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12/06

[轉載] 勝敗兩極「格差社會」惡化


中國時報 2007.12.06 
黃菁菁、張慧英/專題報導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10504+112007120600531,00.html
 

 兩個世界▲在日本的都市中,常見街友席地而坐,與穿著光鮮亮麗的民眾,形成強烈的對比。(姚志平攝)

     日本文化有很強的階級意識,上下涇渭分明,而且流動管道有限。就像火車一樣,有人搭上成功直達車,一生優渥平順。有人只能搭普通慢車,遇上拋錨還得另外找車。有人什麼車都搭不上,但也有本事大的人,自己開車駛向更寬廣的天地。

     長期經濟衰退加上全球化衝擊,使日本貧富差距(格差)擴大,中產階級減少。如果用火車比喻的話,就是直達車減少,更多人必須改搭慢車,而慢車拋錨或把人拋出去的頻率也更高了。

     努力求勝避當飛特族

     岩波書店學術一般書編集部課長馬場公彥表示,十年前出的書還會討論日本有沒有格差問題,現在的書根本不談這個了,只談如何成為勝利一族,如何不落入下流社會。

     薪資就可以看出差距。如果男性正式員工的薪水是100,女性正式員工是67.1。男性臨時員工只有52.5,女性臨時工更少到46.3。由於現在正式員工不到7成,年收入3百萬日圓以下的低收入戶於是大增,進一步惡化了勝敗兩極的「格差社會」。

     能夠搭上成功直達車的,是世人眼中的「勝組」。通常家世好,從名門幼稚園念到名門大學,之後順利進大企業或成為公務員。升遷按部就班,年薪可拿到6百萬日圓以上,公司還提供保險福利。

     第一份工作做不久就轉業,或畢業後沒立即就業,選擇自由兼職打工的人,就像半途下車遊玩,想再上車時才發覺此路不通,只有當時薪的派遣社員、飛特族(Freeter臨時打工人員)。學歷能力不佳、找不到正式工作的人,也只能做派遣或飛特族。

     敗組生不逢時難翻身

     在日本社會裡,這樣的人形同落入了敗組,很難再翻身。很多人其實是生不逢時,90年代出社會的人,剛好碰上十年經濟冰河期,很難找到正式工作,只能兼職打工派遣湊合著過。33歲的講談社文庫出版部編輯高垣了士畢業自名校神戶大學,他說他的同學很多現在都還在當飛特族。

     即使現在景氣好轉,企業也寧可到校園找大學畢業生,也不要雇這些年齡、資歷、能力都不上不下的人。因此,70年代出生、90年代就業的這整個世代,簡直像是被拋棄了一樣,沒辦法回頭分享經濟復甦的好處。

     網咖難民只能算圈外

     努力的敗組雖能維持生活開銷,但薪資偏低,又沒有獎金、退休金或厚生年金,在高物價下只能勉強糊口。日本雖有勞工最低薪資法,但與英美等先進國家相比是最低的。而且慢車缺乏保障,可能沒坐幾站就被趕下車,難免對未來感到不安。

     更等而下之的,是僅能到工地打工領微薄日薪,或作資源回收維生,有的人1個月賺不到五萬日圓(約台幣1萬4千6百元),連最基本的溫飽都不可能。最近除了遊民之外,更出現年輕低收入的「網咖難民」。這些人連勝組敗組都排不上,只能算圈外了。

     有心也能打開新通路

     不過,也有人不必靠列車前進。新時代為舊體制打開了新的通路,現在的生存競爭也許激烈,但也激發出人的求生本能,讓有心挑戰的人找到更多機會。市值近3千億的樂天集團社長三木谷浩史、軟體銀行的孫正義等人,都是舊體制難以想像的成功範例。

     大部分成長於日本文化的人,是必須依附某個團體才能生存的。但這樣的文化正在蛻變,人的生存方式也是。



[轉載] 日本高中生學習能力有下降趨勢←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實施寬鬆教育 學生程度直直落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