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12/09

[轉載] 關注亞太地區新經濟整合趨勢(江啟臣)


2008年12月09日蘋果日報

上月在秘魯利馬召開的APEC年會與領袖會議,最受國人與媒體注目的莫過於「連胡會」。從過去兩岸在APEC場合避而不談的角度觀之,APEC連胡會的確是雙方在APEC正面接觸的開始,也獲得各會員體一致認同。不過,對台灣而言,今年APEC年會期間,澳洲和秘魯於APEC部長會議後宣布同時加入「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協定」(簡稱P4或Trans Pac)擴大之談判,恐怕對台灣所面臨的區域整合環境有極深遠的影響。

美澳皆表態參與P4
P4是目前唯一覆蓋太平洋兩岸,聯繫亞、美洲的自由貿易協定(FTA),成員包括紐西蘭、新加坡、智利與汶萊,於2006年起付諸實施。不同於多數自由貿易協定之排他性,P4明文開放給APEC成員或看法相近的其他經濟體,在締約方同意下加入,同時具廣泛性與高品質的內容,以及富彈性的開放進程。尤其在今年9月22日美國宣布將參與P4擴大談判後,其重要性大增,甚至影響其他經濟體加入意願。換言之,在美、澳、秘魯加入擴大談判後,P4有望迅速擴增至P7。據悉目前越南也正考慮參與此波的擴大談判,其他有意願加入的APEC會員亦可於明年3月擴大談判尚未啟動前表達參與意願。
P4經濟整合擴大的重要性,除美國此一世界最大經濟體之參與及成員數目將增加外,莫過於對整個亞太區域整合戰略環境投下新的變數,及可能造成的影響與改變。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後,以東協為核心的區域經濟整合發展可說如火如荼,東協加一、加三、加六等整合形式陸續開展,甚至自2005年起召開東亞高峰會。
作為東亞的主要經濟夥伴,這應該是美國感覺上首次離東亞如此遙遠,完全被東協核心的整合系統排除在外。美國表面上樂見東亞區域整合的進展,但實際上開始擔心被東亞高峰會以及潛在的區域結構排除在外。於是自2006年起開始採取一連串的回應作為。包括在2006年APEC年會上強力推動「亞太自由貿易區」(FTAAP)倡議、公開主張轉型APEC為「亞太經濟共同體」、首度派遣駐「東協」之特使、默認澳洲近來主張之「亞太共同體」倡議等。

美國建構新經濟圈
所以,美國決定加入P4擴大談判絕非偶然,而是有其區域戰略考量,實際上今年三月美國已先參加P4本身在金融服務業方面之自由化談判。而P4的擴大更將可能成為美國在區域戰略上回應東亞區域主義的轉捩點。主要是P4非常有可能順利擴大為P7,因為美國已與智利、新加坡、澳洲、秘魯簽有雙邊FTA。另在美國既有的FTA夥伴基礎上,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中的加拿大及墨西哥(也是APEC成員)等於藉美國接上P4,美國與中美洲自由貿易協定中的其他中美洲國家也因此有機會連結P4,同時美國也與韓國、泰國、馬來西亞等國陸續完成雙邊FTA。
這些美國的FTA夥伴早晚都可能因此併入P4的擴大,擴大的「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協定」也將瞬間成為以美國為核心向外輻射至亞太區域的扇形戰略連結,藉此平台建構美國的新經濟圈,重啟經濟成長動力,左右全球經貿體系發展。
屆時,亞太的區域整合戰略環境將產生大幅質變,在中國日本競逐主導權下的東亞區域整合能有多大突破令人懷疑,長期依靠美國市場的東協又將如何回應值得觀察。而對面臨洽簽FTA困難又同時身為APEC成員的台灣,更有其特別之影響及意涵。


作者為台灣經濟研究院國際處處長



[轉載] APEC警訊 馬應正視四邊平衡←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蔡宏圖等人任ABAC代表名單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