根據世界銀行統計,二○一一年巴西的國民平均年所得約為新台幣卅二萬元,以此換算巴西大眾運輸漲價前的票價為全球數一數二的昂貴,故雖只小漲仍引發強大民怨。由於警方強力鎮壓引發民眾反感,到十七日示威人數達廿五萬人,儘管聖保羅和里約兩大城市都讓步取消漲價計畫,但抗議訴求已「擴大為對貪腐政客、公共服務品質低落,以及貧富差距過大的不滿」。廿一日全國上百城市共同行動,警方估計示威人數逾一二五萬。導致這場森巴盛會變調的原因分析如下。
     中產階級覺醒:盧拉(Luiz Inacio Lula da Silva)自二○○三年元旦就任巴西總統,是本世紀頭十年全球的大事之一。從在外海發現石油,到贏得二○一四年世足賽和二○一六年奧運會主辦權,乃至今年五月七日巴西籍阿茲維多(Roberto Azevedo)成為世界貿易組織史上首位拉丁美洲的掌門人,似乎沒有人反對「上帝是巴西人」。「扶貧」則是盧拉執政八年最引以為傲的政績之一。
     二○○三年至二○○九年間巴西中產階級增加近三千萬,占全國人口的比例從三七%增至五○%,巴西政府預估至二○一四年將增至五六%,但快速成長的中產階級正是此次抗議活動的主角。《華爾街日報》認為「抗議活動代表了巴西新中產階級的某種『覺醒』…巴西的中產階級正要求巴西的政治階層為其所作所為承擔起更大責任。」《紐約時報》社論認為「左派執政黨的承諾和百姓日常生活的需求仍有具大的落差。」羅塞芙總統坦承走上街頭的人有權要求更多的公民權、更好的學校、更好的醫院以及更多的參與。
     難逃資源詛咒:廿一世紀頭十年,巴西和中國的貿易快速增長。二○○九年巴西出口雖因國際金融危機衝擊下滑二○%,但對中國出口卻繼續保持增長趨勢,同時中國企業也越來越重視在巴西的投資,《人民日報》認為未來十年中巴兩國將進入一個互相投資熱潮。儘管巴西充沛的天然資源大幅提升其國際商業地位,然而,該國動力十足的形象卻掩蓋了一個令人不快的事實:如果不是因為中國的崛起,巴西過去十年左右的經濟轉型是不可能實現的。因此在巴西引發公開辯論:中國政府領導下的資本主義是否成為「新殖民主義」威脅?
     但是,當中國增長模式從出口導向型的外向型經濟轉向更依賴國內消費之際,與其怪罪中國,不如說是巴西已陷入「資源詛咒」泥淖。所謂「資源詛咒」係指與天然資源相關的經濟社會問題。由於大多數天然資源豐富的國家比那些資源稀缺的國家增長更慢,豐富的資源可能成為經濟發展的詛咒,其原因包括貿易條件的惡化、荷蘭病或人力資本投資不足等,但主要原因還是對相對豐富的天然資源過分依賴。
     貪腐遮蓋金磚光芒:巴西這波反政府示威在全國各地快速蔓延,與民眾不滿政府斥資一五○億美元籌辦二○一四年世界盃足球賽與二○一六奧運會有關,關連之一在於巨額公共支出無助於百姓日常生活之改善。以亞馬遜地區最大城市馬瑙斯為例,興建中的體育館將可容納四.三萬名觀眾,但該市到現場觀看職業足球賽的球迷平均不到六百人。難怪示威行列中會出現「請不要來看世界杯」的標語。
     更重要的原因是巨額公共支出提供官員上下其手、中飽私囊的機會。前總統卡多索(Fernando Henrique Cardoso)在其回憶錄曾謂「巴西貪腐早就成為全國性有系統的一項運動」。根據巴西聖保羅工業協會估算,過去十年間巴西官員貪汙金額高達四千億美元。另根據國際透明組織公布的「貪腐印象指數」,巴西的全球排序從二○○一年的四十六名驟降至二○○八年的八十名。蘿塞芙總統雖延續盧拉政府的政策,但在「嚴懲貪腐」的目標下得罪了不少國內高官和工黨的金主,因此其政策執行效率反較盧拉時期更差。
     羅塞芙十七日發表簡短聲明中曾謂:「和平示威是合法的,且是民主的一部分。年輕人示威很正常。」對此國際媒體均給予高度評價。但民意如流水,既可載舟亦可覆舟,羅塞芙此番能否擺平憤怒的選民,將決定她明年能否贏得連任。(作者為致理技術學院拉丁美洲經貿研究中心主任,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


[轉載] 郭篤為專欄-黑錢淹腳目 中美洲販毒囂張←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郭篤為專欄-拉丁美洲版江南案 陰霾難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