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3/04

[轉載] 解構科索沃獨立(上):美國為民主還是為了油管?


http://www.atchinese.com/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46980&Itemid=110

列印

E-mail

撰文 Pepe Escobar   
2008/03/03, 週一

俄羅斯總統普京曾說:“科索沃(Kosovo)獨立的先例是個可怕的先例,事實上將會摧毀數個世紀,而不是幾十年形成的整個國際關係體系。(美國人)沒有仔細考慮他們所作所為的後果。總有一天,它會成為一把雙刃劍,而拿著它的人將會自食其果。”

在很多方面,科索沃就像是新的庫爾德國,反過來也可以說,伊拉克就像是新的南斯拉夫。

科索沃單方面宣佈獨立與“民主”無關。但北約向塞爾維亞的傳統盟友俄羅斯挑釁,其意義何在?

當前正在上演的這場鬧劇圍繞著兩個關鍵的而且相互關聯的事實:一是美國經營的石油管道王國;二是美國政府以35萬多美軍,在130個國家管理著737個軍事基地。簡而言之,它圍繞著跨巴爾幹的AMBO石油管道以及科索沃的邦德斯蒂爾(Camp Bondsteel)基地。美國花了一代人時間,才建立了這個在歐洲建立的最大軍事基地。

它也說明從比爾•克林頓到布什政府美國政策的連續性:就好像是美國是世界上唯一的國家,可以單方面制定遊戲規則。

南斯拉夫和伊拉克也給了世界兩個“教訓”。從克林頓的人道帝國主義到布什的“反恐戰”,這完全是美國獨享的專利。當然,就像普京警告的那樣,反彈是不可避免的。

為購軍火 科索沃解放軍販毒籌款 

1999年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以推翻一個所謂的“新希特勒”米洛舍維齊(Slobodan Milosevic)為由對南斯拉夫進行了為期78天的轟炸;2003年布什為推翻另一個“新希特勒”薩達姆(Saddam Hussein)對伊拉克展開“震懾行動”。這兩者如出一轍。克林頓妖魔化塞爾維亞人,避開聯合國授權對其動武;布什妖魔化伊拉克人,只是得到了美國國會的授權,而沒有聯合國的授權。

克林頓攻擊前南斯拉夫,一路將後冷戰時代的北約擴展到前蘇聯的邊境。布什攻擊伊拉克享受能源大餐。這兩場行動的核心都是軍事化和霸權控制。南斯拉夫被摧毀了,被肢解了,跟當年巴爾幹半島的情況類似,即經過種族清洗後分解為數個微型國家。伊拉克被摧毀了,被肢解了,被推上巴爾幹化的道路,走上了以派系和宗教為界的種族清洗不歸路。

參議員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聲稱,南斯拉夫的巴爾幹化以及現在的科索沃獨立(不如說是對塞爾維亞的肢解)是“民主”的勝利和美國外交政策的一項成就。

在犯罪學家、1990年代曾擔任俄羅斯國際刑警組織負責人的奧弗欽齊(Vladimir Ovtchinky)看來,美國、德國、法國和英國這幾個國家所鼓吹的這種新獨立國家“典範”實際上是“歐洲心臟地帶的一個黑手黨國家”。科索沃總理塔奇(Hashim Thaci)以前曾是馬克思主義者,後來又擁抱民族主義加社會主義這種大雜燴。他是帶有犯罪團夥性質的科索沃解放軍(UCK)最年青的首領之一,以“大蛇”為代號開展行動。

時任美國國務卿奧爾布賴特(Madeleine Albright)對他的讚揚溢於言表,稱他是“為民主而戰”的那些科索沃人中“最有前途的一個”,這條“大蛇”由此而為世人所知。奧爾布賴特如今是希拉里•克林頓的高級外交政策顧問之一。科索沃解放軍就像是巴爾幹的基地組織,從事毒品交易-得到了美國和英國情報界的積極支持。英國特種部隊曾在阿爾巴尼亞北部訓練科索沃解放軍,與此同時土耳其和阿富汗軍事指導員向他們傳授遊擊戰術。甚至本•拉丹也曾在1994年到過阿爾巴尼亞,基地組織與科索沃解放軍有牢固的聯繫。

奧弗欽齊在俄羅斯一家日報上撰文描述了科索沃阿族人犯罪團夥如何控制鴉片和海洛因交易,如何將來自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鴉片和海洛因經巴爾幹走私到西歐;接著在1990年代末對毒品交易徵稅3%,用來資助科索沃解放軍的所有軍事行動。奧弗欽齊在文中指出,科索沃解放軍從價值超過7.5億歐元(折合11億美元)的毒品交易中獲得大量好處,並用來購買武器。

