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8/28

[轉載] 安倍提出“大亞洲”構想 拉攏被冷落多年的印度


  列印 E-mail

撰文 Purnendra Jain   

2007/08/27, 週一 
http://www.atchinese.com/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38652&Itemid=110


阿德萊德---日本一向與印度保持低調的雙邊關係,但如今卻對這個南亞國家表現出特別的興趣。首相安倍晉三(Shinzo Abe)上周對新德里進行了為期三天的訪問就是明證。安倍是在岸信介應尼赫魯(Jawaharlal Nehru)之邀訪問新德里50周年後出訪印度。儘管岸信介出訪沒有給雙邊關係帶來長期的實際效果,但是安倍出訪是兩國關係史上的又一個重要里程碑。

安倍是繼森喜朗(Yoshiro Mori)、小泉純一郎(Junichiro Koizumi)之後第三位出訪印度的日本首相。從安倍這次訪問開始,印度成為全球唯一一個日本每年與之進行總理級對話的國家。

日本國內最近存在很多政治變數,當中包括安倍領導的自民黨在參議院選舉中慘敗,有人因此要求他引咎辭職。儘管如此,但安倍還是堅持計劃出訪,從8月19日開始對印尼、印度和馬來西亞這三個亞洲國家進行長達一周的訪問。

安倍與印尼簽署了雙邊自由貿易協定,使之成為繼新加坡、馬來西亞、菲律賓、泰國和文萊之後第六個與日本簽訂自由貿易協定的東南亞國家。印尼是日本最大的液化天然氣供應商,在各國出於戰略考慮激烈爭奪能源的情況下,日本通過與印尼簽訂自由貿易協定保證能源供應。而日本也將向一系列印尼產品,包括農產品開放市場,不過大米除外。

結束對印度的訪問之後,按計劃安倍將前往馬來西亞。他將會見馬來西亞總理,預計雙方將簽署一份旨在促進兩國在安全、環境等領域的雙邊合作的聯合聲明。

此次亞洲之行最重要的一站就是印度,這個國家一直處於日本的亞洲戰略邊緣。不過,舊的亞洲戰略已經大大改變了,而且這種變化仍在繼續,因為東京熱切希望以一種綜合性的方式與印度建立密切關係。日本駐印度大使榎泰邦(Yasukuni Enoki)稱之為“範式轉變(paradigm shift)”,此人說,如今在日本的亞洲外交框架內,“日本—印度夥伴關係是最重要的”。

二戰後,印度一直渴望成為日本的親密夥伴。兩國在戰後立即頻繁往來,但很快又分道揚鑣,因為冷戰導致國際政治格局發生重要變化,日本成為美國的盟友,而印度支持不結盟運動(Non-Aligned Movement),但也明顯傾向蘇聯(Soviet Union)靠攏。好幾次陷入政治困境,例如1962年爆發的中印邊境戰爭以及與巴基斯坦的衝突的時候,印度都尋求日本的理解和支持。但日本在這些問題上保持中立態度,這令新德里感到很失望。

當印度希望加強與富有且經濟增長強勁的日本之間的貿易和投資時,尤其是在上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初,大多數日本企業都湧向中國,根本沒人注意印度,原因是後者太遠了。貧窮、種族衝突不斷、國內政局不穩、與鄰國仍時有衝突,印度給人留下的這些印象仍然很深刻,因此日本對印度不感興趣。

即便東京不重視印度令新德里感到失望,但它們仍然是好朋友。不過,印度1998年進行核試驗導致兩國原本脆弱的關係惡化,而在此之前,印日關係並沒有出現任何波折。印度進行核試驗之後,東京對新德里實施嚴厲的制裁,並在聯合國等國際場合批評印度的核動作。

儘管森喜朗2000年出訪印度打開印日雙邊關係的新篇章,小泉對這個南亞國家表現出極大的興趣,但安倍可能被視為對印度最感興趣、試圖在東京和新德里之間建立多層橋樑的日本首相。鑒於該地區呈現新的地緣安全戰略結構,安倍甚至在出任首相前就在自己所著的“Towards a Beautiful Country: A Confident and Proud Japan”一書中肯定了印度的重要性。中國的崛起令日本感到憂慮,因此東京顯然想借全球第二人口大國、經濟將迅猛發展的印度制衡中國。

印度也仍然對日本很感興趣。印度一直期待與日本建立更密切的關係,如今終於盼到了當然很激動。日本的戰時行為給許多亞洲國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此這些國家對東京還是心懷芥蒂,但是印度不同,沒有這種歷史包袱。

