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3/18

[轉載] 回應-台灣人認同現象解讀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4/112011031800479.html
 

  • 2011-03-18
  • 旺報
  • 【楊開煌】

     編按:論壇版於3月10日刊登廈門大學台灣研究所陳孔立教授〈台灣人認同的內外因素〉,引發迴響,本文作者針對台灣人「認同」問題提出社會學為基礎之觀點。

     多家民調單位陸續公布大多數人困惑的民調結果,兩岸關係已經改善,北京政權已經刻意對台示好的情況下,台灣的民意仍舊是認同「台灣人」的上升至歷史新高,而認同是「中國人」的下降到新低。也有的民調顯示「台獨」的支持率也上升,但此顯現了3個盲點:

     民調盲點與不當預設

     第一是預設了在台灣認同「台灣人」就是與認同「中國人」的敵對關係,但果真如此,就很難理解兩岸的交流何以能歷久不衰,而且反對交流的政黨會下台,足證在台灣「台灣人」和「中國人」的認同,不應該只是政治上敵對關係的理解,而應該更深入地去解釋。

     第二是預設了在台灣認同「台灣人」就是傾向台灣獨立,反之,為主張統一,這不能成立。明確統、獨的人在台灣不多,而對台灣政治前途不敢、不願表態的人為最多(即主張「維持現狀」),代表了在台灣的「台灣人」和「中國人」的認同,可以和政治上的「統、獨」偏向有區隔。

     第三是預設了北京政權對台溫和政策的無效性,這是從現實主義出發的預設,有兩個可能危機,暗示北京對台強硬政策的有效性,又暗示了台灣人民的不講情義,前者在理論上、邏輯上不可能發生;後者顯然並不符合台灣的人情社會。

     出現盲點的可能原因有二:一是把台灣在上世紀末,台灣執政者用以轉化台灣民眾政治社會化的方法,直接轉而成為檢視北京對台政策的效果;二是民調選項在「台灣人」和「中國人」的對立選項中,缺少中間選項。

     民調提問本身就是一種心理暗示和社會教育,對掌權者而言,不在乎調查的結果而重視教育的過程,所以如今在台灣的「台灣人」和「中國人」認同調查的結果,是和台灣執政者的政治社會化的內容及中共政權的對台政策有關,但無直接的因果律。換言之,現階段台灣民眾的民調結果,原因在中華民國政府,而非北京當局。

     鏡像理論與國家認同

     民調如果測試族群的認同,可以有兩類的中性命題法:一是「台灣人」和「中國大陸人」作為對立選項;或是以中華民國人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人對應選項,以便反映出主張「維持現狀」的廣大多數和台灣民眾的族群認同傾向。不能將人民的地理認同和政治認同作對應的選項。

     在社會學裡對於「我與他人」關係,「我與我們」的認同關係上,法國學者拉康有一種「鏡像」理論,簡言之,人們的自我認同往往是與他人交往的結果。

     依此解釋台灣民眾在兩岸民間大交流之後,「台灣人」的認同不降反升,毋寧視為正常的現象,甚至是必經的過程;至於「台獨」的民調上升,則是「國家認同」上的「鏡像」理論的現象;從認同的過程來看,這些當前台灣民調反映,是處在一個逐步自我認同的初始階段,之後取決於台北執政者對人民政治社會化的內容和過程,以及在官方的民調中,是否仍以「台灣人」和「中國人」作為敵對選項的詢答;至於北京當局的對台政策和作為,所影響的是台灣民眾對大陸政府和大陸的印象。

     如北京「以人為本」政策目標真正落實,再回頭審視台灣民眾的「台灣人」認同,則反而是發展其他認同的立足點而己。「以人為本」的施政和文化交流的制度化,應當是現階段兩岸關係努力的目標。

     (作者為銘傳大學公共事務學系教授)



[轉載] 名家-台灣人認同的內外因素←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觀念平台-難卜的台獨「種族建構主義」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