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3/23

[轉載] 克魯曼專欄/健保改革 美國魂戰勝恐懼


在周日健保案投票前一天,歐巴馬總統對眾議院民主黨議員發表未預先擬稿的談話。談話快結束時,他談到民主黨為什麼應通過改革案:「每隔一段時間會出現你可以維護對自身與國家的崇高理想的機會,你有機會為作過的承諾貢獻一己之力…而現在就是你實踐承諾的時刻。我們不是一定要贏,但我們非追求真理不可。我們不是一定要成功,但我們非盡力發出亮光不可。」

另一方面,被共和黨人推崇為黨內思想領袖的前眾院議長金瑞契(Newt Gingrich)卻說,如果民主黨通過健保改革,「他們將摧毀自己的黨,正如詹森40年前(通過民權法案)摧毀民主黨一樣」。

我要說金瑞契錯了:保障式醫療保險的提案在實施前往往充滿爭議——雷根的名言之一是聯邦醫療保險(Medicare)代表美國自由的終結——但實施後總是大受歡迎。

但這不是我今天的論點,我要大家思考的是其中的對照:一方面是歐巴馬的結論訴求我們的良知,敦促政治人物做正確的事,即便那會傷害他們的前途;另一方面是麻木不仁的犬儒主義。想想以民權法案的比較來譴責健保改革是什麼意思?現代美國人有誰會說詹森推動激進的平等改革是錯的?(事實上,我們知道誰:那些在投票前夕的「茶黨」集會上咒罵民主黨國會議員的人。)

而這種犬儒主義一向是整個反對改革的運動的表徵。

有幾位保守派政策思想家在表演過深入思考這個議題後,宣稱對改革的財政影響感到不安(但對國會預算處保證預算沒有問題卻無動於中),或希望採取嚴格控制成本的措施(雖然改革法案比以前的立法都更著力在控制健保成本上)。不過,大部分反對改革的人甚至懶得假裝研究過既有的健保體系,或民主黨提議的溫和中間派計畫。

反對改革的情緒核心是赤祼祼的製造恐慌,完全不顧事實或任何羞恥心。

這不只是抹黑「死亡委員會」,更是販賣種族仇恨,像《投資人商業日報》的一篇文章宣稱,健保改革是「類固醇的反歧視行動,可以決定從誰能當醫生、到根據膚色決定誰獲得治療的所有事情」。這是對墮胎補助的狂亂指控;這是堅稱提供醫療保障給美國年輕勞工(一如詹森在保守派叫囂中推動通過給老年美國人的聯邦醫保)是獨裁專斷。

讓我們說清楚:製造恐懼的運動並非由與共和黨主流派無關的邊緣組織推動,相反的,共和黨主流派參與其中,且一路支持該運動。像前共和黨副總統候選人裴林之類的政治人物,也熱烈散播死亡委員會的謊言;被視為理性、溫和的參議員葛拉斯利,則拒絕說那是假的。在這次重大投票前夕,共和黨國會議員警告,「自由在今日死去一點點」,並指控民主黨採用「集權技倆」,雖然我相信那指的是所謂「投票」的程序。

毫無疑問的,恐懼運動有效:健保改革從高度受支持變成廣受反對,雖然近來支持的人數回升。問題是,這個運動有沒有大到阻擋改革?

答案是沒有。民主黨已經辦到了。眾院已通過參院的健保改革修正版,近日將透過協商達成最終版。

這當然是歐巴馬總統的政治勝利,和眾院議長裴洛西的成功,但這也是美國靈魂的勝利。結局是,一場惡毒、無所不用其極的恐懼攻勢未能阻止改革。這一次,恐懼被三振出局。

(作者Paul Krugman是紐約時報專欄作家)



[轉載] 健改過關/學者:全民總統 希望破滅←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墮胎爭議 健保改革成敗關鍵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