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12/03

[轉載] 深陷蚊帳文化 牽絆太陽升起


中國時報 2007.12.03 
張慧英/專題報導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10501+112007120300063,00.html

 從眾、內向 連坐姿也一個樣 ▲一式的西裝,一式的坐姿,日本民眾出門在外穿著整齊並顯得保守。(姚志平攝)

     前言:日本剛擺脫長期衰退的日落期,重新復甦迎向日出,但最近似乎又陷入發展瓶頸。面對貧富差距、人口老化中國崛起,日本彷彿正處在一個日出與日落之間的不確定地帶,未來是升是降,攸關日本未來命運及亞洲政經變局。 本報記者張慧英、姚志平與駐日特派記者黃菁菁共同採訪日本各界領袖,製作了《在日出與日落之間─日本專題》,將自今天起系列推出。

     前首相安倍晉三突然請辭,原因一說是「他在蚊帳外面」。這句日本俗語指「狀況外」,意謂他被下屬排除在決策外。的確,蚊帳裡私密安全,出去既孤單又會被叮。「蚊帳文化」是日本社會的一大特色,但在全球化的激烈競爭中,卻束縛了改變的速度。

     深受武士道影響的日本文化,有三項重要特質:榮譽、階級、忠誠。工作認真、細膩,階級意識強,下服從上,上照顧下,對角色職責非常忠誠。在上下個群間,有一種親密依賴與真誠付出。

     這可以保護最大多數人的利益,例如工作時間長得不人道,但公司會終身雇用;依年資晉升的年功序列制,讓所有人都安全分到一杯羹。認真、團結產生了強大力量,使日本在明治維新後迅速前進,又從二戰廢墟中崛起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毛毛蟲社會 強化集體性

     但強化集體性的同時,個體受到了壓抑。漸漸執著於忠誠的表面形式,遺忘了純樸真誠的初衷,害怕被排斥,於是不敢異議,不敢不一樣。

     「日本是毛毛蟲社會,一隻接一隻連成一個圈,一直轉一直轉,即使知道五步外就有食物,也不會有人脫軌跑出去。」譯作家邱振瑞形容。但橫濱的女大生曾田亞紗子卻認為:「當少數派會遭到白眼,反而跟著大家較輕鬆,自我主張太強的人會活得很痛苦。」

     這種蚊帳文化,導致內向、從眾、缺乏創意魄力、對改革畏縮。如果長期以來的運作出了問題,往往因應遲緩,甚至硬著頭皮照舊。一頂頂小蚊帳裡,是一群群不斷對彼此及體制宣示忠誠的人。榮譽感除了認真、自愛外,還應該有堅持是非、理想或個人幸福的道德勇氣,但卻遺失在蚊帳外了。

     一頂黨政商大蚊帳,養出了金權政治與溫和的媒體,對利益輸送習以為常,導致泡沫經濟崩盤。景氣冰河持續十三年,整個世代因此婚育困難。但改革始終只觸及枝節,如今年金問題依然官官相護。而商社文化要求男員工長時工作,下班後還要聚會以示團結,也是女性不婚少子的原因,但這種文化至今依舊。

     國家的未來 多數很迷惘

     其實泡沫崩潰以來,日本已有不少改變,終身雇用與年功序列制不再。政府鼓勵企業給予女性更多就業機會及托兒福利。銀行經過整頓,放款效益及資訊透明都有改善。但在經濟衰退的震撼後,面對飛快趕上的中國,日本的自信與活力都有些虛軟。

     許多人也感到憂心,產經新聞編集部經濟本部次長河崎真澄坦承:「過去日本人很期待從經濟大國變成政治大國,但現在我們國家的認同迷路了。以前是經濟大國,現在不是了,也不是政治大國,那我們的目標是什麼?看不見了。」

     等帶頭的人 來掀開蚊帳

     日本正卡在一個發展瓶頸,要找到新動力,第一步就得先掀開蚊帳。日本有句俗語「紅燈一起過就沒關係」,意思是有人帶頭大家就會跟,不過,大家還在等那個帶頭的人。也許最後日本之所以起步,不是因終於有人帶頭,而是被從後面衝來的中國給撞出去。



首頁│ 下一篇→[轉載] 黨政經鐵三角 是推手也是黑手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