除了1998年的核試驗,印日之間沒有重大的意見分歧或擔憂。正是這個原因,安倍才獲得在印度議會發表演講的殊榮,這是給與屈指可數的來訪官員的一種榮耀。儘管近年來印度與中國和美國的關係日益密切,但到該國出訪的布什和胡錦濤都沒有獲得此殊榮,因為印度社會中有些人反對布什發動伊拉克戰爭,而中國不是民主國家。不過,印度人對日本領導人安倍沒有任何異議。

安倍的演講題目是“兩海交匯處”(Confluence of the Two Seas),這是17世紀莫臥兒王子達拉(Dara Shikoh)所寫的一本書的名字。達拉是莫臥兒帝國沙賈汗王(Emperor Shah Jahan) 的長子,他力爭讓不同信仰的人走到一起。

安倍在演講中呼籲建立由擁有自由、民主和尊重基本人權等共同的根本價值觀的太平洋和印度洋國家組成的“大亞洲”夥伴關係。他說,“日本和印度以這種方式走在一起,這個‘大亞洲’將演化成一個巨大網絡,覆蓋整個太平洋地區,包括美國和澳洲。”儘管沒有提及中國,但安倍的話已經明確表明北京在政權和人權方面不符合要求。

安倍把印度納入“大亞洲”夥伴關係,這對許多印度人來說無疑是好消息。儘管如此,但新德里仍在猶豫要不要同中國展開零和遊戲,因為它希望在經濟和外交方面與中國接觸。另一方面,新德里又特別渴望東京支持它與美國的核協議,並加強兩國的貿易往來,增加日本在印度的投資。

安倍在經濟方面沒有令東道主失望。他表示願意儘快達成提議的、將促進日印雙邊貿易的經濟夥伴關係協議。去年,日印雙邊貿易總額不到80億美元,還不及印中貿易(200億美元)的一半。印日的目標是到2010年把雙邊貿易額增至200億美元。

此外,安倍在出訪印度期間還表示支持建設價值1000億美元的新德里孟買工業走廊。日本政府和民間可能提供1/3的建設成本,該項目計劃明年動工。這是一個龐大的項目,日本願意盡可能多地提供幫助,缺乏道路、港口和運輸等基礎設施是日本對到印度投資興趣不大的主要原因。去年,日本在印度的投資只有5.4億美元,僅占該國的外國直接投資總額的3%。

當被問及是否支持印美民用核合作協議時,一如預期的,安倍回答得很婉轉,說東京正“仔細考慮”它對全球核不擴散機制帶來的影響。對於安倍提出“美麗星球之邀”(Invitation to Cool Earth 50)的倡議,印度總理曼莫汗•辛哈(Manmohan Singh)也說會“認真考慮”。順帶一提“美麗星球之邀”的目標是到2050年把溫室氣體排放量減少至現在的一半。

在核問題上,在美印核協議沒有獲得各自國內以及國際社會的批准之前,日本對此仍將持審慎態度。不過,從商業角度考慮,印度新建核電廠將給日本公司創造大量機會,因為它們興建核電廠的技術在全球都是一流的。

奇怪的是,安倍在加爾各答與已逝世的帕爾博士(Radhabinod Pal)的兒子舉行了簡短的會晤,這引起中國和南韓國內一些人的擔憂,他們懷疑安倍的民族主義議程。帕爾法官是在裁定日本戰犯有罪的東京審判(Tokyo Tribunal)上唯一發出不同聲音的人。他在日本受到很高的評價,在供奉著數百萬戰犯的靖國神社裏有一塊專為他製作的紀念碑。安倍的祖父、上世紀50 年代期間出任日本首相的岸信介(Kishi Nobusuke)被列為甲級戰犯投入監獄,但沒有被起訴。

不管安倍是否繼續出任首相,印日關係不斷改善這種新勢頭會繼續保持。不過,如果其中任意一國的政府或政治領導人出現變動,印日關係的改善速度都可能減慢,但不可能背道而馳,因為日本和印度已經承認它們有共同的志向,建立更密切的關係對雙方都有利。

注釋:本文作者Purnendra Jain教授是澳大利亞阿德萊德大學亞洲研究所負責人。

編譯:楊柳



[轉載] 安倍訪印度遏制中國 新德里高規格歡迎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日本的支票戰略
本文引用網址: