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11/02

[轉載] 多元共存才是土耳其之路


中國時報 2007.11.02 
陳中芷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10514+112007110200134,00.html

      土耳其日前決議將採軍事圍剿庫德族勞工黨(Partiya Karkeren Kurdistan,PKK),無論從戰略或戰術來看將會是一場豪賭。

     對此,伊拉克與美國外交施壓,難有結果;一方面伊拉克政府對轄內庫德族自治區沒有實質控制權,另一方面美國掌握中東需要庫德族的合作,處理庫德族衝突能力有限。而且美國控制伊拉克後,土耳其的戰略價值不如以往,更因美國會通過譴責屠殺亞美尼亞案,美土關係緊繃,表態支持的可能性不高。如果土耳其執意侵入邊境山區,受威脅的是伊拉克和伊朗國境,國際不會坐視不理,而山區利於游擊隊不利正規軍,戰事也難收尾。就政治效應來講,土耳其一旦動武,等於自斷加入歐盟的機會。土耳其如何處理境內庫德族衝突,將影響整個中東地區政治軍事勢力結構的分布,背後攸關油源控制權。

     庫德族發源於肥沃月灣的庫德斯坦,遠比土耳其人起源早,從中世紀起屬於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最接近獨立的機會是第一世界大戰結束時的色佛爾條約。當時聯軍瓜分鄂圖曼帝國,允諾庫德族自治。隨後在土耳其領袖凱末爾「雙民族統治」的政治宣傳下,庫德族參與土希戰爭,與土耳其共同對抗帝國強權。土耳其獨立,洛桑條約取代了色佛爾條約,在凱末爾的民族同化政策下,完全撇開庫德族自治問題,埋下土耳其境內庫德族百年衝突的導火線。

     庫德斯坦邊界隨時代而變,現在主要分屬四國:土耳其東南部、伊拉克北部、伊朗西部、敘利亞東北部,土耳其占地最多,敘利亞最少。四國境內庫德族各有際遇,影響最大的是伊拉克和伊朗的庫德族。伊拉克庫德區從一九六○年代起,就是英美牽制伊拉克的棋子。在伊拉克脫離英國獨立後,庫德族幾番血鬥,迫使哈珊讓步,庫德區成為準國家自治區,而庫德區自治問題也成了美國發動波灣戰爭的藉口。伊朗境內庫德區享有少許自治權,也有反抗軍組織對抗伊朗政府,軍事領袖和美國有溝通管道,尚未正式列為國際恐怖組織。相對於伊朗與伊拉克,土耳其政府出於「純粹民族」的意識形態,打壓境內庫德族最烈,歷史文化糾葛最深。

     庫德族在土耳其超過一千一百多萬人口,在同化政策下,被視為土耳其人分支。政府嚴禁庫德語言文字,公開燒毀庫德書籍,並在六十年代逮捕庫德文化菁英,迫使庫德族在七○年代從爭取文化自主權的溫和路線轉向武裝對抗。庫德族勞工黨成立於一九七八年,受馬克思主義和法農民族解放理論影響,目的是獨立建國,在伊拉克、敘利亞和伊朗都有姊妹黨。

     從七○至九○年代,土耳其政府投下大量軍警圍剿PKK,在庫德區省分下達戒嚴令。據土耳其官方記錄,到一九九七年為止土耳其軍隊摧毀超過三千一百庫德族村落,三十七萬非武裝庫德人流離失所,反抗軍流竄進庫德斯坦山區。土耳其堅壁清野的軍事策略,讓其他三國庫德區變成反抗軍隱匿補給兼秘密訓練的基地。一九九九年反抗軍領袖被捕,自此PKK片面宣布停火。但土耳其認為停火協定只存在國與國,不存在政府與恐怖組織之間,重新激化PKK炸彈攻擊行動,被歐盟和美國判定為國際恐怖組織。二○○二年起土耳其為求加入歐盟,進行國會改革,首次承認少數民族的文化權,撤銷庫德區戒嚴令。雖然做了適度開放,法律上庫德族仍是禁忌。年前,一項以大學生為主,要求庫德語為合法第二母語的簽署活動,被政府視為PKK活動,下令查禁。

     建立庫德斯坦國,對分屬四國的庫德族來說是現實中難以達成的理想,庫德斯坦,已是概念中的故土。為了生存,庫德族選擇和美國合作,付出的代價是與阿拉伯國家為敵,孤立於中東地區。但和美國合作下的伊拉克庫德族自治區是現行的夢土:能講母語,較好的生活條件和教育機會。

     對土耳其而言,解決庫德族問題,需要的是承認種族差異與處理多元文化的政治智慧,而不是武力,讓出更大的自治權,並不影響國家的完整性,更不會比戰爭代價大。多元共存是現代國家起碼的共識和人權標準,不認清這點,土耳其將永遠不會被歐盟接受,還會面臨美國藉機滲入自家後院的潛在危險。

     (作者為德國畢勒菲德大學歷史學博士生)



[轉載] 美國會有道德威權譴責土耳其嗎?←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世俗化vs.政教合一:土耳其的政治難題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