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8/12

[轉載] 名家-民族抗爭事件宜區別性質應對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4/112011081200517.html
 

  • 2011-08-12
  • 旺報
  • 【楊開煌】

     自2008年迄今,中共的「民族自治區」陸續發生民族抗爭事件:2008「拉薩314事件」、2009「烏魯木齊75事件」,今年更成為少數民族的抗議年,計有「廣西壯族受辱事件」(沒有在媒體爆光的事件,肇因廣西媒體一幅宣導預防犯罪的漫畫,要民眾注意壯族口音的人,引起壯族不滿,而聚眾抗議)、「511內蒙古事件」、「718和闐事件」及「730喀什恐怖主義事件」等。

     最近在南疆發生的「718和闐事件」及「730喀什恐怖主義事件」,和前述其他少數民族自治區發生的抗爭,有本質上的不同。首先,南疆事件為暴力分子的極端殘暴的犯罪行為,而其他地區的暴動則多為群眾抗爭,所以南疆事件沒有群眾參與或事後加入,某種意義上,群眾也是受害者;而其他地區的抗爭都有群眾的加入,所以就公權力的處理而言,南疆事件是緊急的安全事件,而其他地區的事件是社會事件。

     其次,南疆事件是有背景而無預警的事件,是一種玉石俱焚的殘暴行為模式,其目的就在血腥、殺人,挑戰公權力和破壞社會秩序;而其他地區的抗爭則是有背景也有預警的抗爭模式,有具體訴求,有明確的目的,有一定的受害者。處理手段上,前者以使用國家機器為唯一考量,而其他地區則以行政手段處理為優先考量。

     第三,南疆事件似乎是以製造新聞效果來擴大影響,該事件的初始目的似乎就是為了上新聞,因此地點的選擇上,會出現在具新聞效果的地區,如公權力機關或是人流集中傷亡較大的地區;而其他地區的抗爭事件之所以會成為新聞,一方面是中共政治制度的特性,另方面是這類事件常因政府處置失當,才弄成新聞。而事件的目的是解決問題,而非製造新聞。

     第四,南疆事件的犯案模式,比較明確是組織性,集體性,有預謀的暴行,應該有海外「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組織的背景;而其他地區,除了西藏「拉薩314事件」之外,其他抗爭事件,並沒有明確的證據,可以說明是外力組織所煽動的。換言之,南疆事件可能只是起步,而其他地區抗爭事件的關鍵在中共自己的後續處理。

     可以說,南疆事件己經符合了恐怖主義或準恐佈主義的標準,顯然他們的行動是針對政治秩序、統治系統、社會秩序的反對,這和其他地區的抗爭主要還是針對某些政策或政策之執行的不滿,是完完全全不同性質的抗爭。

     果如此,中共在處理民族抗爭事件時,當然應有不同的思考,以不同策略來應對眼下的情況。

     從綜合的角度分析,涉及一個根本問題,就是少數民族如何面對現代化和全球化,其中包含了少數民族如何因應快速的社會變遷,與如何面對大量移民的移入。

     中共如果理解問題的本質,應和大量少數民族精英一起探討,如何發揮其民族的特性,去應對現代化和全球化的挑戰。如果能在共同面對,共同參與的過程下,制訂民族治理政策,肯定比中共自行設想的援助、惠民的政策更具可行性,兩者的差異在於是否將民族本身的優點,在現代化和全球化的進程中,不斷凸顯出來。

     面對日益升高的民族矛盾,中共不能只有治標之道,還必須從理論到實踐結合不同的少數民族進行有效的討論和調整,以期走出民族同化或民族獨立的怪圈,為中華民族之民族政策探索新的出路。(作者為銘傳大學公共事務學系教授)



[轉載] 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高層改組←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新疆脫離中國 毫無機會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