國際刑警組織和歐洲警察機構指出,這些科索沃犯罪組織還將非法經營多樣化,除了走私毒品外,還走私人口和大規模組織賣淫活動,僅僅在1999和2000 年,就獲得了不少於75億歐元的收入。在德國,他們通過走私卡拉什尼科夫步槍(Kalashnikov)和偽造歐元大發橫財。以至於到了2007年底,意大利三大黑手黨組織認真考慮建立一個聯合卡特爾(cartel)來對抗超級強大的科索沃黑手黨。

美國看中那裏的油管

華盛頓以及歐盟三大國法德英為科索沃獨立歡欣鼓舞。但這個自稱的“國際社會”核心對其他有可能獨立的實體卻採取驚人的沉默姿態。這些實體包括比利時的法蘭德斯(Flanders)、北塞浦路斯、波斯尼亞的塞爾維亞共和國、西班牙的巴斯克(Basque)獨立運動、直布羅陀(Gibraltar)、克什米爾、西藏、臺灣、格魯吉亞的阿布卡齊亞(Abkahzia)和南奧賽梯(Ossetia)-兩者都親俄羅斯、巴勒斯坦以及庫爾德斯坦。北科索沃(其人口完全是塞爾維亞人)和西馬其頓也不夠資格獨立。那麼為什麼是科索沃?這是因為它牽涉到AMBO油管和邦德斯蒂爾基地。

AMBO是阿爾巴尼亞-馬其頓-保加利亞石油公司(Albanian Macedonian Bulgarian Oil Corp)的簡稱。價值11億美元的AMBO油管(也被稱為跨巴爾幹油管)預計到2011年完工。屆時它可將里海石油輸送到格魯吉亞的港口,然後由油輪經黑海運到保加利亞的布爾加斯港(Burgas),再通過馬其頓轉運到阿爾巴尼亞的弗勞拉港(Vlora)。

克林頓領導北約反對南斯拉夫和支持阿爾巴尼亞的那場戰爭是美國獲取弗勞拉港這個戰略要地的重要一步。石油將從這個港口被運到荷蘭的鹿特丹和美國西海岸的煉油廠,這樣就可以繞過擁擠的博斯普魯斯海峽(Bosphorus Strait)、愛琴海和地中海。

AMBO油管的可行性研究報告最初在1995年由哈里伯頓(Halliburton)在英國的子公司布朗-魯特能源服務公司(Brown and Root Energy Services)提出,後來在1999年又經過修改。這條油管符合副總統切尼(Dick Cheney)以及之前克林頓政府能源部長理查德森(Bill Richardson)提出的美國能源安全網絡。美國企圖把從里海經過巴爾幹的這條關鍵能源走廊軍事化,並且試圖孤立或打擊俄羅斯和伊朗。

哈里伯頓必定深深捲入了整個計劃。邦德斯蒂爾基地正是這個計劃的一部分。該基地是美國自越戰以來在海外建立的最大軍事基地,位於靠近馬其頓邊界的科索沃南部,占地400 公頃。那裏有泰式按摩和大量垃圾食品,可以說是規模相對小但更友好的五星級關塔那摩(Guantanamo)。約翰森(Chalmers Johnson)在《帝國的悲哀》(Sorrows of Empire)中說,“軍隊中有人開玩笑說,從外太空能夠看到的僅有兩個人造物體就是中國長城和邦德斯蒂爾基地。這個基地也將會成為科索沃的阿布格萊布(Abu Ghraib)監獄,也就是說成為這個獨立實體的最大監獄。在未受指控以及沒有辯護律師的情況下,囚犯在那裏就可被無限期拘留。剛剛贏得奧斯卡最佳記錄片獎的《開往暗處的的士》(Taxi to the Dark Side)不僅適用於阿富汗的巴格拉姆(Bagram),也適用於科索沃的邦德斯蒂爾基地。

本文作者Pepe Escobar 是《全球斯坦:全球化世界如何溶解成流動性戰爭》(Globalistan: How the Globalized World is Dissolving into Liquid War)一書的作者。

譯者:晏陽



[轉載] 美專家辯支持科索沃獨立是否合法←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解構科索沃獨立(下):連鎖反應 伊拉克庫爾德人必爭獨立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