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2/23

[轉載] 倫敦傳真-愛爾蘭、歐盟禍福相依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1/112011022000172.html
 

  • 2011-02-20
  • 中國時報
  • 【江靜玲】

     愛爾蘭將在這個星期舉行大選,二月廿五日,愛爾蘭選民將透過選票,選舉出一個新的政府。這次大選,將是愛爾蘭八十年來最重要、變化最大的一次全國選舉。一般預期,愛爾蘭最大在野黨統一黨(Fine Gael)將取代自一九九七年以來執政的共和黨(Fianna Fail),與愛爾蘭左派工黨(Labour Party),組成聯合政府。

     根據《愛爾蘭獨立報》選前進行的最新民意調查顯示,統一黨的支持率為百分之三十八,比今年一月底,以共和黨為主的聯盟政府宣布舉行二月大選時的支持率,上升了八個百分點。愛爾蘭選民決意在本周大選中,徹底唾棄創建八十六年,在愛爾蘭近代史上執政共達五十五年的共和黨,幾乎已成定局。如今各界,尤其是歐盟真正關切的是,愛爾蘭政治版圖洗牌後,新政府是否會要求就二○一○年十一月愛爾蘭前政府與歐盟和國際貨幣基金(IMF),達成的八百五十億歐元紓困案,展開新協商。

     乍看之下,一如歐洲中央銀行強調,愛爾蘭既同意且接受了這項紓困案,就沒有再改變或協商的空間。但總部位於倫敦的「歐洲改革中心」(CER)警告,愛爾蘭在歐盟的伙伴,不宜輕忽愛爾蘭在這次歷史性大選中,一般人民對紓困案和對歐盟的整體感受。基地設在都柏林的智庫「經濟暨社會研究所」更進一步對愛爾蘭極力脫困之餘,還能夠在歐元區內支撐多久,表示質疑。

     確實,去年底,歐盟國家和領袖,包括歐盟執委會主席巴洛索(Jose Manuel Barroso)在內,對愛爾蘭輿論和大眾針對歐盟和國際貨幣基金提供給愛爾蘭的紓困貸款,強烈反彈,感到驚異不已。「我們對經濟陷入崩盤的愛爾蘭施出援手,他們為什麼還要那麼憤怒?」一名歐盟官員私下表示:「他們該氣的應該是自己的政府、建商和銀行。」

     這個說法,基本上正確,但卻不是那麼直接簡單。「歐洲改革中心」研究員布蘭迪認為,大部分的愛爾蘭人民相信,愛爾蘭經濟可以獨自撐到二○一一年的年中。他們覺得,歐元區其他國家和歐洲中央銀行,強制性逼迫愛爾蘭提前接受一筆還不是那麼迫切需要的貸款。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愛爾蘭根本無法支付這項貸款百分之五點八的高利率。這表示,至少在未來十年,愛爾蘭將面臨高賦稅和大幅削減公共預算的嚴苛處境。到今年年底前,三十萬個工作機會,將從愛爾蘭職業市場上蒸發。未來兩年,愛爾蘭人口淨流出將超過十萬人,是一九八○年代的愛爾蘭經濟大蕭條的人口外流的兩倍,「愛爾蘭將因此賠上一個世代!」

     愛爾蘭當年因加入歐盟、擅用歐盟而興起,這次的經濟困境和紓困案,卻使得愛爾蘭傳統上親歐派菁英,重新思考與歐盟的關係。即使如大選後極可能入閣的愛爾蘭統一黨財政發言人努南(Michael Noonan),這樣忠實不二的愛爾蘭親歐政客,都批評愛爾蘭去年底達成的紓困案是一個「頭昏眼花」的政府在一群自以為「冠冕堂皇」的歐盟與國際貨幣基金協商者強迫下,完成的協議。

     大選後可望與統一黨組成聯合政府的工黨黨魁吉爾莫(Eamon Gilmore)更公開宣稱,歐盟和IMF紓困案只會把愛爾蘭經濟帶入更深層危機,強烈要求愛爾蘭新政府應重談紓困案條件。愛爾蘭在這次大選後,是否會像一九九二年英國保守黨梅杰政府期間的一場「黑色星期三」,英鎊被迫脫離歐洲匯率機制(ERM)後,導致親歐派從此在英國政壇成為少數,疑歐派擴增為主流的變化,也因而成為外界密切觀察的走向之一。

     愛爾蘭已無法再當歐盟模範生了,而如果愛爾蘭在本周大選後,一改其傳統親歐思潮,愛爾蘭定將持續唱衰歐盟。愛爾蘭和歐盟禍福相依,形勢明顯;愛爾蘭的歐元區伙伴和歐洲中央銀行,或許得重新思考先前的強硬立場,適時合宜重議對愛爾蘭的紓困案。(clchiangr@yahoo.com)



[轉載] 恐怖的過往 再度籠罩北愛 ←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