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6/05

[轉載] 楊渡專欄-八○年代的國族迷思,該改觀了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1/112013060500453.html
  • 2013-06-05 01:26
  • 中國時報
  • 【本報訊】
     上個月「台灣指標民調」所發佈的一項民調很有意思,它打破了過去以「台灣人vs.中國人」來檢驗國族認同與兩岸關係的思考方法,而改以較細緻的分項提問;它得出的數據,頗讓人感覺新鮮。我開始反省過去的國族、統獨概念,是不是太老舊,以致於根本無法面對未來的現實?
     這個民調不提「台灣人vs.中國人」的國族對立法,而是詢問「兩岸在那些方面比較接近」。結果在逐項詢問、順序隨機且不限項複選之下,民眾回答依多寡是:血緣關係七一%、語言文字六八.六%、歷史文化六五.四%、宗教民俗六○.三%、社會生活和價值觀一七.六%、意識形態和制度一一.二%。
     由此可見,台灣大多數民眾對兩岸的血緣歷史、語言文化、民俗宗教的認同度,是相當高的。但真正的歧異,即在於社會生活與價值觀,以及意識形態與制度。這代表著:民進黨執政時期試圖在文化上去中國化,試圖建立台灣意識的諸種政策,顯然效果有限。畢竟歷史文化、民俗宗教是長遠的積累,不是用一時的意識形態灌輸就可以扭轉的。
     另一方面,台灣民眾的認知之理性,更讓人印象深刻。台灣人未曾被大陸的崛起、經濟的高速增長所迷惑。人們認為最大分歧是「社會生活與價值觀」、「意識形態與制度」。這二者,都涉及兩岸現實的政治制度之歧異,社會生活之差距。此種認知,也會隨著兩岸交流更密切而有更深入體會。
     它也預示了:兩岸問題絕對不是一時可以用政治談判、政治協議解決。因為,兩岸的歧異已經不是文化上的認同差距,而是「社會生活與價值觀」的差距,這是兩岸處於兩種不同的社會發展階段,各自有其價值觀與方式生活,它絕不是五年、十年就可以拉近的。
     兩岸需要的是時間,以拉近彼此的社會差距。如果有一天,這個社會差距不再,兩岸的生活與價值觀相近且相融,意識形態與制度也不再有衝突,再談統獨,就不會是難事。
     反之,社會生活仍有距離,而價值觀與生活方式還有很大差距的時候,貿然談兩岸要如何統一,誰來管理誰,誰來治理誰,都會是一種悲劇。
     這正如二二八的發生,主要原因之一,即是由當時社會發展階段較為落後的大陸,來接收社會發展階段較為進步的台灣,必然發生矛盾與衝突,最後變成大悲劇,是一樣的道理。要避免這種悲劇重演,就一定要有耐心,等待彼此社會發展階段慢慢的成長,逐步拉近,再談未來的解決。
     另一種反省則是針對理論的。過去談兩岸統獨問題,總是從「國族」出發,用「中國人vs.台灣人」去建立兩岸衝突理論。從台獨的理論來看,台灣要成為獨立國家,其基礎即是台灣與大陸分屬兩個不同民族,「民族獨立」天經地義。於是有「新興民族論」、「台灣民族vs.中國民族」的對立論,後來還發展出台灣屬於「南島血統」的論述。
     然而,這些都經不起考驗。調查的結果顯示,兩岸的漢族(原住民當然不包括在內)基本認同中華民族與文化,用「中國人vs.台灣人」來作為民族認同、政治認同的標籤,不具分析的效用與意義。更何況,兩岸交流更多以後,大陸人也都不分本省外省,一律叫我們「台灣同胞」,表明他們不認同台灣人是一個種族,可以獨立為一個國家,而是一種來自台灣的所有人的通稱。有些民調喜歡以此作為民族認同、政治認同的區分證據。現在證明它是謬誤的。
     最有趣的毋寧是最後一道題目。它問的是:「若兩岸政府未來結盟甚至成為新國家,名稱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也不是中華民國」,有四一.二%民眾表示能夠接受、三五.一%不能接受。這個題目很有意思,姑不論民眾對兩岸成立「新國家」有什麼想像,也不論民眾對這個「未來的國家」有什麼期待(例如邦聯、歐盟模式),但有四成一的人可以接受,卻出乎我的意料。這意味著什麼呢?現在的台灣人,尤其是年輕人,到底怎麼思考未來呢?
     看這一份民調,我不免會想,台灣廿世紀八○年代的統獨思路,在廿一世紀,恐怕要徹底改觀了。


[轉載] 建構大論述 重疊政制認同←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對國族認同立場反覆 吳東野:台灣人心態屈就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