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10/24

[轉載] 美國會有道德威權譴責土耳其嗎?


中國時報 2007.10.24 
林博文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10504+112007102400525,00.html

     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10月10日以27票對21票通過譴責土耳其於1915年開始對亞美尼亞人(Armenians)的大屠殺是一種「種族滅絕」(genocide,或稱種族淨化)。土耳其政府對這項純屬象徵性而無任何約束作用的決議案憤怒無比,立即召回駐美大使,並揚言如眾院院會通過此項決議案,50多年的美土軍事合作將從此逆轉,美土外交關係亦將變質。

     土耳其的嚴厲警告嚇壞了白宮,連大力支持譴責土耳其的眾院議長裴洛西也被嚇到了,一批贊助連署決議案的兩黨議員紛紛打退堂鼓撤銷連署。布希和白宮發言人連續發表聲明批評眾院外交委員會,他們說美國對1915年以來,亞美尼亞人遭遇的苦難深感遺憾,但眾院外委會的決議案並不是對歷史性大殺戮的正確反應,決議案只會嚴重損害美土關係和反恐戰爭。而布希和白宮發言人絕口不提「種族滅絕」這個字眼。

     鄂圖曼帝國的土耳其人從1815年開始有計畫地屠殺亞美尼亞人,強迫他們向沙漠行軍,以刺刀和饑餓對付他們,約有150萬亞美尼亞人死亡。當時美國駐土耳其大使摩根索(Henery Morgenthau,其子摩根索二世當過羅斯福總統的財政部長,其孫現為紐約曼哈頓首席檢察官),曾向土國內政部長抗議殺戮,部長不耐煩地說:「你為什麼對亞美尼亞人那麼有興趣?」

     波蘭猶太人雷姆金(Raphael Lemkin)聽到亞美尼亞人被土耳其人有計畫、有步驟地屠殺後,創造了「種族滅絕」這個字眼,它的意思是說一個種族系統性地摧毀,而不是一次性地大殺戮。屠殺亞美尼亞是土耳其的歷史大罪和道德內傷,92年來,土耳其一直使用各種方式掩飾這項罪行,甚至在刑法上明定不可宣揚土耳其殺害亞美尼亞人。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土耳其亞美尼亞人帕慕克(Orhan Pamuk)即曾被控侮辱祖國而差點被判刑,而在國際壓力下,安卡拉政府才讓步。

     住在美國的100餘萬亞美尼亞人後裔,曾多次遊說國會通過譴責案,但每次在眾院外委會即止步,原因是白宮不願得罪土耳其(雷根是唯一用「種族滅絕」字眼譴責土耳其的美國總統),而土耳其遊說團又多金多勢。

     美土間的軍事合作從1950年韓戰即開始,在聯合國部隊中,土耳其軍隊最能打,死傷亦多。目前伊拉克16萬美軍每日所需的軍需與日常用品,70%是從土耳其運來,美軍各種燃料,有三分之一來自土耳其。土耳其這一陣子一直威脅要入侵伊拉克北部,以掃蕩土國庫德族叛軍,而美國國務卿萊斯再三力勸土耳其克制。土耳其每年獲得5至10億美援(軍援除外),僅次以色列和埃及。

     由於土耳其是極少數(也許是唯一)公開支持以色列的伊斯蘭國家,因此美國眾院外委會在辯論譴責案時,曾引發美國猶太社區的對峙和分裂。勢力龐大的猶太組織「反誣衊聯盟」(Anti-Defamation League)協助遊說眾院不要通過譴責案(土耳其政府至少花了2000萬美元遊說費),理由是土耳其是以色列的好朋友,但許多猶太公司則認為曾遭納粹德國屠殺的猶太人,應該同情和支持亞美尼亞人,不應為了現實政治而罔顧道德責任與歷史良心。許多猶太社區還公開宣布與「反誣衊聯盟」斷絕關係。

     土耳其政府的強烈反應,可能會迫使眾院議長裴洛西、眾院外委會主席藍托斯(對台友好的加州猶太人,納粹集中營的倖存者)和眾院民主黨放棄把譴責案送交院會討論。也就是說,譴責案到最後還是不了了之。

     其實,眾院外委會通過譴責土耳其「種族滅絕」,亦引發了一些令人深思的問題,美國國會有道德威權譴責別國的歷史罪行嗎?一名佛羅里達州民主黨籍眾議員說得好,美國從來沒有為當年拓荒時代屠殺印第安人而道歉,白人打贏印第安人是「勝利」,印第安人打敗白人則是「屠殺」。史達林、毛澤東的罪行,是不是也要譴責呢?所有的歷史罪惡都該受到譴責,但不應是選擇性的。(本欄作者新著《歷史從此改寫──跨世紀人物評點》,近由立緒文化公司出版)



[轉載] 土耳其公決通過憲法修正案←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多元共存才是土耳其之路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