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7/17

[轉載] 台獨 藏獨 疆獨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1051401+112009071700180,00.html

  • 2009-07-17
  • 中國時報
  • 【傅建中】

 最近新疆發生暴動,中共官方宣布的死亡人數高達一百八十四人,竟比二十年前「天安門事件」罹難的人數還多(指官方公布的數字) ,事態之嚴重,可以想見(見圖,美聯社)。

     最近新疆發生暴動,中共官方宣布的死亡人數高達一百八十四人,竟比二十年前「天安門事件」罹難的人數還多(指官方公布的數字) ,事態之嚴重,可以想見。

     維吾爾族人因語言、文化和宗教與漢人迥異,加上就業和受教育的機會受到歧視性的限制,近年要求獨立的呼聲日益高漲、暴力行動亦屢有所聞,「九一一事件」後,美國曾捕獲在蓋達基地組織受訓的疆獨分子,因中共當局的要求,「東土耳其斯坦」等主張新疆獨立的成員已被美國列為恐怖分子。影響所及,美國監禁在古巴關塔那摩集中營的維吾爾人雖被釋放,竟無國家願意收容;而這些人又不願被遣返中國,最後美國不得不賄賂一些小國如阿爾巴尼亞和帛琉等予以收容。但由於語言及文化差異太大,維吾爾人在前述國家遭遇空前的適應難題。美國輿論雖同情維吾爾人,但礙於法令的規定,亦愛莫能助。

     新疆地處邊陲,與前蘇聯接壤,故蘇聯一向視新疆為其勢力範圍,尤其是一九三三到一九四四盛世才主政的近十二年期間,新疆形同蘇聯的附庸國,而盛世才一度還是蘇共黨員,甚至有意使新疆加盟蘇維埃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若非史達林顧忌和蔣介石政府的戰時盟誼關係,恐怕新疆早已淪亡了。

     由於盛世才一切聽命於史達林,大批中共軍政幹部亦得以進入新疆並發展其勢力。毛澤東的弟弟毛澤民(化名周彬)就曾擔任新疆財政廳長,後遭盛殺害。已故新聞界大老歐陽醇先生在新疆工作過一年,亦曾遭盛迫害,幸能死裡逃生,他生前每憶起這段在戈壁大漠的險遇,即會放聲高歌,其悲涼雄渾的歌聲,至今仍縈繞耳際。

     盛世才雖是殺人不眨眼的魔王,卻很在意他身後的名譽,曾與美國著名中國專家懷汀(Allen S. Whiting)合寫《新疆:卒子抑樞紐?》(Sinkiang:Pawn or Pivot? 一九五八年出版)。從幅員、資源及地理位置來看,新疆自然是pivot,可是從列強以前對新疆的覬覦以及今天中共嚴密的控制,新疆始終沒能擺脫pawn的命運,眼前新疆的動亂,更加凸顯了它作為過河卒子的悲哀。

     相形之下,西藏的宿命要比新疆好多了。儘管過去半世紀來,西藏也在中共的高壓統治下,可是世人對西藏的同情及聲援,新疆是沒法比的。有世界屋脊和香格里拉之稱的西藏,對世人有種神秘的吸引力,喇嘛教亦是如此,而西藏政教領袖及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達賴喇嘛更是愛、和平與非暴力的象徵,獲得舉世的尊敬,新疆則沒有一位能和達賴喇嘛媲美的領袖人物。

     美國一直視西藏為獨立於中國之外的國家,故美國國會立法明指西藏是被佔領的國家(occupied country),國務院設有專門處理西藏事務的官員和辦公室,美國之音和自由亞洲電台有藏語節目,民間有一全天候替西藏遊說和募款的組織 Campaign for Tibet(聲援西藏),著名影星李察吉爾 (Richard Gere)是達賴的死忠崇拜者,這些都是新疆所沒有的。當然中共在新疆的核子設施和美國在新疆的情報監聽站,以及新疆豐富的石油儲藏量,使美國對新疆內部的動盪無法漠視。

     在藏獨、疆獨外,還有台獨,比較起來,台獨的處境最好,他們不必受中共直接的迫害,而且不必像藏獨、疆獨長年流亡海外,無家可歸。台獨可隨時回到台灣,享受台灣人民所有的權利。

     仔細分析,台獨最沒有資格要求獨立,除了政治上對中共政權的恐懼與厭惡之外。無論種族、語言、文化和宗教,台獨都無法和中國完全切割,所以史學家余英時多年前和我談起中國邊疆民族的獨立問題時,曾表示西藏確實有獨立於中國之外的條件。至於台灣獨立,這位胡適之後的自由主義大師雖沒反對,也沒贊成,只是覺得台灣缺少西藏、新疆可以獨立的要件,譬如種族、文化和宗教的因素等。

     其實,西藏人和維吾爾人也並非真要脫離中國,達賴不是一再說過西藏只要能真正自治就行了,像北京目前行之於香港、澳門的「一國兩制」。維族人要的也是高度自治,可是中共不給,理由是西藏和新疆已經「解放」了,所以不能享有「一國兩制」,不知這是什麼邏輯?

     事實上,台灣半個多世紀來實際上是獨立的,即國際法上的 de facto independence,所差的是 de jure independence(法理上的獨立)而已。

     美國現行政策主張維持台海現狀,不得片面改變現狀,等於支持台灣實質上的獨立,所缺的只是名稱與形式罷了。早年台灣人不能當家做主,渴望獨立,情有可原,如今已經有過三位民選的台灣總統,若還高喊獨立,豈非冒「把信封擠破」(pushing the envelope)的危險?



[轉載] 多里坤.艾沙 「東突」要員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新疆暴亂,牽涉外部國族問題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