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3/04

[轉載] 解構科索沃獨立(下):連鎖反應 伊拉克庫爾德人必爭獨立


http://www.atchinese.com/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46979&Itemid=110

列印

E-mail

撰文 Pepe Escobar   
2008/03/03, 週一

美國會收取多少保護費?

科索沃的“獨立”自1999年以來一直在醞釀。1999年的一張照片就能說明其全部:它確定無疑地說出了那些令人難以理解的“國際社會”聯繫。那張照片中的人物包括:塔奇,他當時是科索沃解放軍中恐怖組織的首腦,現在是科索沃總理;庫施納(Bernard Kouchner),他當時是聯合國駐科索沃的行政管理者,現在是法國薩科奇政府的外長;傑克遜(Mike Jackson)爵士,他當時是北員佔領部隊的指揮官,現在是一家黑水公司(Blackwater)式的僱傭軍組織的顧問;以及克拉克(Wesley Clark)將軍,他當時是北約最高司令,現在是希拉里•克林頓的軍事顧問。

科索沃“在國際監督下的獨立”跟自治無關。退出的是聯合國,進入的是歐盟。從塞爾維亞身上砍下的科索沃將只不過是歐盟(以及北約)的保護國。布魯塞爾的歐盟官員證實,數千名官僚和警察將被派遣到科索沃,跟已經駐扎在那裏的1.7萬人的北約部隊共同管理它。

新殖民主義將在“被解放的”科索沃大行其道,科索沃人將不得不忍受一位總督的統治,而且在外交上將沒有發言權。還是想想佈雷默(L Paul Bremer)總督領導的盟軍臨時佔領當局(Coalition Provisional Authority)對“被解放的”伊拉克的統治吧!

一群歐洲分析家-當然俄羅斯人就不用說了-已將當前巴爾幹這場危險的遊戲跟1914年導致一戰爆發的“薩拉熱窩事件”相提並論。科索沃獨立在短期內引起的反彈包括,塞爾維亞人將不參加這個“獨立的”國家,阿爾巴尼亞將不承認當前阿爾巴尼亞/塞爾維亞/馬其頓之間的邊界。如今中歐、俄羅斯和穆斯林世界就像一個世紀前一樣在巴爾幹碰撞,但這次受到美國的操縱。布什和德國總理默克爾在事情發生數周前就為科索沃獨立開綠燈。

俄外長拉夫羅夫(Sergei Lavrov)聲稱,科索沃的獨立意味著現代歐洲終結的開始。正如英國記者拉夫蘭德(John Laughland)所強調的那樣,“這個省(科索沃)的當前地位是由聯合國安理會的‘1244號’決議確立的”,這意味著科索沃是塞爾維亞的一部分。因此美國和歐盟-再次-踐踏了國際法。

伊拉克庫爾德人誓爭獨立

科索沃獨立在庫爾德人,尤其是伊拉克庫爾德人看來是一個誘人的先例,獨立的伊拉克庫爾德斯坦看來呼之欲出。這是他們的夢想,卻是土耳其人的噩夢。就像在科索沃一樣,重要的東西是石油(基爾庫克及其油管)。伊拉克庫爾德斯坦自1991年以來就是擴大版的邦德斯蒂爾基地,是美國在薩達姆統治的伊拉克保留的一塊飛地,接著在被布什摧毀的伊拉克,又成為一塊穩定的“民主”飛地。

但當1萬土耳其大軍在美國的情報幫助下入侵伊拉克庫爾德斯坦時,庫爾德人的獨立夢想看來很難實現。

據巴格達一家日報報道,庫爾德斯坦地區政府主席馬蘇德•巴爾扎尼(Massoud Barzani)向布什發出了緊急信件,要求他親自出馬阻止土耳其的入侵行動。馬蘇德直截了當地指責土耳其摧毀伊拉克庫爾德斯坦的基礎設施。巴爾扎尼的發言人穆斯塔法(Falah Mustafa)表示,美國政府要承擔一切責任。庫爾德人民兵組織“自由鬥士”(peshmerga)的莫申(Muhammad Mohsen)將軍也表示憤怒,“我們認為美國正在犯一個大錯誤”。這同樣預示著一種不可避免的反彈。

如今數千名“自由鬥士”成員駐扎在靠近土伊邊境的地區。據莫申透露,他們以邁丁(Mateen)山脈為界。他說,“自由鬥士已警告過(土耳其人),如果你們跨越雷池一步,我們就會殺了你們。”他還透露說,巴爾扎尼誇張地告訴他說,“我在庫爾德人跟土耳其人的戰鬥中將會流第一滴血。”

庫爾德媒體不斷重複庫爾德斯坦地區政府的官方立場:它已採取一切措施限制庫爾德工人黨(簡稱PKK)在伊拉克庫爾德斯坦的反叛活動。庫爾德媒體指責說,土耳其人無視庫爾德斯坦地區政府的努力,同時也無視巴格達政府軟弱無力的抗議。伊拉克庫爾德政客援引了同樣的說法:庫爾德工人黨只是土耳其“阻止庫爾德人建國的一個藉口。”

但後來庫爾德斯坦地區政府總理尼切爾萬•巴爾扎尼(Nechirvan Barzani)發出了不同的調子。他說,土耳其軍隊並未攻擊庫爾德平民,只是摧毀了偏遠山區一些山口的幾座橋樑。然而,庫爾德媒體卻大量報道了庫爾德村莊遭受的破壞,甚至還提供了錄像。這是怎麼回事?

土耳其入侵伊拉克庫爾德斯坦是炫耀力量-有點像是慢動作的“震懾行動”,意味著它是中東和中亞一個值得重視的玩家。土耳其比塞爾維亞擁有更強大的火力,而且是北約成員國。它已設定自己的明確目標:打擊庫爾德斯坦地區政府的威信,讓別人知道,一旦庫爾德斯坦獨立它會作何反應,其中包括控制伊拉克盛產石油的基爾庫克。與此同時,土耳其也借此向華盛頓發出一個信息:不要惹火了我們,否則我們會讓伊拉克唯一“穩定的”部分變得不穩定;這還是向巴格達發出的一個信息:讓我們繼續做生意,我們的發展需要你們的石油和水資源。

這種情況下的反彈也許很長時間後會出現,不過華盛頓很快就會感受到衝擊。土耳其將會跟俄羅斯達成石油協議,將會購買伊朗的天然氣並跟它合作開發里海石油。至於伊拉克庫爾德人,他們既痛恨華盛頓,也痛恨安卡拉,他們想成為新科索沃的夢想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強烈。

本文作者Pepe Escobar 是《全球斯坦:全球化世界如何溶解成流動性戰爭》(Globalistan: How the Globalized World is Dissolving into Liquid War)一書的作者。

譯者:晏陽



[轉載] 解構科索沃獨立(上):美國為民主還是為了油管?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科索沃政治獨立了 那經濟呢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