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12/09

[轉載] 美國正在重蹈1930年代的錯誤


  • 2010-12-09
  • 工商時報
  • 【本報訊】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0,5252,11051403x122010120900105,00.html

     1962年美國雖然還有45億美元的商品貿易順差,但由於對外投資熱絡,使得國際收支開始出現赤字,美國總統甘迺迪在國際貨幣基金(IMF)年會演說時表示:「只要減少援外、提高關稅壁壘、限制對外投資,美國可以在一夜之間恢復國際收支平衡,但這是不明智的。」

     遺憾的是,甘迺迪這樣的遠見,今天已不復見於美國。近年來對於貿易赤字,美國政府只會一味強迫他國匯率升值,而對於華爾街一手造成的金融海嘯,美國也只會一味指責人民幣匯率低估,然而自己卻永遠不會反省,一再推出量化寬鬆政策,釋出大量美元。美國創造金融海嘯於前,又大量釋出美元於後,這些以鄰為壑的作為,倘甘迺迪在今日的話,也必然會搖頭嘆息。

     美國於11月初才公布第二輪的量化寬鬆政策(QE2),擬釋出6千億美元,日前聯準會主席柏南克更進一步表示為支撐美國經濟及創造就業,不排除發動第三輪的量化寬鬆政策(QE3),這番談話旋即引來各國質疑,對於美國這種自掃門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的作為,我國政府官員也在立院嚴詞表示這真是不負責任的作法。

     我們要指出的是,這種以鄰為壑的作法,美國曾經在1930年代做過一次。面對1929年底股市崩跌、生產停滯、經濟蕭條,美國人天真地認為如果能使美國人都消費本國產品,經濟就可以快速復甦,於是美國國會通過了斯穆特-哈里關稅法案(Smoot-Hawley Tariff Act),將農產品的關稅調升至49%,一般商品調升至38%。惟美國此舉使得保護主義瀰漫全球,美國經濟非但沒有因斯穆特─哈里關稅法案得到振興,反而更加惡化,失業人數由1930年10月的463萬一路升至1933年10月的1,300萬人。

     斯穆特-哈里關稅法案當初打的如意算盤是,美國這麼做可以提振內需,但卻忽略了當美國調高關稅,損及各國出口利益時,各國豈能坐視不理,豈能不採反制手段?於是1930年代初期各國關稅壁壘高築,美國人是聰明反被聰明誤,這些自私自利的政策把原僅是美國本土性的經濟衰退,推升至世紀大蕭條。在領教過自私的滋味後,美、英、法、中等23國於1947年在日內瓦召開會議,簽署關稅暨貿易總協定(GATT),致力於消除保護主義,削減關稅,以創造互利的自由貿易環境。這項協定的簽署及日後的八個回合多邊貿易談判,即是記取了1930年代保護主義的教訓,深刻體認了自利心可以形成市場,但過度自私卻將摧毀市場的歷史法則。

     我們看到美國政府這兩年來因應金融海嘯所採取的手段,也許在作法上不像1930年代所實施斯穆特─哈里關稅法案,但看看這幾波量化寬鬆的政策,那種以鄰為壑的本質,與當年的斯穆特─哈里法案有何差異?當年的關稅法案如何讓保護主義擴散全球而形成大蕭條,美國如今量化寬鬆政策,在投機客炒作下,終將讓熱錢漫天蓋地而來,而陷全球經濟於動盪之中。惟更令人憂心的是,一旦各國採取反制,形成恐慌的預期,全球豈不得再面臨一次泡沫破滅,資產價格崩跌的經濟災難?

     撫今追昔,甘迺迪真是值得尊敬的政治家。他記取了1930年代的教訓,沒有採取那種「不明智」的作法,但是近年美國政府因應貿易赤字、因應經濟衰退,卻經常採取「不明智」的作法,忽而迫使德、法等國簽署史密松寧協議,要英鎊、馬克、法郎升值,忽而邀日、歐簽署廣場協議,要日圓升值;除此以外,還有特別三○一、關稅法三三七、貿易法二○一、反托拉斯法等利器,令各國聞之色變。台灣這十多年來已多次領教美國這些手段,前方的貿易談判官員感受尤深。美國採取這些手段雖使其短期獲利,但後患無窮,如今變本加利,確如甘迺迪所言,真是不明智!

     我們認為美國受困於經濟衰退,最近除一再地採取的量化寬鬆政策之外,也不斷以反托拉斯法四處興訟,使得各國企業在面臨經濟下滑之餘,還得疲於應付美國帶來風險,這些全是1930年代斯穆特-哈里法案的翻版。值此台灣正想與美國洽談自由貿易協定(FTA)之際,我國的貿易談判策略必須審慎評估,步步為營,尤其要「明智」一點,切莫為了急於簽署一紙台美FTA,反而讓台灣經濟社會陷入更大的困境。



[轉載] 社論-美國聯準會意欲何為?←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眾院再延暫支法案 白宮籲合作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