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5/22

[轉載] 勿輕忽大陸金融風險


政府在制定黃金十年的經濟發展計畫,必須考量大陸升值、升息議題對台灣經濟與金融穩定的影響。台灣對大陸貿易與直接投資關係相當密切,兩地股市的連動亦日益增溫;過去台灣加權指數與上海綜合指數相關係數約為七成,最近二年以來,兩者關係逼近九成。再者,2009年大陸股市全年上漲約八成,台灣股市亦有約當的表現;然而今年初迄今,上海綜合指數下跌21.2%、台灣加權指數下跌11.6%,名列亞太股市表現最差的兩個市場。

為達到高度經濟成長,中國大陸一直維持人民幣低估與寬鬆的貨幣政策;甚且在2008年全球金融風暴時,設定經濟成長率保八的目標,推出人民幣4兆元的經濟振興方案,鼓勵銀行加速發放貸款,支援經濟增長。2009年新增貸款規模居然達到通常年份規模的二倍(約人民幣10兆元),且今年上半年仍然持續擴張中;同時外匯存底累積達到近2.4兆美元(占全球30%以上),加以貨幣基數與貨幣乘數拉動貨幣供給的大幅增加,導致人民幣有升值、升息的壓力。

有關人民幣升值議題,大陸流行的觀點是1985年日圓因廣場協議而在短期內大幅升值,嚴重影響了日本出口部門甚至整個經濟的競爭力,造成日本長達十年以上的經濟失落。據此大陸普遍認為,中國應堅決抵制美國要求人民幣升值的壓力,避免重蹈日本在20多年前走過的老路。

然而,極度寬鬆的貨幣政策和資產泡沫,才是導致日本經濟停滯的根本原因。日本政府因擔心日圓升值帶來的經濟緊縮效應太大,試圖通過減息降低影響,在升值的同時採取越來越寬鬆的貨幣政策,造成資產價格泡沫極快速地膨脹。直到1989年中日本央行才被迫開始提高利率,貼現率從2.5%上升到6%,終於戳破了資產價格泡沫,使得企業、住戶和金融機構的資產負債表嚴重惡化。中國經濟狀況與當時的日本類似,例如:龐大的外部經濟失衡、過度寬鬆的貨幣政策、嚴重的資產泡沫,如果現在拒絕讓人民幣升值或升息,其實就在走日本的老路。

雖然中國為了控管資產泡沫的現象,在4月份陸續推出抑制房價上漲的措施,但成效有待觀察。倒是大陸地產股股價大幅下跌,連帶提供資金的金融股亦隨之下滑,顯示大陸所隱含的金融風險。

中國金融隱憂還包含地方政府債務問題,自然壓抑動用升息政策的勇氣。為達成國家設定的經濟目標,各級地方政府透過近8,000家性質不同的地方融資平台,大採擴張性建設,包括基本建設與涉入房地產開發,其債務總額在去年一年大幅成長,至今可能已累積到人民幣11兆元。未來一旦資產泡沫破滅,將導致銀行呆帳大幅上升,使得地方政府的隱藏性巨額債務成為金融風險的製造者。

大陸為維持高度經濟成長,應會儘量延緩升值時機,或放寬匯率波動區間採緩步升值的策略,並努力隱藏通膨所帶來的升息壓力,這些舉動將使金融穩定受到挑戰;加上歐洲主權債務危機延燒,人民幣兌歐元升值,貿易順差下降,也將延緩人民幣升值的時機。再者,美國、歐元區的量化貨幣寬鬆政策退場遲緩,過度流動性資金將襲擊全亞洲,埋下總體金融風險的種子。上述趨勢將加大短期資產泡沫,通膨壓力隨之而來,這就是亞洲與中國正面臨的金融系統風險。

追根究柢,金融不穩定的病因主要是貨幣政策、匯率政策長期淪為經濟成長的附屬品,日本經濟長期的失落與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皆是血淋淋實例,台灣必須有所警惕。再者,中國金融風險之大,政府必須審慎面對。

【2010/05/22 經濟日報】



[轉載] 美金改法案 參院點頭了←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霍建國專欄/美應拿出雙贏政策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