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9/24

[轉載] 熱比婭為何入獄又流亡?


熱比婭為何遭中國逮捕判刑入獄,後來又獲釋放保外赴美就醫,根據中國政府官方、熱比婭本人、以及非正式管道獲得的資訊,說法共有三種。

中國官方正式在一九九九年以「對外國組織洩漏國家機密」與「危害國家安全罪」將熱比婭逮捕、判刑,原因是她向住在美國的丈夫寄送關於東突厥斯坦獨立運動的大陸新聞剪報,以及資助非法活動。但事實上,那些都是在新疆境內合法發行的報紙,也就是對大眾公開的資料。

熱比婭從鄧小平改革開放後開始經營洗衣店,後來在城鄉間進行貿易,到一九九一年已成為中國十大富豪之一。一九九二年在烏魯木齊興建一棟商業大廈(俗稱熱比婭大廈),把街邊維吾爾族眾多小攤商收納進入,一方面可以收租,另一方面使攤販不再受新疆惡劣天氣所苦,成為名利雙收的慈善事業家。當時中國政府對她極盡誇讚,一九九五年的熱比婭已經是中國政協委員,成為改革開放後少數民族白手起家的最佳宣傳樣板。

根據熱比婭說法,中國政府將她誣陷入獄,是因為第一,在一九九六至九七年的政協大會上,她批評「中國管制新疆有欠公平,…希望停止這樣的大漢族主義統治方式」言論。第二,她曾嘗試向參訪烏魯木齊的美國國會訪問團,傳遞新疆人權調查報告,觸怒中國政府;以及第三,發動「一千個母親」以資金與創業技術諮詢,協助維吾爾族婦女經濟獨立的運動,中共擔憂她結社的實力。

電影「愛的十個條件」基本上就是標榜熱比婭作為「新疆」的民族代表,不畏懼中國政府,為維族人權與社會慘狀發出不平之鳴,要求改善的正義形象。

上述中國政府與熱比婭的講法都有破綻。很難理解中共竟然因為一些公開的報章資料,就輕易拔除親手培植的少數民族樣版;再者,熟稔中國政商操作的熱比婭本人,令人不解地願意大不諱的「公然」冒犯中共,除非另有隱情。

根據一些非正式管道的消息,則認為真正的問題在於兩個層次的鬥爭。在新疆地方層次,熱比婭的商業利益與政府某些有力人士的利益直接衝突。於是熱比婭直接與中共中央政府溝通,並以自己對維吾爾族與「疆獨」的影響力做為籌碼,希望中央擺平新疆地方政府,但是卻功敗垂成。換言之,熱比婭的問題就是新疆改革開放以來,政商關係日益繁複發展的一個問題,一個難言之隱。

人權做為普世價值來追求絕對沒有問題,無論適用於中共或熱比婭的角度,但是在真相沒有機會釐清前,把單純的理想價值四處套用,作為攻擊或美化某個人或政權的工具,其實本身就是一種對人權的玷汙。

【2009/09/24 聯合報】



[轉載] 熱比婭跟中共的恩怨情仇←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種族展覽館 維獨何可能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