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4/11

[轉載] 張瑞昌專欄-失去任意門的日本企業


  • 2012-04-10 01:07
  • 中國時報
  • 【張瑞昌】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1/112012041000518.html

     為了實現消費稅增稅之夢,首相野田佳彥不惜賭上政治生命。但野田的冒險並不僅止於此,他還宣布重新啟動關西電力公司已停運的大飯核電廠機組,引來大阪市長橋下徹的強烈反對。

     以橋下為首的大阪維新會,更是冒險王,他展現躊躇滿志之姿,揮師東進江戶,已是指日可待。

     政治上的冒險接二連三,但日本企業的冒險精神卻已不再。論冒險,企業不如政治,這是日本不曾有過的轉變。

     一個具體而微的觀察指標,來自台灣鴻海集團最近剛入股的日商液晶顯示器製造龍頭夏普(SHARP)。

     考量業績的急劇惡化,夏普公司最近宣布,二○一三年度的國內員工錄取計畫將大幅縮減。公司預定錄取大學畢業生的員額僅一三○人,這不僅是去年度同期的一半,也是自有統計數據以來錄取新人最少的一年。

     受到液晶業務低迷的影響,以致被迫削減新人進用的員額,夏普的決定當然無可厚非,但誰能料到,三十年前的夏普可不是如此小家子氣。

     那時候的夏普,正是日正當中之際,一口氣錄取一三○○個大學畢業生,足足是今日的十倍。也就是從那一年,亦即一九八三年開始,夏普逐年都會做企業錄取新人的統計整理。

     然而,這充其量不過是錄取新人的作法流於保守罷了。人才永遠是公司企業的資產,找尋具有創意並勇於冒險的人,才能帶領企業或組織突破困境,走向柳暗花明之路。

     被視為日本企業科技象徵的索尼(SONY),即是失去冒險精神的例證,其江河日下的原因就在於人才抉擇。尤其「PS(PlayStation)之父」久多良木健的離開,更是左右索尼企業興衰的關鍵。

     六十一歲的久多良木健,出身於東京都江東區,一九七五年自電氣通信大學畢業後入社,從技術開發部門的基層做起,一路爬升到索尼旗下電腦娛樂公司的會長兼執行長。

     久多良木是一個充滿創意的怪才,他最為人所稱羨的戰績是一九九四年發明PS遊戲機,帶領索尼勇闖一向由任天堂(Nintendo)主宰的遊戲市場,二○○○年推出PS2機種,更是痛擊對手,進而創造出一兆日元的市場規模。

     在人才輩出的索尼企業中,個性剛強的久多良木難免樹大招風,當PS3上市成績未如索尼預期,敗給任天堂的Wii與微軟的XBOX360之後,也埋下他黯然下台的伏筆。

     然而,即便如此,久多良木依舊是索尼的標竿人物。二○○四年四月入選《TIME》雜誌「全世界一百位最具影響力的人物」,為他的科技人生攀登高峰。

     久多良木離開索尼董事會之後,在東京都世田谷區花了十億日元興建豪宅,成為外界話題。他並未忘情科技,在自家成立公司,積極投入即時訊息處理系統的研發,只要媒體訪問,久多良木總是大談心中的夢想,企圖找到能實現超大容量數據瞬間傳送的跨時代技術。

     其實,早在七、八年前,久多良木就提出雲端技術。一位採訪過他的朝日記者回憶,久多良木曾說過,「我童年的夢想就是哆啦A夢的『任意門』與『時光機』。類似《二○○一年太空漫遊》的人工智慧HAL也將誕生。」

     久多良木還曾說過,電視機業務不能這樣做下去,應該把它變成像一座「魔鏡」般的東西,人們可以從中選擇自己想看的影像。

     但久多良木卻不是索尼董事會的最愛。當初在董事會決定社長繼任人選時,屬於協調型的中金本良治勝出,已預見索尼日後的保守發展,相對地,久多良木的落敗,似乎也宣告索尼不再敏於行動,那個勇敢冒險的時代已然結束。

     索尼是在二戰後從廢墟中成長的日本企業,它不僅在電子產品上獨領風騷,成為全球電子消費市場的霸主,甚至在科技創新研發上,也是日本人最引以為傲的世界品牌。

     但現在的索尼,卻是即將迎來持續四個年度虧損,而主業電視機更是連續虧損八年,累計赤字達六千五百多億日元。與對手相比,索尼幾乎是節節敗退,音樂播放器打不過蘋果,液晶電視技術選擇不如三星、LG和夏普,東日本大地震更是將索尼推向懸崖邊。

     媒體因而想起那個被形容是「日本賈伯斯」的久多良木,甚至期待他能重返索尼,挽救岌岌可危的電子王國。但現實世界裡,沒有「任意門」,索尼若想迎回久多良木,得要先出現一個敢於冒險、大膽作夢的董事會。

 


[轉載] 消費稅爭議日本國民新黨「政變」 首相重簽聯合執政同意書 龜井自稱「以黨魁身分退黨」 將與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籌←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野田內閣亮黃燈 支持率創新低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