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11/29

[轉載] 東亞型民粹主義的歷史魔咒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2/112012112900545.html
  • 2012-11-29 01:31
  • 中國時報
  • 【陳永峰】

     就比較政治學而言,過去在拉丁美洲陸續出現的古典民粹主義政治體制,長期以來,提供了民粹主義研究的重要事例。依據拉丁美洲事例研究的成果,學界歸納出民粹主義概念的特徵如下:一、標榜社會主義的政治領導者,一方面透過農業、勞工、社會等公共政策確保跨越階級的大眾型支持,並以此作為正當性取得政治權力。二、以上述權力作為後盾,推動並形成國家主導型經濟開發體制。

     也就是說民粹主義乃指「具有特殊群眾魅力的領導者,以大眾迎合式的經濟開發主義為手段,實現政治目的的一種群眾運動」。但是,事實上,拉丁美洲國家在軍事政權結束後,於一九八○及九○年代接連出現的「新民粹」體制,也競相採用新古典派自由經濟政策,這種現象使得傳統的研究途徑很難捕捉此一新的特徵。同時,當我們看到連西歐那種已遠遠脫離「現代」的先進國家,也出現了極右的民族主義民粹政黨時,既令人震驚,卻又不足為奇。

     也就是說,民粹主義已經無法由特定的社會經濟構造或特定的政治支持基礎找出特徵,同時也已經不是國家現代化途中的轉型或過渡現象。例如,西歐在以物質利益為中心的左右對決退潮之後,隨之出現的是圍繞著價值分配的新問題。在此一意義下,西歐極右政黨出現的背景,與環境自由派政黨一樣,可以說皆是根基於脫物質主義與脫工業社會的社會狀況。這種現象弱化了傳統社會中左右兩派的水平分裂,取而代之的則是代表人民的民粹主義勢力和舊統治菁英間的垂直對立。

     而二十世紀末、二十一世紀初的東亞,雖然時空相異,但是不約而同地誕生了李登輝/陳水扁(台)、金大中/盧武鉉(韓)、小泉純一郎/安倍晉三(日),三組性質類似的政治指導者。我們歸納出以下四點東亞民粹主義的共同特徵。第一、政權擁有極強的改革色彩;第二、政權取得過程中,依靠個人的力量多過於既有的政黨組織;第三、利用大眾傳媒直接與民眾接觸,重視單純易懂的言說;第四、為了維持個人的支持率,大量使用族國主義式的煽動言論。

     這些共通現象,使得台灣、韓國、日本出現了類似的政治社會狀況。亦即,九○年代經濟成長的大衰退,使得依靠高度經濟成長來維持政治威信的各國政府、執政黨及附屬於既有體制的菁英階層,急速地失去社會信賴及人民的支持。而隨著對菁英階層信賴喪失的擴大,連在野黨菁英也無可避免地被波及,進而發展成普遍性的政治疏離。特別是,人民對於既成政黨的信賴喪失,使得各政黨為了選舉的勝利,不得不選出具有強烈個性、不依存於政黨組織,且擁有獨自政治支持群眾的政治指導者來擔任政黨領導人,或代表政黨參加全國性的直接選舉。結果,反而形成了既成政黨依存於個人支持度的普遍狀態。

     而在摸索新認同的同時,「改革」二字,從九○年代開始,也成為了東亞三國的共通語言。因此,國族主義在此發揮重要的功能,對於舊體制與舊菁英階層的批判,也正好與「改革」的方向一致。嚴格而言,李登輝及陳水扁失腳前的台灣政治都在此一歷史動能的支配下,迂迴前行。但是,伴隨著陳水扁革新地位的失墜,高舉新古典派「改革」旗號的偉大實驗亦告終焉。這與小泉/安倍後的日本,所呈現的景象幾乎一模一樣。政治左右漂流、經濟成長停滯、社會問題大量噴出。另一方面,韓國明顯異質,依舊熱衷政治、力拚經濟,但是社會問題照樣大量噴出。韓國人基於高度的內外拉扯,猶如熱衷整形般地,「人工國家」的氣味十分濃厚。只是,歷史終會提供解答,韓國人的努力恐將徒勞。

     長期低迷的既成政黨支持率以及快速的政治劣化,眼前的台灣如此,日本如此,連努力留在現代的韓國也是如此。其實筆者認為這就是:所有經驗過民粹型民主主義的社會無法逃離的歷史魔咒。(作者為東海大學日本區域研究中心主任)



[轉載] 亞太經濟整合 台灣要突圍←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亞太對美既期待又顧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