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12/17

[轉載] 觀念平台─得到三通 輸了國會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10514+112008121700168,00.html

  • 2008-12-17
  • 中國時報
  • 【施正鋒】

     中國海峽兩岸關係協會會長陳雲林於十一月初來台,與海峽交流基金會江丙坤會長簽署空運直航、海運直航、郵政直航以及食品安全等協議。大三通在十二月十五日全部開放,台灣中國經濟整合水到渠成。

     不過,就政治層面來看,我們擔心四項協議對於憲政體制可能造成的嚴重傷害。原本,江陳會談只涉及經貿等事務性議題,立法院照理沒有必要橫加阻撓。然而,站在三權分立的角度,儘管外交應該是由總統所主導,不過,不管以任何形式來簽訂,國際協定還是必須接受國會的監督。

     純粹就經濟效率的觀點來看,如果沒有牽涉到政治議題,國會當然可以授權行政部門對外簽訂行政協定,事後再做核備即可。然而,當國會有任何疑慮,果真箭在弦上,國會議決曠費時日,起碼也要把苦衷向議長或反對黨領袖做懇切的說明。

     然而,陸委會卻堅持該四項協議未涉及「兩岸條例」的修法規定,無視立法院長王金平以及民進黨團的審議要求,故意迴避朝野協商的慣例,強行拖過三十天的期限,讓這些協議未經國會決議就自動生效。也難怪有人會質疑,如果馬英九未來與中國逕自簽訂所謂的「和平條約」,是否可以循此模式炮製?

     既然國民黨在國會有絕對優勢,即使要配套修法,也可以有恃無恐,一步到位。其實,總統在進行對外談判之際,可以與國會唱雙簧,以免北京予取予求。為何政府捨此剎車不用,刻意規避國會的監督?

     就國際關係理論的「結構觀」來看,決策者面對國際結構的制約,只能在逆境中尋求最佳的調適,因此,在全球化的壓力之下,中國化就是最便捷的選擇。當主政者以虛擬的國際化把台灣納入中國的框架,也就自外於台灣的社會。

     再來是「化約觀」,影響外交政策制定的主要因素是來自國內的政治壓力,特別是利益團體對於政黨的曉以大義,而國際協議只不過是挾洋自重的工具。如此一來,外部力量只是操作內部合縱連橫的一根槓桿罷了。

     最後,在「建構觀」之下,政府可以說是結合國內國外政治的掮客,而外交政策成為這兩股力量相互競逐的場域。國家在摸索如何與民間社會以及國際社會互動之時,倒是可以嘗試著建構自己的認同。

     如果以「結構觀」來看,陳雲林是來自宗主國的欽差大臣、巡按御史,前來宣示大中國的天威,而那些競相逢迎的政商名流,恰似南宋小朝廷滅亡前的臨安士大夫。如果以「化約觀」來看,陳雲林裝瘋賣傻,可以說是中國共產黨與中國國民黨相互套招,暫時利用台灣的外來政權羈縻政商統治階層。如果以「建構觀」來看,陳雲林是異族來使,當然要讓他知道,台灣人不像國民黨那麼懦弱無能。

     坦承而言,我們無從得知究竟馬英九總統的自我定位為何。



[轉載] 大三通 如何喚回景氣春燕?←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大三通時代的經濟策略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