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7/21

[轉載] 社評-美眾院通過平衡預算修正案的影響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4/112011072100516.html
 

  • 2011-07-21
  • 旺報
  • 【本報訊】

     美國眾議院19日以234:190票通過共和黨提出的平衡預算修正案,將聯邦政府舉債上限提高至2兆4千億美元,同時要求聯邦政府必須在2012年削減1110億公共支出。此一所謂《削減、上限與平衡法案》因為限制聯邦政府2021年之前的支出不得超過GDP的20%,等於否決了歐巴馬總統的增稅計畫,預估白宮將會行使否決權,參院通過的機率也不大。

     反倒是參議院少數黨(共和黨)領袖麥康諾推動的新債限計畫,幾經協商之後,兩黨逐漸形成共識。該法案授權歐巴馬總統於2013年之前分3階段提高債務上限至2.5兆美元,以避免美國出現債務違約的情況。該計畫預估未來10年可以減少約3兆7千億美元的債務。

     債務上限的定義是,美國政府為履行法定義務(如社福支出、醫療保險、國債利息、軍餉或退稅等)而舉借的債務總額。今年5月16日美國即已達到14兆3千億美元的法定上限,民主與共和兩黨若不能在8月2日最後期限之前,同意調高舉債上限,後果將難以想像。輕者會導致美國的經濟成長停滯、政府部門與法院關閉、軍隊停止支薪、醫療保險和社福金大幅裁減、美元地位低落、利率全面上揚或失業人口激增數百萬等,債務違約更會造成主權信用評級被調降;嚴重的話,美國與全球都會因此陷入另一場災難性的金融危機。

     過去的半個世紀中,美國政府調高舉債上限的紀錄,高達70餘次,國會為此少有重大爭議。這次兩黨為了避免給仍處脆弱的美國經濟和全球市場帶來災難性衝擊,依理還是會像今年4月兩黨解決聯邦政府預算一樣,最終趨於妥協;換言之,8月2日之前,國會應該會讓調高舉債上限的法案過關。

     調高舉債上限,只是美國解決赤字問題的權宜措施。關鍵問題仍在於,美國如何找到解決經濟衰退和降低赤字的金融政策。根據今年6月底IMF公布的全球國家年度經濟評估報告,美國面臨的最大挑戰是,提出一個可信賴的中期(2015年之前)穩定債務比例計畫。去年11月至今年6月,美國因應歐洲主權債務危機而推出第二輪貨幣量化寬鬆政策(QE2),避免了美國經濟陷入二次衰退的困境。

     QE2本質上是加印鈔票並讓大量的美元進入國際市場,因而加速了美元貶值。此舉雖有助於美國企業提升競爭力,出口也因此大幅成長,卻對全球經濟形成負面影響。美元貶值帶動以美元計價的國際石油和大宗商品價格高漲,一定程度上抵銷了新興國家的出口優勢,進而帶來嚴重的輸入型通膨壓力。

     2008年發生全球金融風暴之後,美聯準會為刺激經濟成長,長時間維持接近於零的超低利率政策,此與新興經濟體因經濟發展過熱,而欲藉提高利率來抑制通膨,兩者在利率上的差距,更擴大了美元流入新興市場。美國的寬鬆貨幣政策即便不是造成新興經濟體承受通膨壓力的主因,卻具有催化與助長的作用。

     為達到逐年減少赤字的目標,美國未來是否持續推出QE3,備受國際關注。聯準會主席柏南克今年6月初曾公開表示,美國經濟將會持續緩步復甦,但基於美國的經濟產出還遠低於發展潛能,因此仍將繼續採取寬鬆的貨幣政策。

     柏南克雖然否認會推出QE3,卻表示將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繼續採行超低利率政策;進一步詮釋,美國會通過舉債上限之後,聯準會即使無QE3之名,也必定有貨幣量化寬鬆之實。美國維持寬鬆貨幣政策,當然是為刺激經濟成長、增加就業和物價穩定。美國的經濟短期內若不見回春,低利率和貨幣寬鬆政策可能持續不墜,全球國家難免因此承受通膨的風險。

     中國雖已位居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也很難避免美國貨幣寬鬆政策的衝擊。首先,中國會繼續面臨大量而短期國際資金的流入,特別是利率上的差距、人民幣升值與中國內部資產價格上漲的預期心理,都可能助長熱錢流竄,既加速累積中國的外匯存底,還要承受內部房地產價格飛漲與通膨壓力;其次,國際能源與大宗商品價格高居不下,同樣也會導致中國的通膨惡化;最後是,美元貶值讓人民幣承受更大的升值壓力。

     美元迄今仍是強勢貨幣,只要它在國際外匯市場流通,美國其實無需龐大的外匯存底,只要不斷印製鈔票,就不易承擔倒債的風險。假設美國真出現債務違約的情況,最終還是要由全球國家共同來承擔。

     美國會這次只要通過調高舉債上限,擁有大量美國債券的中、日、英或巴西等債權國還是會繼續認購,從中賺取利潤。美國日後若想買回這些債券,聯準會也只需要維持寬鬆貨幣政策,形成典型的「國窮民富」現象。



[轉載] 美債陷危機? 5大關鍵解析←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癱瘓美國政壇的兩股勢力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