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7/30

[轉載] 名家-美國政商複合體與金融改革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0,5252,11051404x112010073000173,00.html
 

  • 2010-07-30
  • 旺報
  • 【本報訊】

     美國參議院以60比39明顯多數票通過2300多頁的金融改革法案,已獲歐巴馬總統正式簽署。這份號稱1930年代大危機以來最嚴厲的金融改革法案,徹底扭轉了1980年代以來金融業放鬆管制的潮流,對金融業施加了眾多約束,從業務範疇、資本充足、銀行對基金的直接投資、業務防火牆、到賦予監管機構必要時分拆大銀行和金融機構的權力等,不一而足。

     金融改革法案各界矚目

     由於美國經濟、金融在全世界的分量,也由於美國對中國和東亞知識分子那近乎神奇的影響力,這部美國金融法案已成為財經界和媒體討論的熱點,不少學者、輿論對其給予高度的讚譽,一如他們當年讚譽與此背道而馳、全面推行整合經營、放鬆管制的《1999年金融服務現代化法》。其實,若不是有次貸危機的慘痛教訓,這份金融改革法案就沒有可能提出;在實踐中,金融業利益集團也必定會設法架空這部法案。

     換一個視角看,美國前總統柯林頓獨生女兒雀兒喜的婚事,和「財政部─華爾街共同體」的發展歷程,可讓我們得到幾分借鑒。

     籌備雀兒喜的婚禮,毫無疑問是柯林頓家庭當前第一要務。父親當過兩任美國總統,母親是現任美國國務卿、且有希望成為美國第一位女總統,準新郎梅茲文斯基父母分別是愛荷華州和賓州前眾議員,也堪稱高門大戶。因此,這樁婚事將成為美國權勢集團、所謂「財政部─華爾街共同體」發展的又一典型案例。

     財政部─華爾街共同體

     「財政部─華爾街共同體」源出「華盛頓─華爾街複合體」一詞,指的是美國政府財經主管部門(包括財政部、聯邦儲備委員會、證券交易委員會等),與以華爾街為代表的金融資本大財團之間的人事交流和情報資訊交流。雖然「財政部─華爾街共同體」並沒有正式的組織形態,但這個圈子內部與最高權力的私人關係卻異常緊密,如道格拉斯.狄龍家族之與甘迺迪家族,弗農.喬丹之與柯林頓,威廉.唐納森之與布希家族,甚至前財長薩默斯(Laurence Summers)也出身大牌經濟學者世家。

     一方面,美國金融業網羅了眾多權貴及其家族後人。早年有布裡辛斯基擔任迪安-威特公司(Dean-Witter,或譯「丁韋特公司」)顧問,卡特總統經濟顧問奧肯曾在華爾街投資銀行帝傑公司(Donaldson Lufkin Jenrette,陸譯「唐納森-勒夫金-詹內特公司」)擔任顧問,近年的葛林斯潘、薩默斯之輩的財經高官在離開公職後,更紛紛在華爾街大型金融機構獲取高薪的「顧問」職銜。

     這回婚禮女主角柯林頓獨身女兒在史丹福大學先研讀化學專業,未久轉入歷史,然後赴牛津大學攻讀國際關係碩士,畢業後先在麥肯錫公司獲得一份17萬美元年薪工作,然後轉入一家投資基金工作。男主角梅茲文斯基本身就是紐約的投資銀行家,更引人聯想的是其父2002年曾因資金詐騙案入獄,2008年假釋出獄,至今不過兩年。

     商界官界勢力根深蒂固

     另一方面,美國財團頭面人物出任金融公職,更是由來已久。1961年甘迺迪總統任命華爾街豪門後裔狄龍擔任財政部長後,步入仕途的華爾街人士顯著增長。華爾街投資巨頭高盛公司前副總裁桑頓,曾擔任清華大學教授,他在清華大學的第一堂課就直言,自己的下一個目標是美國政府公職。至於鮑爾森從高盛主席職位出任美國財長,高盛所得到的好處,更遭到眾多詬病。

     哎!有這樣一個勢力強大、根深蒂固、亦官亦商、亦商亦官而且擅長遊說擺平各類問題,有了1930年代大危機後的金融管制轉向放鬆的經歷,我們還是不必對新版金融改革寄望太高吧!

     (作者為中國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



[轉載] 美參院通過歷史性金融改革法案←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社論-美國聯準會意欲何為?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