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2/26

[轉載] 科索沃獨立是通例而非特例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8/new/feb/26/today-s1.htm

巴爾幹半島蕞爾小國科索沃本月十七日宣布獨立,成為前南斯拉夫解體以來出現的第七個國家。兩百萬人口的小國,以阿爾巴尼亞裔居絕大多數,塞爾維亞裔僅約十二萬人,塞爾維亞政府因此強烈反對科索沃獨立。一星期以來,塞國不僅在國際間大力阻止此事,召回駐美歐等承認科索沃國家使節,首都貝爾格勒還發生群眾火攻美國大使館事件。科索沃在惡劣的環境選擇獨立之路,國際社會的反應如何?台灣能從中得到什麼經驗教訓?應是我國在熱烈總統選戰中必須同樣關注的國家前景議題。

必須強調的是,沒有兩個國家的情況是完全相同的。科索沃是最新誕生的經濟後進國家,台灣做為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二千三百萬人擁有自由民主的政府與國會,與二十三個國家維持正式邦交,並且在國際社會以繁榮進步的經濟實力扮演積極角色,包括曾對科索沃伸出援手。另一方面,有如科索沃,台灣面對一個強大鄰國,宣稱台灣是它的一部分,千方百計企圖併吞,並且極力封殺台灣國際活動空間。這種霸權的具體例證,本週又增添一樁:台灣與美英德法義澳等國,率先承認科索沃獨立,這一資訊不但登上科國第一大報「科索沃今日」,也見諸科國政府網站,旋因中國干預,網站把台灣從名單移除。

中國在科索沃獨立藉機打壓台灣,理由是其一貫的陳腔濫調: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沒有權利和資格承認其他國家。中國雖「外厲」如此,其實擔心的當然是科索沃引發效應,鼓舞西藏、新疆追求獨立於中國之外的運動。事實上,國際社會對科索沃獨立的反應,與各國本身是否面臨內部獨立勢力有相當關聯。面對車臣獨立的俄羅斯、有巴斯克要求自主的西班牙、荷法語系想分道揚鑣的比利時,唯恐爆發骨牌效應,造成內部分崩離析,乃對科索沃獨立敬而遠之。同時,塞爾維亞原係共產南斯拉夫主幹,與俄中有共產集團舊誼,其於聯合國力挺塞爾維亞而阻撓科索沃獨立與加入聯合國,這亦為要因。

最值得觀察的是美國。美國是立即承認科索沃建國的要角之一,為此甚至不惜得罪俄羅斯。然而,國務卿萊絲在承認科索沃獨立的聲明中,又畫蛇添足強調這是特例,不能適用今日世界其他狀況;因為前此南斯拉夫解體、科索沃曾發生種族清算事件、平民集體受害的嚴重罪行,科索沃建國情況特殊。萊絲沒有說出口的是,美國其實在科索沃獨立問題的主要考量,是由於科國阿爾巴尼亞裔絕大多數為穆斯林,立即表態足以向伊斯蘭世界示好。另外,也許同樣重要的是,由於俄國與中國都面臨內部要求獨立的呼聲,美國自不願在科索沃獨立一事,過度刺激這兩個反對最力的國家。無論如何,各國都有特殊國情,其他有志建國者只要像科國這樣團結對外,一旦出現符合美國戰略利益,要為獨立鋪陳特殊理由,甚至造成事實,都是有機會的。

最值得世人關注的,應該還是像塞爾維亞這種國家,千方百計勉強別人做它的一部分。科索沃與塞爾維亞在種族、宗教有嚴重矛盾,塞爾維亞既未能善待科索沃阿裔人民,且不惜以武力屠殺鎮壓,導致阿裔必欲獨立的結果。世界上類似塞國的大國所在多有,中國即其一例,當然也令有良知之士看不慣。義大利參議員塞瓦爾在其政府承認科索沃之後,促請政府以同一標準對待台灣。他批評中國,在人權自由未能善待自己人民,在沒有外在威脅情況大肆擴軍,且以武力對準台灣。就此而言,台灣在抗拒中國併吞之路,科索沃的內部團結與眾志成城,是必要條件;而其終於獨立,應是受壓迫國家與人民的通例,而非特例。



[轉載] 塞國面臨加入歐盟或不承認柯索伏的抉擇←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俄國就科索沃問題何以雷大雨小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