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7/09

[轉載] 疆獨宿怨+民族歧視 新疆仍是未爆彈


http://mag.udn.com/mag/world/storypage.jsp?f_MAIN_ID=409&f_SUB_ID=3958&f_ART_ID=202682

【聯合報/記者賴錦宏】

長期以來,中共對新疆施以「懷柔政策」,但北京與「疆獨」的宿怨糾葛,直至今日,新疆局勢對北京仍是一顆不定時「未爆彈」。

三十年代初,新疆時局混亂,「東突厥斯坦」趁機在喀什建立「東突厥斯坦回教共和國」;成為「東突厥斯坦」獨立運動的開始。

九十年代,新疆開始出現零星的東突勢力,宣揚所有突厥民族應該建立統一的國家,實現新疆獨立。0二年九月,聯合國安理會將「東突伊斯蘭運動」,列入恐怖組織和個人名單。

現在,由前新疆首富熱比婭在美國領導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成為北京頭痛的人物。

一九九七年三月,中共中央決定在新疆重點地區開展集中整治、嚴厲打擊暴力恐怖犯罪。近年來,中共更透過上海合作組織,與周邊國家多次舉行聯合演習,共同打擊恐怖分子。。

近年,新疆周邊國家政局動盪,加上客觀上為「三股勢力」拓展活動空間,特別是去年孟買恐怖襲擊事件,和今年三月巴基斯坦拉合爾市警察培訓中心遇襲事件,恐怖分子用最小的代價造成最惡劣的影響,對境內外「三股勢力」的刺激示範效應開始顯現。歐巴馬上台後,美國反恐重心從伊拉克向阿富汗轉移,可能迫使基地組織、塔利班等勢力向新疆方向轉移。

不過,前天的維族人示威事件,不能全歸咎於境內外三股勢力惡意攻擊黨和政府。事實上維族人被漢族人歧視的心聲,仍是北京不應漠視的。

專家觀點》社會分化 民族團結成難題

【趙竹成(政大民族學系系主任)】

廣東韶關玩具工廠維漢工人械鬥造成兩名維族工人死亡事件,觸發新疆首府烏魯木齊的動亂。主要的焦點仍應放到中共對新疆的有效管理問題上。

新疆的地緣戰略地位無可取代,加上「維護祖國領土與主權統一」這個牢不可破的底線,以及聯邦制的不可行性,新疆就只能整合在「一個中國」的框架下。因此,在以黨領政體制控管的「自治」與「自治區」,就是北京和新疆各少數民族所能找到的一個妥協。問題在於,這種妥協要如何維持。

中國現階段對新疆安全採「兩手抓」,一是積極參與國際合作,對抗「東突」。二是強化新疆生產兵團的作用,建立軍、警(武警)、兵(兵團)、民四位一體的聯防體系。但在社會主義建設新時期承認這種民族矛盾實在有些難堪,所以將其定調在「社會治安事件並且有境外干涉」是最保險,也是某種程度上還有道理可講的說法。

中國的民族政策講究平等、團結、自治和發展。其中最難處理的就是民族團結的部分,因為這是非常底層的主觀的感情反應,處理稍有差錯就傷害民族感情,會把原本是同一階級的內部矛盾問題變成不同民族的外部矛盾問題,這在民族界線非常明顯的維、漢之間更加難以收拾。但是,隨著中國內部在經濟與社會發展上歧異越來越尖銳,所謂傷害民族情感不一定是傷害到少數民族的感情。由於要「顧全大局」,長期的民族優惠政策,包括對口支持政策,反而在某種程度上是傷到漢人的民族情感,也就是一般漢人利益的犧牲會被視為一種義務與必要。這種情緒也會對處理少數民族與漢人之間的糾紛時,產生另一種難預期的反彈增加複雜度。

其實中國面臨的結構性矛盾在於各少數民族對國家的認同問題,也就是「多民族大家庭的中國」如何面對「維吾爾人的維吾爾斯坦」。隨著中國社會分化擴大,又必須不計代價維護法律形式上的國家統一的前提下,很難期望中國在民族關係上出現真正和諧。

【2009-07-07/聯合報】



[轉載] 新疆情勢 牽動中亞獨立運動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北京平定新疆騷亂背後的隱性危機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