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7/09

[轉載] 漢維衝突 台灣能做什麼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1051401+112009070900188,00.html

  • 2009-07-09
  • 中國時報
  • 【石之瑜】

     烏魯木齊的大規模流血衝突事件,再度考驗脆弱的漢族與維族關係;這就像二○○八年的拉薩事件嚴重撞擊了漢族與藏族關係。以漢族為主的台灣社會在本民族捲入這樣的民族衝突之際,要問的本來應該是自己能不能有效協助化解,斷無藉機火上加油希望漢族與所謂邊疆民族關係惡化的道理。

     不幸的是,台灣朝野兩黨習慣性的消費漢族與邊疆民族的衝突關係。記憶猶新的是二○○八年大選前發生拉薩事件之際,朝野對漢藏流血衝突不但沒有省思,反而競相對漢藏衝突進行政治消費,並以馬英九宣告考慮要抵制奧運為最高潮,也最為虛偽,但不幸卻也因為化解了當時民進黨藉由漢藏衝突騷擾國民黨選戰伎倆,至今竟仍然為洋洋得意的國民黨高層所津津樂道。

     毫不令人意外的是,民進黨從政黨員在七五漢維衝突硝煙未散之際,不思反省,竟然再度採取於事無補的政治消費。表面上他們打著維護人權的口號,但是對於衝突造成的前因後果毫無掌握的情況下,就已經得出結論,甚至聯想到兩岸和解的不當,認為國民黨政府要為危機而負責。語無倫次之間所關心的不但不是人權,反而是對於漢維民族衝突的升高與傷亡人數的增加,流露出見獵心喜的瘋狂。

     朝野兩黨能不能獻策化解漢藏關係或漢維關係?難道空談人權可以化解民族衝突嗎?還是將新疆與西藏從中國領土劃分出去成為獨立國家即算照顧人權?如果訴諸民族獨立,漢藏關係與漢維關係真的會改善,還是因為獨立必將引發武斷劃界與大規模民族遷徙而更加惡化?

     北京面對藏族與維族的政策受到三種思維所制約,一是漢族中心主義,出自某種中心對邊疆的長期文化心理傾向;二是政治經濟主義,包含政治收編攏絡與透過市場經濟策動現代化等等,屬於理性規畫的經營戰略;其三是機會主義,在短期利益掛帥下,逃避民族認同的問題,因而造成不滿情緒的累積。這三種思維互不一致,但都對維族的情感需要與民族利益缺乏深入體認。

     由於民族自信不足,北京在面對國際時,吸取拉薩事件教訓,一心希望爭取好的國際形象,並不能立刻省思數十年經略邊疆的盲點,只能就立即的原因歸諸疆獨組織。簡單說,就是先求安撫西方媒體再說。以至於西方媒體此次敢於在公安武警面前嗆聲辯論者有之,相形之下,豈能想像中國記者向面對大規模群眾的美國警察嗆聲抗議而不遭到推打?

     期望台灣從漢族長遠立場提出錦囊妙計殊不可能,遑論從化解或恢復漢維民族關係出發思考自己的得體言行。但朝野在比賽批判北京,侈言民族獨立之前,起碼應該對為何北京處理民族關係成效不彰深入認識,對漢族在面向歐美時的粉飾心態將心比心。或許,北京的民族政策與民族自卑可供台北對自己習以為常的原住民政策,有所啟發。

     (作者為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



[轉載] 中共:人權組織戴有色眼鏡判斷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新疆情勢 牽動中亞獨立運動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